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6年前後

2019/4/7 — 14:25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文:中產平民】

歷史不會重複,但人類總是喜歡犯相同的錯誤。16年前的香港,一次疫症、一次立法,令香港陷入谷底。16年後的香港竟然出現類似的情景,未免令人擔憂。

16年前,香港因為冠狀病毒爆發了令人聞風色變的非典型肺炎;16年後在香港,幾乎絕跡的麻疹在再次爆發。16年前的沙士由內地傳入;16年後的沙塵由外地傳入。16年前的香港,政府處理不當,最後有關官員被問責;16年後的麻疹疫情仍然未得到控制,就算有疫苗,疫苗注射也可能出現真空期,因為其中一間供應的藥廠表示在本月不會再有了供應,另一間就表示難以在復活節前提供疫苗,隨時令疫情失控。假如麻疹在香港大規模爆發,後果有幾大,實在難以估計。但恐怕陳肇始不會因此下台,因為問責制早已名存實亡。

廣告

16年前,政府強推23條,結果在自由黨倒戈下,最終無法立法葉,劉淑儀也因此下台。16年後的今日,政府不理反對派和商界的反對,強推逃犯條例,劉鑾雄更提出司法覆核;即使修改也不過是向商界傾斜,令條例變得不倫不類。16年前的七月一日,香港有50萬人上街,16年後的七月一日有多少人上街,屬未知之數。16年前的今日,自由黨救了香港人一命,16年後的今天,沒有田北俊擔任立法會議員的自由黨還有從自由黨分裂出來的經民聯會否順從民意,攜手否定逃犯條例,恐怕並不樂觀。十六年前,葉劉淑儀下台;16年後的今日李家超恐怕不用再被問責,很大機會能夠繼續保住官位,因為港共政權比當年更無恥。16年前的今天香港市民叫董建華下台,16年後的今日終於有人叫林鄭月娥下台。

時代邁進不代表時代進步,港共政權就是最佳例子。16年時間過去,政權變得越來越無恥。所謂官到無求膽自大,說白一點就是作為高官根本無需理會平民百姓的死活,什麼國歌法、什麼逃犯條例,心口一個勇字就可以向前衝在,立法會數夠票就可。一兩萬人上街算什麼,反正可以麻醉自己,說沉默的大多數都支持逃犯條例,因為他們沒有上街。麻疹疫情亦一樣,只要向自己說麻疹疫苗死亡率低、有疫苗可以預防,就可以掉以輕心。一天沒有人出現嚴重併發症甚至死亡,政府也不會認真對待。這就是16年前後的香港。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