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黨員的自我修養

2018/2/8 — 13:23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看一個人的品性,不是看他或她如何對待有權有勢的人,而是怎樣對待一個農家的小姑娘。

一個城市女孩,走到西藏山區小鄉鎮,在茶館里吃午飯時,房間頗暖,城市女孩把外套脫下,放在氂牛糞爐子旁邊。農村來的服務生小姑娘為火爐加氂牛糞時,把爐子上蓋的鐵板挑開,一不小心用力過猛,蓋子跳了起來,掉下之時,剛好砸到城市女孩的羽絨服上,燒出一個洞。事情是我親眼目擊,確實是無心之失。農村女孩當時嚇了一大跳,一時不知所措,但也立即道歉。城市女孩看到自己的衣服受損,哭哭鬧鬧,反應之大,弄得農村服務生很害怕。

這件事情上,農村的服務生肯定是不對,不過城市女孩本來也不應該把外套隨便放在火爐邊。衣服弄壞了,當然不高興,但遇到這種事涉甚小的倒楣情況,有時只能嘆句自己不好彩,很多人就此算了。

廣告

那件破爛了的衣服價格,其實完全在城市女孩的負擔範圍,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而且城市女孩本身既是醫生,又是共產黨黨員,這件衣服真是微不足道。黨員醫生的法律意識很強,說:「我們在你的店裡消費,店家有責任保障消費者的東西安全。」黨員醫生跟服務員說:「這件衣服我買的時候花了 1500 元,你們怎麼都要給我賠償!」出身農村的服務員,從日喀則地區遠道而來西藏偏遠之地打工,估計家裡環境也不太好,每個月工資最多兩三千。難道因一個小失誤,就要賠上半個月的工資嗎?

我們當時有數人,想勸黨員醫生,不如事情就此算了,也不用事事追究。黨員醫生對我說:「任何黨章都沒有告訴我,我受到損失,不要為自己爭取。她(農村服務生)是勞動者,我也是。」黨員的維權意識甚強,總之怎樣也要拿回自己覺得應得的賠償。爭取賠償這個遊戲,永遠都是討價還價,像街市買菜一樣。黨員醫生女孩說,衣服 1500 元,賠 500。賠不起嗎?那就賠 300 元。

廣告

我不是說醫生就一定有錢,黨員就不能對人追究。我只是針對上述無心之失且事涉甚小的情況去說,到底這 300 元的賠償費用,對那個從大城市而來的黨員醫生有多重要呢?也許是她一頓飯的錢?住一晚旅館的費用?黨員醫生好像說過,自己上學時已成了中共黨員(共青團員),估計家境也不錯,也許這 300 元,對她根本就什麼都不是。

但我知道,那是農村服務生數天的工錢。

上車時,黨員醫生對於成功爭取到 300 元人民幣的賠償而沾沾自喜,在車後方說個不停。同車有人問黨員醫生,茶館老闆會否要求服務生出那 300 元呢?黨員醫生一聽,即時說:「肯定不會吧!」她為何會一口斷定不會呢?難道她也覺得,如果賠償金是農村服務員出資,她會因此內疚?

從黨員醫生吵鬧到成功爭取賠償,其實擾攘良久,我當時覺得浪費時間,就到附近寺廟參觀。在寺廟裡遇到農村服務員,她有點嚇壞,不敢回去餐館。我安慰她說沒事,她就主動加了我的微信。我後來用微信問她,要否自己掏錢去賠那 300 元。她有點含糊其辭,但答案是肯定的,也就是她要賠上幾天的工資。

黨員醫生強調,要求賠償,為的不是錢,而是純粹要給那個農村女孩「教訓」。至於她想達致的「教訓」,到底是什麼呢?難道這件事不是無心之失?難道那個農村女孩沒有道歉?難道服務員不是已經嚇壞了?我倒是很想知道,還有什麼好教訓。

黨員醫生又說,本來要農家女賠 500 元,現在才賠 300 元,說時高興萬分,一副洋洋自得的語氣,我真不知道她得意什麼。我性子比較直,當時就在車上,忍不住用很直接的語氣跟黨員醫生說:「你在城市幸福習慣了,不知道農村的人有多困難,這 300 塊錢對你有甚麼作用,但對她就是幾天的工錢。」

她可能沒有試過被人當面批評,一下子都安靜下來。晚上她發了微信給我,寫道:「我不跟你理論,不是我認可你的做法,(只是)不跟你計較。」與黨員醫生同遊的已婚男性朋友大概想護著她,說我是在「道德綁架」他的朋友,還莫名其妙地跟我說:「不要小題大做,因為你要記住一點,這裡不是香港。」

我覺得最後這點特別可笑,他本身也算是體制中人,卻為了護著自己的朋友,企圖或意圖挑動地區與地區人民之間的關係,他說這裡不是香港,似乎是想暗示我是以香港獨有且自以為高人一等的道德觀去看此事,怪我這個香港人好多事。剛好當天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裡面寫了一些文字,約略提到事情始末,但隱去了當事人的身份,純粹宣洩一下自己的不滿。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都表示醫生做法不對,包括藏、漢、東北、四川、海南、貴州等地的人。難道他要逐一跟別人說,這裡不是四川,這裡不是海南,這裡不是東北,這裡不是貴州嗎?

而所謂的「道德綁架」就更是無稽,我只是要求黨員對基層群眾多一分同理心,這也叫做道德綁架?我們「群眾」身份的人,先不說到底是誰道德綁架誰,但那些中共黨員,對獲取提幹(提拔幹部)、當官等機會這些社會資源,難道就沒半點好處?即使社會群眾對黨員有較高的道德要求,也屬理所當然。

舉個例子,常人搞婚外情,在中國的法制下沒有違反通姦罪,但按《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 150 條的規定,「與他人通姦,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紀處分。」也就是說,黨員應該成為道德標桿、倫理模範,對群眾起著引導示範作用。群眾要求黨員對農家姑娘多一份同理心,又何以算得上是道德綁架?而且縱然她不是黨員或醫生,那 300 元人民幣對農村服務員的意義,難道就跟她這個城市人一模一樣?

至於她提到《黨章》沒有要求她不追究賠償,則更是荒謬。《中國共產黨章程》要求黨員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黨章》第二條這樣寫:「中國共產黨黨員必須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不惜犧牲個人的一切,為實現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難道以上一大堆話,都沒有包含黨員對基層市民多一分同理心的要求?

習近平同志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才要求大家不忘初心,那黨員當初入黨的初心又在哪裡呢?難道她的初心,真的只是把黨員證當作飯票,而不是追求更優秀更有使命更有情操更有同理心更有同情心的修養規範嗎?

最後只能說一句,但願黨員醫生這種為自身維權的力量,有朝一日,可以普及到她所服務的基層人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