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00 毛幾時收檔?

2016/1/12 — 17:3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凡事講求吸睛的年代,文章首先需要吸睛的題目。如把本文放在港人乜地,以【100毛幾時收檔?】為題,或可吸引那類讀者的留意。可是,此文肯肯定會被該專頁的強力部門拒諸門外。以【100毛幾時收檔?】為題,不為嘩眾取寵,而是筆者真●希望香港不再需要100毛。

100毛的出現,全因香港人正活在一個沒有最荒誕,只有更荒誕的社會裡。如果港共政權少一點反智,《勁曲金榜》哪會夠料每周十首上榜金曲?

廣告

如一男子沒有拒絕港視發牌,膠劇和零收視電視台怎能屹立不倒,哪裡會有《亞視永恆》?如果高官們沒有把子女通通送往外國留學,任由港孩在填鴨式的教育制度裡受虐,如果教育局長沒有只顧紅葉、沒有死撐TSA,哪裡會有繁忙兒童合唱團?如果政府沒有硬推網絡廿三條,哪裡會有《網友誼之光》和《Shall we talk about the internet》?如果沒有官商勾結、沒有冠絕全球的樓價,哪裡會有《發達號》?如果沒有暗角黑警、沒有手臂延伸的警棍、沒有荒天下之大謬的以胸襲警,哪裡會有《胸追人》和《超必殺技》?如果公安沒有越境綁架,哪裡會有《一國兩制多好》?如果沒有修身齊家也失敗卻妄想治國平天下的特首,哪裡會有《羞家Baby》和《世上只有龍蝦好》?如果沒有低劣的建制議員,哪裡會有《明張目膽》、《漫步芸生路》、《順流葉劉》、《谷不出來》、《鼠能夠》和《曾鈺李維斯回訊》?如果沒有文革式的五毛肆虐,哪裡會有《廢鐵是怎樣練成的》、《李私煙的時間》和《萬水千山中環》?

近年,香港的言論空間被全面收窄,100毛的諧趣反諷成了香港人宣洩憤怒的唯一夾縫。有人問,為何要成立思言行,為何要極力呼籲香港人關注時事,為公義發聲。因為在這狹小的罅隙裡,我們不願僅餘的言論空間被壓榨,不願二次創作被箝制,不願林日曦被失蹤、被寫信、被拍片、被報平安、被屈洗頭,不願《香港地》成為禁歌,或被強行填上非母語的國語歌詞後被易名為《中國香港地》。

廣告

昨晚一同直擊《毛記電視第一屆勁曲金曲分獎典禮》的香港人,在捧腹大笑的同時,誰沒有感受到鬱結已久的揪心?誰沒有聽出自嘲背後的心酸?但願昨晚不是香港人的情感消費,而是被激情燃燒,讓熱淚重燃內心應有怒火的催化劑。但願我們重奪原有的言論空間,重拾對抗不義政權的勇氣。但願香港人不會滿足於擦邊球式的發聲,不會習慣被強權打壓而生的無力感。但願港共極權被全民聲討,那時,全民皆毛,香港再不需要100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