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鼓吹無罪 自由無價

2018/4/12 — 20:39

(編按:本文原刊於1996年6月12日《明報》)

港澳辦公室魯平主任最近發表有關九七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新聞自由的談話,引起廣泛的公衆關注。他認爲「客觀報道」並無限制,但「鼓吹」(Advocate)某種觀點—例如兩個中國、台灣獨立—則不允許。

「鼓吹」、「報道」的劃分,敎人迷惘,一時之間,九七後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有何保障,也敎人迷惘起來。我相信魯平的一番話是出於安定人心的善意,然而效果適得其反,反映中國官員精通香港事務如魯平,仍是在基本問題上了解不夠,這倒是有點値得擔心的。

廣告

其實,問題一點也不在於「鼓吹」與「報道」之分。我們只須把握一個基本原則:法治之下,一切沒有法律淸楚禁止的,任何人都有權去做。一段文字、一些說話—報道也好,意見也好,如果不是犯法,就可以發表、可以報道。如果說它犯法,就要指明所犯何法、爲何犯法,把法例拿出來逐點審核,看看這段文字、這些說話是否抵觸了法例。

目前,香港並沒有「鼓吹」罪。因此,鼓吹什麼都不能構成罪行。鼓吹台獨、港獨、英國殖民地管治即時終止、英國取消君主制度—諸如此類,一如鼓吹魁北克獨立、夏威夷獨立,都不是罪行。不是犯法,就可以發表。

廣告

九七之後也是沒有鼓吹罪。現時的《基本法》沒有哪一條禁止鼓吹什麼。特別行政區亦不可能通過法例禁止鼓吹什麼,因為《基本法》第三十七條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得立法限制香港居民在人權公約之下享有的權利與自由。

有人時刻不忘第二十三條。第二十三條之下要立法禁止的是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顚覆政府等;不是鼓吹。

「煽動」當然不是「鼓吹」,何况「煽動叛亂」(Sedition)?目前,本港是有煽動叛亂罪的,什麼行爲屬於「煽動叛亂」,有判例作爲根據,並非憑主觀想像。不符合法律定義,就不是煽動叛亂,不管叫它做「鼓吹」還是什麼,都不是罪行。

大家還擔心「分裂國家」,這是我們現在律書上沒有的。那麼「鼓吹兩個中國」是否「分裂國家」,或者「鼓吹分裂國家」?當然,分裂國家罪是要經將來的香港立法機關淸楚立法界定的,但是不可忘記,怎樣界定也不得違反第三十七條,也就是不得違反人權公約,而人權公約的解釋,是有國際及本港判例的法理原則所管轄的。

目前,除了煽動叛亂(Sedition)之外,本港還有種種「煽動」(Incite)的罪行;但要構成罪行,所煽動他人去做的,必須是犯法的事。比方說,煽動別人販毒、傷害他人身體等等。愛爾蘭獨立不是罪行,因此即使煽動愛爾藺人追求獨立也不是罪行,更遑論鼓吹愛爾蘭獨立。煽動以暴力達到獨立目標顯然是罪行,因爲行使暴力是罪行。即使如此,要說「鼓吹行使暴力」是罪行,也大有問題。

最簡單的原因是,「鼓吹」(Advocate)並非法律名詞,並無法律定義。刑法必須淸晰而從狹義解釋,以「鼓吹」入罪是不成立的。

以原則而言,鼓吹現行法律不准許的事這種行爲,更是絕對不應立法禁止的。剛相反,這是無價的言論自由的一部分。鼓吹的觀點、行爲若然荒謬、悖理,我們可以不理可以反駁,但卻不應禁止。

法律不是一定對的,也不是永遠對的,不然就不會有法律改革。馬列主義,更相信法律是當權者的工具。

鼓吹推翻不良的法例、不合理的法律限制、違反人民利益的典章制度,是任何有社會良知的知識分子的責任。在歷史上,這也是知識分子對國家社會的一個最大貢獻。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不可分割,同樣是繁榮、穩定、進步、民主的社會所必須保障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