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言論自由對我哋咁重要?」

2017/9/28 — 10:50

前中大學生會副會長孔浩名

前中大學生會副會長孔浩名

(編按:前中大學生會副會長孔浩名於9月27日出席「大學教育與言論自由」公開論壇發言全文)

【文:前中大學生會副會長孔浩名】

頭先聽完教授好多關於大學理念的部份,我想將個話題講返貼地啲。對學生來講,點解言論自由對我哋咁重要,對於我哋價值係啲乜?我係預備呢個論壇嘅時候,上網喺度搵啲文章,發現好諷刺嘅係,係外國通常都係校長帶頭出嚟捍衛言論自由。無論係哈佛嘅校長係上年畢業典禮嘅時候嘅講詞,或者之前2016年嘅時候芝加哥大學嘅校長亦都撰文講過呢一樣野,而且講得好好。而好諷刺或者好吊詭嘅係,今日嚟到香港嘅時候,係校長帶頭去破壞言論自由,去扼殺言論自由,呢一樣係非常之令人沮喪嘅。而係嗰幾篇文章入邊,果位哈佛校長問了好重要的三個問題,我希望可以借用嚟講我今日嗰個框架。

廣告

第一個問題就係,點解係我哋呢個社會入邊言論自由係會受到挑戰嘅呢?第二個問題就係,點解言論自由對於大學,甚或乎對學生嚟講咁重要嘅呢?第三個問題就係,我哋可以做啲乜嘢去捍衛或者繼續保衛返言論自由呢?第一個問題其實都幾簡單,點解言論自由而家受到挑戰。我哋同美國嘅情況好唔同,佢哋可能係好多種族上嘅不和、種族上嘅仇恨,令到言論自由受到挑戰。但係我哋依度係政權上打壓 ,係一啲在上位者,佢哋唔鍾意聽到一啲言論,然後就去扼殺同學、教授、甚至係社會上嘅言論自由。依樣野我都唔想再多講。

我想集中返係第二同第三個問題,就係點解言論自由對學生來講係咁重要。其實大家有冇諗過,喺上堂或者做一啲宣揚我哋的價值,例如掛標語都係一個學習嘅過程,亦都可能係一啲非形式教育。最簡單就係,好似上堂,頭先都講咗,如果我哋係冇言論自由嘅話,最簡單嘅歷史例子就係,伽利略嗰時係冇言論自由,係一定要聽教廷講個套。大家都知,係可以錯得好離譜架嘛。科學嘅精神就係求真,就係要搵一啲真相。就係唔可以話,有冇一種野唔俾講,而係要挑戰舊有嘅思想先可以搵到一啲新嘅價值。咁如果我哋教授上堂嘅時候,係只可以講一種嘅信念或者價值,而其他嘅價值都唔俾講嘅時候,咁樣我哋嘅上堂或者學習,係唔係一個全面嘅教育呢?還是呢個只係一部份呢?而最單向嘅部份,就係當我地接受着講師對我哋講嘅嘢嘅時候,點解言論自由係咁重要呢,就係當我地認為有啲嘢係講得唔全面嘅時候,當我地認為有啲嘢係我哋唔同意嘅時候,係可以去辯論,從而令到我哋嘅價值我哋嘅知識可以繼續去生產,可以越來越接近真相。依樣野無論係科學上或者社會科學上,其實都係同樣嘅道理。

廣告

第二樣就係,有人會話:「上堂俾你講咪得囉,點解要痴啲poster,Banner出嚟呢? 」我認為呢個問題好重要,我哋做呢啲行為嘅時候,其實係將我哋相信嘅一套同其他人宣揚,咁不一定是政治的信念,政治嘅固然係其中一環,而係另外係權益上,關注一啲少數族裔嘅權益,可能係一啲性小眾嘅權益,咁呢啲野當我地同人講嘅時候,我哋就係正正宣揚緊我哋身上嘅價值。而但係最重要嘅係,我哋宣揚嘅價值,如果只係得一套,只可以用佢講嘅一套嘅時候,我哋就收唔到任何人嘅挑戰,我哋唔可以去反思其他人所講嘅價值。往往我哋係要透過旁人討論,受到其他人的質疑,透過其他人嘅疑問,我哋先往往反思到自己所講嘅價值其實有幾站得住腳,自己有幾相信,亦還是自己其實係道聽塗說人云亦云。而我哋希望相信自己嘅學習嘅過程大學嘅教育,我哋要透過不斷嘅反思, 而去搵到我哋真係相信嘅價值, 繼而再向其他人宣揚。咁呢樣野無論係上堂抑或是我哋平時的行為都係需要言論自由作為一個必要嘅條件去有助呢啲行為。

