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4 年前這天 我們反對 23 條立法 今日亦然

2017/7/1 — 16:36

2017七一遊行

2017七一遊行

「其實張刀已經在你頭頂,不過冇人去睇下張刀係點樣。」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 2002 一席話,令香港人驚覺《基本法》23 條立法的危機。

經過議會內的激辯,14 年前這一天,50 萬人上街遊行,政府終於被逼撤回草案,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辭職,是為香港公民社會重要一役。

此後,23 條立法成為多屆政府未敢輕舉妄動的議題。

廣告

直至今年。

從特首小圈子選舉開始,23 條立法之風便狂吹不止。特首梁振英先指任何參選人想要獲中共任命,就要為 23 條立法;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下屆特首若未能完成 23 條立法,特區政府難向中共交代;另一位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亦說,「香港已出現分裂國家的行為,立法將無可避免」.... 最近則有前律政司長梁愛詩、前特首董建華、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鄒平學、全國政協委員胡漢清 .... 風繼續吹。不知不覺間,23 條立法的討論焦點彷彿已不再是理念原則,而是純公關手法問題。去年 12 月,葉劉淑儀說,23 條立法失敗是因為自己「推銷不好」。梁愛詩說,23 條可逐條討論,等人消化才通過;范徐麗泰說 23 條要拆件立法,適時再推 .... 彷彿只要推銷好、有時機、有技巧,23 條立法便合理。

廣告

香港人或許真的已覺得 23 條立法合理。早前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指,觀乎特首選舉中曾俊華和胡國興提及 23 條立法均未引起港人太大恐懼,反映港人心態或已改變。《蘋果日報》引述他說,港人認為 50 年不變已走了一半,23 條立法是遲早要面對的問題。

這「遲早」不會遲。觀乎時局,未來五年 23 條這把刀勢將落在港人頭上。

其形式將如何,程序將如何,今日自然無法預計。然而《立場新聞》仍在此強調,無論形式與程序,《基本法》23 條,立法必不可取。

原因只有一個:言論自由。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七條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八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居民的身體、剝奪或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禁止對居民施行酷刑、任意或非法剝奪居民的生命。

缺民主制衡 一切免談

當然政府會否認 23 條立法限制言論自由。自 2002 年展開立法討論開始,香港人已聽過政府不少理據。只是這些理據連在 2003 年都不成立,何況中共露出兇相後的 2017。

一個建制派最流行的說法是,類似 23 條的條例,放眼世界隨處可見。葉劉淑儀就曾有過這樣的言論。確實,在西方國家如加拿大、法國、德國等,均有分裂國家罪或類似條例。就連香港亦有自殖民地時代流傳下來的《刑事罪行條例》,禁止香港人叛逆英女皇及「導致任何爆炸品在女皇陛下附近爆炸」等。

何以港人對此從未有意見?相信沒有一個人心底不懂:英國與中國是兩回事。中國運用「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等罪檢控維權及異見人士,以言入罪,已非新事。2009年,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被重判11年,患肝癌末期的他,至今仍未獲自由。2015 年 7 月,上百位異見者及親屬被公安大規模逮捕,是為「中國 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多人事後被指控分裂國家。別以為維權者做的都是「真反叛」罪行:2014 年,四人在廣州被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監禁 1 年至 4 年半不等。他們做了甚麼?他們在街頭拉起了「支持佔中」的橫額。

在英國,就算高叫「打倒英女皇」也不會被捕。不是因為英國特別開明,而是英國與許多西方國家同樣奉行民主政制。管治者若有於理不合之事,市民可以用選票說不。今日的香港政府不僅並非普選產生,更是受制於中共。中共一聲令下,港府就算做出損害港人自由及人權的行為,我和你也是束手無策。

承諾不可信 有權用盡

然而政府說:即使 23 條通過,拉個橫額也不會犯罪。早在 2003 年已這樣講。政府說,一般抗爭行為或發表言論不犯罪,只有採用暴力或「其他嚴重非法手段」才犯罪;寫文章表達意見不犯罪,煽動才犯罪。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就記得當年葉劉淑儀的話:

