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鼻敏感與抗爭

2015/12/9 — 10:41

氣溫驟降,鼻敏感大爆發。呼吸的每口空氣,都在刺激鼻水與噴嚏。一些眼不見的微塵,也足以令噴嚏失控。

打噴嚏對治療鼻敏感有用嗎?當然沒有。只是當周遭空氣變差,鼻腔變得敏感,打噴嚏實屬無可避免的自然反應。

鼻敏感的另一苦況是鼻水長流。鼻涕失控,有人選擇擤,也有人說盡量不要擤,因為越擤越傷鼻。

廣告

擤鼻涕能避免鼻敏感嗎?當然不能。只是擤與不擤,每個人有不同選擇。有人覺得擤了就舒服,便擤。有人覺得無補於事,便忍。

社會不公,政府不仁,市民對政治越來越敏感。有人說集會、靜坐、示威、聯署……都如打噴嚏般無用。但其實抗爭不是因為有用而存在,而是當權者在全方位刺激香港人,抗爭只是無可避免的自然反應。

廣告

議會不義,建制派和功能組別漠視民意,盲目保皇。為此,泛民議員只能靠拉布拖延惡法通過。雖然無理剪布已成慣例,雖然政府不斷把拉布妖魔化,雖然拉布也無法避免逆民政策出台,但議員們總不能因為特首說句「無補於事」便坐以待斃。

解決鼻敏感,不能靠打噴嚏和擤鼻涕,而是需要求醫、服藥、治療。更重要的是,改善空氣質素,杜絕污染源頭。同樣,解決社會不公,不能單靠集會和拉布,更需要在選舉中淘汰那些只懂向中央獻媚、視民意如糞土的議員。更重要的是,改變議會制度的不公:例如取消分組點票、廢除功能組別、全面直選立法會等。

欲速則不達:對付鼻敏感如此,對抗社會不公亦然。在體制未能改善之前,我們需要更落力擊退冷漠,更大聲喚醒知覺。消滅內心的吶喊,就如強忍噴嚏一樣痛苦。如果打噴嚏你不會忍,反對惡法請也不要等。今天,全民立法會示威,反對網絡廿三條立法,捍衛網絡言論不被打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