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黨禁,令港獨不再渺茫

2018/9/24 — 19:08

2018 年的中秋節上午,漸從「山竹」的狼狽中恢復過來的上班族,本來一心提早踏入 holiday mood,卻從電話即時新聞中看到了特區政府的節日賀禮︰憲報第 52 號號外公告,宣佈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或繼續運作」。

經過兩個多月的文件送達、申述、押後大戲,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就此按劇本完成了依照《社團條例》第 8(2) 條將禁令曉諭全港的一幕。出身警界的他在記者面前自鳴得意︰「香港民族黨今日就是非法社團」,基層工人敢斷言,他整個公務生涯中肯定從沒有一刻如此志得意滿︰就因為本官的一句,不用申請手令不用等候判決,一個到迎月當晚仍是有權按法律自由「運作」的組織,成員們卻想趁中秋正日晚找個餐廳聚集、借佳節良辰月旦時事,也變成違法犯禁。何等快意。何等乾脆。

也許,官兵們仍稍感一點可惜。這民族黨,好像連一個處所也沒有。局長過盡了官威癮,卻輪不到手下的衙差們也來一展身手,搗破這非法社團的巢穴,繼而開 con 向記者們展示抄獲的武器電腦文件帳冊,在節日前給自己添加一些升級見 board 的資本。

廣告

如此雷厲風行劍及履及的行動,有沒有施加在天天到旺角榨取小巴司機「入線費」的紋身大漢那裡?沒有。有沒有用來杜絕在網上肆無忌憚的偷拍者?沒有。兩年前新年時來歷不明、在屯門追打小販的「保安」和他們所屬的團體,有沒有接到社團註冊主任提交申述的要求?完全沒有。

很難怪香港人看傻了眼。面對明擺著涉黑逞兇威嚇的勢力,警察毫無表示;一群黃毛小子離經叛道大話西遊,執法者竟然動用了兩年多的調查時間、無數人力物力財力,仔細地蒐集他們自己都未必記得的言行。

廣告

助理社團註冊主任羅列了大堆讓她憂心的事實︰「提出滲透政府各部門、滲透警隊」,莫非主任女士對自己的招募組、警校同袍的把關能力毫無信心,居然認為有哪怕一個巴仙的可能,有人會真的受陳浩天的感召,狂操體能、強記書傳,過五關斬六將般加入警隊,然後帶著建國之志,像劉健明般扶搖直上?「在各校組織中學生」,一邊有少年警訊、有制服團體、有甚麼軍訓營等等群起向中學生灌輸正向愛國思維,另一邊是連會址連紀念品也欠奉的蚊型黨,說它組織得了中學生,會否是太抬舉了?

其他的罪名,無非就是用不同的平台(透過傳媒、刊物、參選公職等)「倡議」、「宣揚」港獨。基層工人大學時唸政治,不知在多少導修課與同學激辯香港成為獨立國家的可能性;就基層工人所見,民族黨的論述,以說服力、觀點的新鮮程度等衡量,比起象牙塔中俯拾皆是的論據並不見有何特出之處。

只是,這一星期發生在香港的一件又一件事,卻在在提醒人們,別要太「低估」了港獨思潮。或者正確來說,現實不啻是在印證,中國對港主權代表的,是層出不窮的荒謬。

風災過後,運輸、市容大亂,但從林鄭到主管其事的 minister,最上心的居然是高鐵開幕盛典。機場保安茲事體大,法院剛裁定營運機構背離了法定安全守則,當事的前特首不單沒有道歉,反而可動員支持者盲撐,肆意詆譭前線航空工作者的操守,主管的官員(沒錯,又是李家超)就惜字如金,毫無撥亂反正的意願。就連李家超一手一腳主事的禁制民族黨作業,公函行文之粗暴、證據推論之簡陋,已達到褻瀆法制的程度。

黨禁作為一個在主流世界文明已相當陌生的概念,竟然在我們的國際大都會還魂。就算在此時此刻,香港人仍然因為主觀上欠缺士氣、客觀上未有條件,而不能採取激烈的反抗,但如果香港的統治者和權貴繼續沿著現時的軌跡走下去,把心一橫地置本港人民的福祉於不顧,驕縱蠻橫地以官腔代替程序、用威勢壓倒異見,這根本就是為陳浩天、游蕙禎向英語世界反覆申述的主旨,提供最有力的呼應︰「香港不獨立,民權將難保」。

2018 年,黨禁,令港獨不再渺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