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香港搞成咁?」— 讀顧汝德新作《失治之城》有感

2019/4/16 — 14:19

政府總部(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政府總部(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東方之珠蒙塵對香港人早已不是新鮮事。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顧汝德(Leo F. Goodstadt)繼《治港三部曲》後,再著書剖析香港的問題,新書取名《失治之城 — 掙扎求存的香港》。在書中,他毫不客氣地一一點評歷任行政長官,由董建華到林鄭月娥,講述他們及其治港班子如何因誤判形勢與錯誤的原則,引起一連串災難性的失策及弊政,從而危害香港人的財產、生活素質以至人命安全。如果你曾自問「點解香港會搞成咁」,或者可以在這本書找到部份答案。

綜觀全書,顧汝德歸納出特區政府的四大問題:

廣告

1. 政府選擇性落實基本法,忽視自己的部份義務。政府過份放大基本法中要求以量入為出為理財哲學的條文的重要性,對大量公眾開支均以影響整體財政為由拒絕,致使許多包括教育、社褔等需要都無法被滿足。與此同時,政府卻對基本法中要求特區要保障市區的公共需要以及生活需要避而不談,拒絕承擔公共服務的責任,令到本應以服務市民為目標的教育、醫療、社褔服務轉以逐利為本的商業模式提供,令市民受損。

2. 政府經常對香港經濟情況有過於悲觀而不合現實的預期,視公共支出為有害。歷任行政長官以及其主理財政的官員不約而同都對香港經濟抱有過份的悲觀主義,經常性宣揚香港面對危機又或香港的優勢必然消失,而不現實地無視香港擁有豐厚的財政儲備及多次從危機中生環的經驗和活力。悲觀主義促使節省開支成為政府理財無時無刻的目標,引致對各部門削減資源、拒絕增加公共服務資源並轉以商業模式運作、以及刻意地在政策上偏重商界,造成一方面對投放於公共服務的每一塊錢錙銖必較,另一方面卻對商業的援助或基建花費大花特花的嚴重傾斜。

廣告

3. 政府部門改革導致力不從心,職權重疊難以合作。政府部門受制於政府的節省開支理財法,歷經多次的削減資源與改革,令部門可用於為公眾提供服務的人手和資源嚴重不足,結果令服務質素大幅下降,部份涉及巡查與執法的部門更因此採取拖延執法以及對違規者寬容的做法,這種情況出現於航運、樓宇安全等涉及安全的領域,變相危及市民的生命安全。另一方面,政府部門面對政策局改組、問責制等改革,使各政策局的領導人由資深公務員變成獲任命的資淺局長,一方面打擊公務員士氣,另一方面改革後的部門職務重疊,單一議題就可能涉及幾個政策局及執行部門,引致政出多門,彼此間又難以溝通,造成施政緩慢,進一步影響政策品質。

4. 政府盲目迷信市場經濟及商業模式能解決一切問題。書中指出商人出身的董建華似乎迷信商業模式是解決行政效率低落的萬靈丹,自他開始,就嘗試引入商業模式至公共行政領域。其餘幾位特首亦似乎是董建華的信徒,曾蔭權就在任內積極為商界謀求利益,主動為其拆牆鬆綁,兩位繼任者亦繼續重視商界利益。政府無視政府服務及公共褔利與商業模式逐利為先的取向並不相符,引致許多服務都無法符合市民的需要。而政府偏重商界的政策造成社會的不公平,亦是造成今日土地供應不足以及樓價過高的間接原因。

本書透過回顧政府於土地、房屋、樓宇安全、教育、航運、中港經濟等政策發展,分析歷任特首與政府如何犯上以上的問題,引致一再的施政失誤,最終令香港的各方面都一再劣化。諷刺的是,「魔僧」顧汝德不是首位指出類似的問題的人,書中指出一直有不同機構、智庫、甚至政府內部部門在不同的時間點都提出報告警告政府,但政府似乎未有察覺問題,又或者不願承認自己的問題,諸多建議或警告結果都被視若無睹,情況最終因而一再惡化。

不中聽的話也要說,有時市民太喜歡以一句「最衰都係共產黨」將香港問題簡單歸因。這本書另一可取之處在於,作者顧汝德沒有著眼於北京政府如何影響香港,而集中討論特區政府如何一次又一次地的誤判,造成連番失誤,貫徹他一向實事求事地剖析問題的風格。有此觀察,可能源於他自己也做過中央政策組,知道就算有主權國,地方政府也有責任管好內部事務,所以不可以一味依靠「最衰共產黨」解釋一切。

值得一提的是,在〈錯判中港關係〉一章中,讀者或可窺見「粵港澳大灣區」的暗淡將來。中港兩地在 2003 年簽署 CEPA,當時香港官方宣傳這是「世紀大機遇」,時任特首似乎相信融入內地市場是香港經濟的唯一出路,這固然是對香港悲觀主義的又一例子,結果亦顯示香港官員對內地盲目追捧,而無察覺內地施政緩慢以及各地保守主義的特質,直到 2015 年,CEPA 的不少實質措施卻仍未正式落實,皆因深圳河以北的地區政府根本沒有興趣給面子香港,當初的承諾自然成為「空頭支票」。以這個分析角度及脈絡去思考「粵港澳大灣區」機遇,自然是會心微笑。

記得早前有媒體在英文版推出時訪問顧汝德,為什麼離開後仍十分關心香港事務,他當時回答:「老實說,我從未『離開』過香港。由於工作的原因,我每年都需要到歐洲待幾個月,我仍然『住』在香港。我幾乎每天都在搜尋、撰寫、諮詢香港的事務。」又道:「我從香港得到一切,覺得自己也有責任回饋香港人。我希望自己能夠捍衛香港人的利益、改善他們的生活水平。」如何梳理香港面對的問題,作為香港人又如何捍衛自己的權益,或者我們可以從這位遠在愛爾蘭的「英籍異鄉人」觀點中取得啟示。

顧汝德(Leo F. Goodstadt)《失治之城 — 掙扎求存的香港》,天窗出版

顧汝德(Leo F. Goodstadt)《失治之城 — 掙扎求存的香港》,天窗出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