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黨媒射向習近平的第一槍

2016/3/9 — 16:17

習近平(資料圖片)

習近平(資料圖片)

3月4日晚上,正值中國人大及政協兩會召開之際,隸屬於中央「網信辦」系統的黨宣新媒體《無界新聞》,在其「一帶一路」欄目,轉載一篇題為《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由自稱「忠誠的共產黨員」的匿名者執筆。

公開信批評習近平多項施政,從港澳、政治、經濟、媒體等多方面闡述習近平政策的全盤失敗:「導致民進黨獲得台灣政權,香港獨立勢力抬頭。特別是在香港問題上,以非正常方式把香港書商帶回內地,對『一國兩制』構成了直接的傷害」;「通過中央財政經濟領導小組,直接參與宏觀和微觀經濟政策的制訂,導致了中國股市樓市的巨幅動盪,老百姓數以十萬計的財富化為烏有,哀鴻遍野」;「一帶一路戰略,把大量的外匯儲備投入混亂的國家和地區,不見回報」等等。

廣告

公開信又批評習近平大搞「一言黨」,強調「媒體姓黨」,縱容宣傳機關及人民大搞「個人崇拜」,又不准「妄議中央」,已經讓「他們這些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人」聯想到那段日子而感到痛心,表示「我們的黨、國家和民族再也經不起新的十年浩劫」。公開信雖然肯定習近平在2012年上任後「打貪反腐」,「改善」腐敗歪風云云,但表示現在的「反腐」只集中在「權力鬥爭」,令「他們這些老黨員」擔心,不單影響到黨,更會波及習近平的家人。這種說法形同針對習近平及其家人下達最後通牒。

匿名信作者的要求很簡單:請習近平「為了黨的事業興旺發達,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為了你和你家人的安全,辭去所有的黨和國家的職務,讓黨中央及全國人民另選賢能」。當然,這樣的公開信很快就被突然刪除,《無界新聞》更被強行斷網,陷於完全癱瘓,後來才恢復運行。有人聲稱因為駭客入侵,才會出現這篇反習的公開信云云。當然,這種說法可信性相當可疑。

廣告

綜觀這封公開信,它是典型的「救黨」論述,格局相當狹隘,不惜為黨張目,訴求不切實際。由始至終,這個黨根本不能救、不需救、不應救,本應乾脆瓦解,徹底滅絕。試想想:如果有人認為當年納粹德國一旦被盟軍滅絕,該國臣民文化改良之路必定充滿艱辛,進而呼籲各國不要滅絕(反而要挽救)納粹黨和勸導希特勒,這種說法實在是多麼腦殘和可笑。歸根結柢,習近平應被打倒(不是辭職),共產黨應被滅絕(不是挽救)。信中所謂「為了黨的事業興旺發達」,真是荒謬絕倫。

畢竟,這封公開信原刊於海外中國維權新聞網《參與網》,但是姓黨的《無界新聞》竟然轉載,事出突然,十分離奇,立即引發輿論譁然,轉載原因至今未明。無論如何,這封公開信出現的時間(兩會期間)、場合(姓黨的《無界新聞》)、訴求(習近平立即辭職),史無前例,耐人尋味,堪稱把境外的子彈,裝在姓黨的槍膛之中,然後發揮「指揮槍」的本色,遠遠地瞄準習近平,扣下板機,開出了第一槍,盡情恐嚇習近平及其家人的安全,必定誘發習近平震怒和不安。

至於《無界新聞》從何而來?翻查資料,2015年春,《財經》雜誌母公司財訊集團、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里巴巴集團三方,聯合組建這個姓黨的新媒體「無界傳媒」,初期投資上億元人民幣,總部設在北京。由於這個機構的出資方涉及「新疆宣傳部」,隸屬「網信辦」系統,它顯然正是「姓黨新媒體」的重量級新力軍。曾經參與「無界傳媒」創始活動的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設計學院講師魏武揮透露:成立「無界傳媒」的初衷是「對新疆的宣傳」。不過,通訊無遠弗屆,黨的宣傳對象又豈止新疆而已?依我看來,「無界傳媒」只不過是共產黨為了跑贏「百年馬拉松」,迎接世界資訊科技最新潮流,以試點方式創辦軟性「新媒體」,《無界新聞》也正是在這個大環境下應運而生。同時,網信辦與工信部之間,以及中宣部與眾多黨媒之間的共產黨內幫派鬥爭關係,依然諱莫如深。

畢竟,這次事件的關鍵在於無界新聞「轉載」海外媒體的反習文章。黨之爪牙,如此妄為,惡意轉載,顯非意外,究竟誰要負責,至今尚未明確。儘管「轉載」的決策者和執行人依然未明,但是需要負責的人士至少包括以下三人:無界新聞高級管理人張鳳安、無界傳媒執行總裁歐陽洪亮、無界傳媒執行主編黃志傑。藏在他們背後,有無中共高層人士點撥和指揮,甚至有無中宣部以及其他人士的授意和策劃,這方面恐怕是現在夜不能寐的習近平相當關注的問題。

想當年,胡錦濤頂多被嘲「面癱」,溫家寶頂多被封「影帝」,但從來未有黨媒公開指責他們,然後說「我們再也經不起新的十年文革浩劫」,因而要求他們全面辭職。如今,習近平遭此「狠批」,黨媒走馬「轉載」,足證習近平的「駕馭」能力出現重大問題。習近平這個獨裁者的能力,顯然比他的「精神之父」毛澤東差得遠。只識事後斷網刪文,無法事前避免出糗,習近平豢養這麼多頭網絡猛獸始終都是「護主不力」,更顯習近平無能。當然,我們不能低估習近平的邪惡實力,但是他的盲點與無能已經逐漸顯現,自曝其短,與人無尤。

綜觀全局,習近平現在顯然已經坐鎮大局,成了老大,已無懸念,但卻一直危坐不穩,終日提心吊膽,生怕背叛暗算。這正是古今中外所有獨裁者的共同體驗。習近平從來不是例外,始終無法從根本上排遣這種鬰結。他現在只能神經兮兮地指揮黨羽、斷網刪文、追究責任、禁制評論而已,還能怎麼辦?他在明,處被動;人在暗,採主動。換言之,他的愛恨、喜怒、言行,全在敵人的估算範圍與掌握之中。他有的是權力,敵人有的是佈置和控制他如何運用權力的權力。這是所有獨裁者都必須面對的自虐式精神囚牢和幽暗螺旋。

在這一方面,即使是習近平的「精神之父」毛澤東也非例外。毛澤東把所有人強分三六九等、左中右派,貼上一大堆標籤,煽動彼此仇恨鬥爭,然後視毛魔為燈塔,自己擺出一副超然度外的架勢,你鬥他,不鬥我,從打AB團搞到文化大革命,一直相當順利,但是千算萬算,最後還是差一點栽在林彪手上,以致魔體衰退,一病不起,口吐魔唾,屎尿滿床,一命嗚呼,變成臘屍,顯世至今。毛澤東的暴力鬥爭手法,改變不了自己提心吊膽、精神衰弱的滅絕命運。習近平的事後斷網刪文,又能改變些甚麼?

由此看來,習近平不僅「不具備帶領黨和國家走向未來的能力,不適合再擔任總書記一職」,更加不具備協調自由與慾望以及開展舒泰生活的能力,不適合再繼續死撐賴活。他的生命早已被自己的無知、無能、無恥這「三股勢力」毀滅了。《無界新聞》轉載的公開信只不過是溫吞地重申了這一點而已,但卻充滿救黨妄想。重要的是,這種情形會否重覆上演,從救黨演化成亡黨,大家拭目以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