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6 銅鑼灣 時代廣場 學聯論壇

2015/6/2 — 14:13

謝志峰(左)、程翔(中)。圖:朝雲

謝志峰(左)、程翔(中)。圖:朝雲

【文:朝雲】

1/6 銅鑼灣 時代廣場 學聯論壇

筆者問謝志峰、程翔兩位,對於政改,儘管兩人俱肯定為假,但謝認為可姑且接受,來日再爭;而程則主張否決,要向中央宣示港人不接受以假當真,恃勢凌人。

廣告

近見李飛傳旨,硬如磐石,不但要袋,而且要袋永遠。兩人立場會否有變?

謝笑言他早料到遭此詰問,所以先說。他慨嘆袋住先的問題,每一日都繚繞腦海。他解釋在上一個論壇,已說袋或不袋,尚在六:四之比,思緒仍亂,整理好思緒,興許另有決定,可惜沒人報道(筆者鳴冤:我有架…)。

廣告

他說拒袋假普選,乃是是非非,黑白分明,我方可保住旗幟鮮明的道德高地。思考時在紙上塗鴉,會不自禁將「普選」改為「閹選」--閹左先比我地去選。否決假方案,可累積下一波運動的能量,待風再起時。

可是謝也覺得,袋住先也有好處,畢竟數百萬人可以投票,未來或催生「木馬屠城」之效,內地人有見及此,也會有同樣訴求。

但謝亦承認,忍受袋住先,是非曲直從此遭政權歪曲,繼續弄虛作假下去,港人或「偷雞不著蝕把米」。而且經過前日李飛之言,再說袋住先,就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無法面對子孫--他自己可選擇忍辱負重,但未來的香港卻恐怕每況愈下。

他明白群眾運動須保住大旗,彰顯正義,千萬人亦可吾往矣;一旦失諸模糊,委曲求全,群眾就再難凝聚,滿盤落索。「閹選」的確好難頂。

至於程翔則依然堅定。他解釋自己是一直跟進中英談判,基本法制定的「記者佬」,自問有歷史責任,如今的走向偏離了當初的意願,他要說出來,有責任反對。

程說基本法是對香港人的承諾,每一條文都經三分二委員同意才定案。但回歸以降,每一個承諾都被改得面目全非。

也出於「記者佬」的習慣,他一直會看藍絲的文章,每天都會看港人港地。所以很理解藍絲的想法。看了很多藍營、所謂中間派知識份子的文章,他很心傷。總結出五大問題:

一 是非不分

楊鐵樑等訛稱普選沒有所謂真假,此等謬論。出自大知識份子,社會賢達之口,實在悲哀。在聯合國尚未出現的的1944年,中共已經在《新華日報》中〈論選舉〉一文,清楚釐定真正普選的定義。內文明言如非真真普選,只給人民投票權,而無提名權,參選權,不過視人民為投票工具而已。

而且他尋回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報告書,裡面有先見之明地說,對普選的理解是大家有相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離開以上理解,人民就會有被欺騙的感覺--就是現在我們的感覺。

二 國家安全

如果普選危害國家安全,當年又何必要寫進基本法?又何必要事後加上諸多門檻?

三 民族主義

毫無真憑實據,卻不斷訛言外國勢力忘我之心不死,插手干預。689振振有辭說會公佈證據,結果不外乎觀塘的匯豐支票,終究是信口開河。圖祭起民族主義大纛,使藍營不加思考而歸邊。

四 輕雞蛋而順高牆

他尊重十八學者等人努力消弭雙方分歧,但為何遊說對象總是雞蛋?今日僵局,始於高牆。要收窄分歧,除了遊說雞蛋,更應遊說高牆,後者更不可或缺。若只扶強而鋤弱,他難以認同。

五 太易妥協

那些說要妥協的人,都承認831方案好難頂,卻將權宜置於是非之上。

程翔。圖:朝雲

程翔。圖:朝雲

***

在答問其餘環節,有女士提到至今仍然有人堅稱六四沒死過一個人。謝志峰說自己也面對過,他總會先問對方,26年前是否這樣想。對方就會轉移視線,說共產黨係咁,共產黨鬥唔過。謝形容他們犬儒,將是非對錯依附在權貴之下。

也有老師提到西藏之旅,拭探的士司機,問到達賴的問題。司機先說噤聲,駛到荒僻處,就開始「媽叉」中共,訴說藏人遭到監控,沒有出境自由。她問香港的處境是否愈來愈像西藏?

程翔承認對此議題頗有涉獵,承認早有意寫《今日西藏,明日香港》。但因擔心惹起過分憂慮而擱筆。他承認香港與西藏問題有共通之處:

一 當年「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與「和平接收香港十二條」的內容和精神都相似。

二 兩份文件的主導者都是鄧小平。

三 西藏十七條實行不過數年,便因中國政局左傾,迫走達賴而淪喪;香港十二條亦也因此而漸告失效。

結果西藏爆發獨立運動,程對此甚為擔心。

他又提到傘運時遇到一個很有見地的後生仔,點出2047大限,一如上一代的97大限。

後者解釋,正因租借業權到97屆滿,按揭等等都不能跨越界線,迫使中英政府必須談判香港前途;2047年一國兩制結束,看似遙遠,但問題早會浮現,包括按揭年限。未來特首要代表港人談判。程說茅塞頓開,因為年紀而老的他想不到那麼遠,年輕人卻須要面對。所以未來特首選舉不能再行差踏錯,斷送香港前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