言論自由背後亦都反映咗幾個價值。第一樣野,我從芝加哥大學校長的文中看見的,一個好重要嘅原因就係,當我地同人討論嘅時候,我哋會發現到每一件事有佢自己嘅複雜性,英文就是complexity。複雜性即係點呢,即係話講言論自由嘅話,可能我哋好直接咁樣會覺得言論自由as such係好啦,但其實透過同其他人討論嘅時候,例如今日的討論會,先會發現寶姨其實問咗好多問題架喎。究竟言論自由係咪有冇啲底線嘅呢?係咪有啲時候言論自由唔係完全嘅自由嘅呢?或者係咪有啲時候言論自由會對他人造成傷害呢?咁我地同其他人討論嘅時候我哋就會發現,事情有佢一定的複雜性。然而,由發現到它的複雜性,到推進自己的論點,就係一個學習的過程。而呢一樣野對於大學一個學習時段來講係十分重要的。

或者對於我自己來講,我自己做學生會嘅時候,其實發現咗大學好多野都係摧毁你原本所相信嘅價值,然後要你自己重新去建立起來。要透過你自己去建構論述,去宣揚自己一啲嘅價值嘅時候,先會發現自己嘅不足,然後去改善自己嘅信念、論述,先係學習最有效最理想嘅過程。

咁第二個我覺得好重要嘅價值,呢個世界其實係冇一個絕對嘅真理。好多時所謂絕對的真理,唔係話權威講嘅嘢就係啱。可能我哋中學嘅時候就會覺得,教科書就一定啱老師講嘅嘢一定啱,但我哋入到大學嘅時候,嗰個教育嘅目的,就係去challenge其他人,係去question其他人,其他人講嘅嘢唔一定啱,你地嘅信念亦都有時可能係啱,但同時亦都代表你講嘅嘢有可能係錯,可以經得起其他人嘅challenge先係有一個有見地的信念。

所以我覺得,無論係透過接受人哋嘅問題,或者去承認會件事嘅複雜性,從而去學習,而呢一樣就係言論自由比到大學教育嘅一樣重要嘅東西。對於我哋同學來講,無論係上堂學習到唔同嘅知識,或者同其他同學討論交流嘅時候,繼而學到唔同嘅知識,最後我哋希望係用我哋嘅信念去介入呢一個社會。所謂的介入就是,會希望我哋嘅社會會變得更加好,去推進一啲改變,將我哋所相信嘅嘢係社會上實踐出來。所以一個好完整大學教育就係,你係上堂學到嘅嘢你要反思返,繼而,你要嘗試喺校園裏邊,將你身上嘅嘢宣揚出去,將依個信念去宣傳,去同人交流嘅時候,就係去經得起唔同嘅考驗,就着唔同問題有唔同嘅反思,最後當你有一個更加堅實嘅信念嘅時候,就係可以令到你可以去介入個社會,令到呢個社會變得更加美好。而呢樣嘢就係點解我覺得言論自由對大學咁重要。

而去到最後一個問題,就係我哋應該做啲乜嘢去捍衛言論自由。正如我啱啱所講,我哋可以分開兩個方面,睇一睇言論自由如何被打壓。而係香港最大嘅問題,就係我哋有好多在上位者打壓我哋嘅言論自由,例如中大校長沈祖堯,十大校長嘅聯署聲明等等都係打壓緊言論自由。所以我哋其實呢個時候,係需要我哋出嚟,將我哋嘅聲音話俾校長知。所以容許我喺呢度做一個宣傳,其實我哋而家中大言論自由關注組係做緊一個街站,同埋聯署。所以而家聽緊嘅朋友,大家係聽完呢個論壇之後,希望可以幫手去簽個名反映你嘅意見,講我哋希望可以捍衛到言論自由,唔希望受到校方打壓。我覺得當唔同人士,例如同學、老師、校友嘅力量結集係一起嘅時候,我哋先會比到校方一個明確嘅訊息,就係雖然我哋係有唔同嘅政治信念,但係都唔代表你可以打壓任何一種嘅政治信念,呢個係我覺得要講清楚嘅地方。

而第二種嘅言論自由,可以更加facilitate到成個言論自由嘅空間呢,都係兩位外國大學的校長講得好多嘅就係,係呢個時候除咗我哋要保障自己嘅言論自由,亦都要保障其他人嘅言論自由。我哋唔可以因為唔同意其他人嘅意見,而唔俾其他人去講嘢。我哋不能因為立場唔同,就淨係只可以俾自己講,而唔俾其他人去講。而係要聽其他人講多啲嘅時候,先至會有一個真正嘅交流,有一個真正交換意見,做到一個有效嘅討論、有建設嘅討論嘅地方。而呢一樣野就係各位同學都可以做嘅,當你見到一啲唔同易啲嘅人,你先靜一靜,唔好發嬲住,聽一聽人哋講咩先,繼而先作出你嘅反駁同埋回應,我覺得咁樣先係另外一種比較友善嘅方式,去保衛我哋言論自由嘅空間。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