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0.5 媽媽也應站起來

2019/6/15 — 13:36

6 月 14 日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會

6 月 14 日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會

「曾經作為 0.5 個媽媽⋯我可以嗎?」是我第一眼看到香港媽媽發起的聯署時反問自己的。接下來要先說一件可能有點遠還跑題了的事

2000 年中秋,在我肚子裡待了 23 週 3 天的兒子心跳停止了。在這先不用安慰我,坦白說他的到來我倆並未準備好,也可說是不想要的,當然既然來了就應接受。可能在懷孕期間工作忙未有好好照顧自己身體,也有可能他知道我們在開始的時候有想過不要他呢⋯⋯世事往往如此,在我倆下定決心要他也要愛他,在我感受到他的胎動,在他的腳踢向我肚皮的時候,他的生命就突然終結了,難受又自責之餘便是要同意進行人工流產手術。

醫生認為我年輕,而且將胎兒引出較進行人流傷害及風險少,於是由零時起替我打了催生針。我也如一般孕婦羊水破後經歷胎動般的陣痛及入產房待產。約晚上6時,儘管子宮被藥效強行開到 10 度,胎兒也只卡在宮口,助產士見我乏力後向醫生報告,最終在手術床上他「出世」了,他在法律上被視為「非活產嬰兒」,與醫療廢物混作一起處理。

廣告

是的,我當年沒有勇氣面對兒子遺體。不過,每年中秋望著月亮我也會幻想一下,兒子要是在世會是一個怎樣的孩子?每年一次一個想像,今年仍未到吃月餅賞月的時候,但見金鐘的年輕人們,我就不禁想起自己兒子說來也要有 18 歲,他會有顆善良的心嗎?他會如上街的青年為公義發聲嗎?我會如何教育他?我會陪著他、給予他最大的支持嗎?我會、我會,可惜再沒有我會。

好說歹說我也經歷了大半的懷孕與分勉過程,雖然是失敗告終,我也認為自己曾經是 0.5 個媽媽。在香港媽媽要站起來的時候,我希望能以「現未育有子女的媽媽」的身份簽署,同為保護香港與下一代而戰,也令我能獲得重新面對兒子面對自己的勇氣。

廣告

每個人都有不同身份,我相信大家也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表達渠道和方式,大是大非前大家不再變得渺小,巨大來自心中,恐懼是襲不了團結的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