「佢話立法嚴執法寬,『你信局長啦』,指(法例)備而不用。」(蘋果

梁家傑說,當時一聽「就知道係大陸嘢」。這些所謂「解釋」就連 14 年前的港人也無法欺騙,何況今天。這些年,我們已見證政府如何小題大做、有權用盡。當梁振英對《香港民族論》區區一本學生刊物都予以批評,你如何敢說它不會被指「煽動」?一方面大量抗爭者被律政司濫告,另一方面有片證明打人的朱經緯案卻一拖再拖,你又敢說示威拉拉橫額不會有日被視為「嚴重非法手段」?

我們無法相信香港政府和中共會自我克制、不濫用權力。從港大校委會風波、剝奪曾主張港獨人士的參選權,到入稟法院取消民選議員資格、北京離譜釋法,每項事例均說明港府和中共為達其政治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難道我們還要給他們更多權力?

憲制責任只是借口

高官與建制派說,要。如新上任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與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就指,香港要為 23 條立法,是出於「憲制責任」。

所謂憲制責任即確保香港公權運作合符《基本法》規定。先不談《基本法》訂立過程中,港人鮮有參與權利,憲法除《基本法》 23 條未有立法外,難道其他條文就已經得到確立與實踐?雙普選有了嗎?22 條明言「中央人民政府...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香港為此立法了嗎?去年初,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撰文指香港要啟動《基本法》「那些沉睡的條款」,又暗示要為 23 條立法。

若是為負憲制責任而為 23 條立法,則政府應對上述「沉睡條款」一視同仁,並嚴辭拒絕中共對港干預。

否則只能說明,所謂憲制責任只是借口,23 條立法完全是出自政治目的。

委曲求存沒有理由

除以憲制為藉口外,有人甚至出動近乎威脅的方式,試圖以恐懼說服港人屈從。《信報》便曾引述香港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漢清指,若 23 條未能立法,《國安法》便或引入香港,「再唔落袋(23條立法)就搵自己笨」。

這論調 14 年前政府推銷 23 條立法時亦曾使用。當時政府指,23 條在本地立法,就可以減少人大常委會釋法的機會,或引入內地國安法。

「威脅論」乃建基於一項假設,即只要為 23 條立法,中共就不會輕舉妄動。然而難道立法後中共就不會釋法?不可能。難道立法後就不會有建制派進一步提國安法?誰能肯定?正如大律師吳靄儀上月在港大法律學院 23 條圓桌會議指,23 條立法若不保障人權,固然是個危機;若 23 條保障人權,由於不利中共政治目的,北京必會出手干預,最終同樣是個危機。

香港人別太善忘

吳靄儀 2003 年是法律界功能組別議員,也是當年反對 23 條的旗手。風波過後,她發表一部著作,名為《吳靄儀:23 條立法日誌》,輯錄她所撰關於 23 條的文章。重讀該書,令人感嘆十多年前的內容竟似預言應驗。比如她提到,當時政府為推銷 23 條,極力安撫,力陳入罪困難,「但一旦成為法例,官員就會是另一副嘴臉,另一番說話。今日的保證,根本對將來無約束力。」我們這幾年看過幾多官員走數?在另一章,她則指許多警員亦對 23 條感到擔憂,「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公眾視之為壓迫人民的工具,就會敵視執行此法的警員。」23 條未訂立,政府已首先用警察做政治工具。

不過最讓人感慨的,也許還是其序言末句:

二十三條立法的危機不過暫緩,並沒有過去。直至民主制度成立,危機都不會減少。在這個當兒出版這集文章,因為歷史太易失散,人民太過善忘,趁著記憶還在,我願意立此存照。

序言寫於 2003 年 9 月 10 日。今日,人民善忘了嗎?自 2003 年至今的 14 年間,香港經歷了甚麼?社會有甚麼變化?政府更讓人信賴了嗎?我們又憑甚麼,說當年 23 條立法要反,今日卻可以支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