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7/6 政總 修憲討論會

2015/6/19 — 23:21

張崑陽

張崑陽

圖文:朝雲

浸大張崑陽希望能夠再來一場高山大會,無論本土和泛民,都能締結爭取修憲為共識。傾向本土的浸大學生會,也認同修憲為方向。

他認為修憲不等於針對基本法所有條文,而是其合法性和認受性,根本出現問題,致令條文會列明實行什麼主義等等,須要重新審視。

城大梁曉陽則是在六四晚會,焚燒基本法的四大學生會成員之一。他說由上而下的基本法,根本未獲他們認受。基本法應該反映港人所思所想,由港人決定香港未來。他們燒基本法,不等於否定基本法內有好的條文,但政權一再利用釋法、決定等等,選擇地挪用含糊的條文,僭建和歪曲基本法。例如23條的國家安全,54條的提委會,158條的人大釋法。他們要奪回解釋憲法到貫徹執行憲法的權力。

廣告

梁曉陽

梁曉陽

廣告

中大王澄烽也是焚燒基本法的成員。他認為中共從來沒有視基本法為真正憲法,不過是統治香港的地方法律。焚燒基本法是要挑戰其本質。在單一制下,沒有法治的中國,一再干預基本法。使致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淪為謊言。

王澄烽

王澄烽

黃之鋒則回憶小學時便讀到的基本法,「基本法係保障香港隱定繁榮的基石」,「沒有基本法就沒有一國兩制,沒有民主自由人權」。是政府在回歸前後,欲取信於港人的詮釋。若果一國兩制如約落實,07/08年如期普選,今天的學生大概不會有修憲之說。

他質問為何事到如今,基本法屹立不倒,一國兩制卻岌岌可危?

他說並非不要基本法,問題在於基本法如何制定。八九屠城後,梁振英將司徒華和李柱銘逐出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當年曾明言03年落實雙普選;特首和立會的產生辦法,可付諸公投決定;還有公民提名等等;皆隨屠城煙消雲散。

結果基本法只是滿足中共接收香港主權,哄騙香港能夠民主回歸的產物。

政府一直聲稱基本法神聖不可侵犯,很有認受性,保障香港繁榮穩定。但回顧90年明報調查,只有24%認同基本法,不滿者佔55%。

基本法的159條,理論上亦賦予港人修憲權,但當特首、立會,港區人大皆非普選產生,修憲權根本不由港人掌握。

他認為民主不等於普選,要得到真正的命運自主,還要爭取公投修憲。不是放棄基本法,不過是要一部由下而上,真正符合命運自主的基本法。

***

無論張崑陽還是黃之鋒,都認為修憲和制憲,在意涵上實多有重疊,重點在於基本法過五關斬六將的修憲機制,實由中共把持,港人雖是基本法的受眾,卻失去主體地位。故提倡以公投,實現重訂基本法的機會。

黃之鋒承認,真普選仍未實現,為何還要進一步提出修憲?

一來這是本土派都認同的主張,能夠在民主運動上爭取最大公因數;

二來到2047,五十年大限終至。到時香港或淪為一國一制,香港必須盡早處理問題,表明態度;

三來真普選運動延俄多年,成了「玩假」運動。當07/08年普選的承諾落空,唯有爭取2012,再爭取2017。。。由於中共一再靠釋法或決定,操縱基本法,使爭取普選淪為無了期的循環。唯有奪回修憲和制憲權,才能治本;

四來最早燒基本法,點出問題所在的,不過是司徒華,李柱銘。現在不過追源溯本,務求根治問題。

對於是否不承認政權,大家都異口同聲說唔care。因為如今無論幹嘛,政權都會將你屈成港獨。基本法沒有與人民立約的正當性,不過由中英雙方的兩腳櫈談出來,既然政權不在乎人民的認受,他們也不必在乎政權的觀感。

然而張崑陽以波蘭五三憲法與英國大憲章為例,提醒憲章運動須要跨階級的參與,由特權階級,中產到低下階層都要吸納,爭取他們支持。香港的社會運動卻欠缺跨階層的認同。制憲或修憲運動,要取信不同背景的香港市民,修憲為重正香港的穩定,使他們釋疑。

黃之鋒明白運動的阻力,不獨自既得利益的特權階級,平民百姓亦唔知我地嗡乜。如何普及化是一大問題。他希望主流泛民接受修憲論,使將來的選舉成為憲章運動的載體。不要等政府重啟政改諮詢,才又再面對基本法的根本缺憾。

張崑陽補充,對於本土派,憲章運動當然首要針對第一章「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但如是憲章運動立即提升至港獨運動。儘管一搞修憲,中共定無分彼此,一概標籤為港獨。但修改什麼條文,如何判斷主次,如何爭取最大共識,仍可待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