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龍獅旗 — 禁了又如何?

2015/10/6 — 21:07

圖片來源: Reepy1 @ wikipedia

圖片來源: Reepy1 @ wikipedia

【文:何偉倫,香港高等科技教育學院通識教育系特任導師】

究竟應該如何思考「香港」?這是一個異常迫切卻往往只能夠隱隱晦晦不作正面回答的問題;在一個動輒得咎的社群當中,這樣的一個困擾更為明顯及複雜。

早前,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出席一個名叫《香港在國家發展戰略地位》的論壇,批評香港沒有「依法」去殖民化,導致本該置於歷史博物館的東西招搖過市,認為該去的要堅決去掉,不該去的絕對不能去掉;該管的,一定要依法依規管起來。陳氏的去殖民化指導原則無懸念地引起了不少回響,當事後被追問香港有何法律依據必須依法去殖民化時,陳氏則叫說大家自己在《基本法》裡找一下。雖然陳會長的言論隱隱晦晦,未有清楚交代何謂博物館藏品。只是,心水清的朋友也大概想像得到是什麼的貨色令天朝臣子發出怒吼。

廣告

有些人認為近年經常有示威者在各種各樣的活動中高舉港英旗遊行,甚至走到中聯辦門外揮動港英旗及高叫「反對西環治港」口號,無不刺到了泱泱天朝大國的心坎,特別是內地對於此等「舉旗」活動素來忌諱。然而,不少朋友都質疑陳氏口中所指依法規管的理據何在,他們大抵不知道本地法律確實有不少空間為相關部門提供理由採取行動的。比方說,國旗及國徽條例便指出了「任何人公開及故意以焚燒、毀損、塗劃、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國旗或國徽,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3年」。試想一想,當下的國旗及國徽享有的權威是何等的尊貴,在一群舉國旗的愛國人士中高舉港英旗算不算是玷污了國旗又似乎存在一定的辯論空間。

廣告

幾年前,港英旗初步重現的時候,親中報刊便已經大肆抨擊,當年曾經有報導指出「高舉港英旗但不代表搞港獨的說法令人失笑,就如高舉雪山獅子旗而自稱不是搞藏獨一樣荒謬」。由此可見,內地思維普遍視「舉旗」活動為挑釁滋事。事實上,親中報刊亦曾經指出,港英時期的緊急法例可以在那些懷念港英時期的港獨實施--以非法集會、藏有煽動性文件論罪。由此可見,只要是北大人有意思,又或者是南臣子有領悟,「舉旗」活動絕對可以被禁絕。

當下的問題並不複雜,簡單而言就只是包容差異與收窄空間兩者而已。然而,即使相關單位可以禁絕港英旗也不見得有什麼大不了,反而類近而又具有象徵意義的物品必然禁之不絕,與其糾纏於一面旗幟,例不如深究一下背後的原因,諸如社會福利的分配或是法律公義等範疇是否有見亞健康狀況的出現而引發懷緬過去常陶醉的因由。

當大部分人仍然糾結於應該還是不應該禁絕港英旗的時候,部分輿論巳經把戰線拉開,轉而唱好祖國的惠港政策(諸如用之不絕的東冮優質水)及抨擊港英政府治港期間貪污橫行的暗黑歲月(抨擊香港在早年被視作英資企業金庫的黑暗歷史)。然而,同一時間,近年也有不少意見認為互聯互通的股票市場,債券買賣某程度亦被視相較於珠江流域更大的「出水口」,為中國資金提供出路。畢竟內地在投資市場以至房地產買賣上陃習不少,尤其是經歷了早前的暴力救市引發小型股災的鬧劇。與求糾結於甚麼英國把香港視作為英資企業金庫的歷史又或者是本地巿場成為了內地資金的出水口,倒不如把這些沒完沒了的爭議擱置。作為宗主國的英國在殖民地有些利益糾結,與作為祖國的中國在主權移交後,和香港在經濟以至規劃上有所牽扯是自然不過的事。為什麼主權移交前的社會氣氛好像較當下的社會更為穩定,反而更該加強注意及查究分析。

因為港督是英女皇委派而得出超然的地位有利管治,解釋不了為什麼某程度得到本土持份者支持的特首,竟然似乎經常淪落而兩面(相對於部分建制派及反對派而言)不是人的困擾。我們尤其要理解的是為什麼緬懷港英管治的群體有不少是沒有甚麼樣體會過殖民政府的各種各樣政策及措施,但是仍然會有丁點兒的嚮往。我們又可曾反思一下會否是因為政府的政策確實太爛,太過急進的去殖民化而惹人討厭呢?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網址

本文章原刊於《信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信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