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47 年《文匯報》,談「免於恐懼的自由」…

2019/7/25 — 12:59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重看1947年3月30日的《文匯報》「星期座談」,主題是:「免於恐懼的自由」。當你細讀七十多年前的文字,不得不承認,昔日知識分子的吶喊,在今天竟有何等的共鳴。

回望歷史,原來中國一直沒有進步,仍然以暴力、謊言、紅利及恐懼治國,沒想到,現在連香港也融合到這片極權的體制去。

昔日中共,利用民主自由及人權來反對國民黨的極權,最後奪取權力。但七十年過後的今天,自己卻變成了昔日反對的對手,並且表現有過之而無不及。

廣告

可悲的是,在黨國的操縱及教育下,愛國已淪為一種不可置疑的盲目及精神上的麻痺。國家不再保障公民自由,而是保護政權及統治者免受公民權利的制約。統治者鼓吹大家退到私人領域去,當逆來順受的消費民眾,把自我保存當作生存唯一的目標。

沒有最壞,只有更越。昔日認為不正確的事,統治者慢慢讓你覺得,這是自然的,甚至接受為一種常規與習慣。這其實是一種沉淪……

廣告

不過,歷史仍告訴我們,民心所歸,不管如何,民主、自由及人權仍是普世的價值。儘管有不少人接受極權,對這些改變變得遲鈍,但仍有人拒絕認命,選擇走一條不一樣也不容易的路。其實,不管你的背景是甚麼,也不管你有沒有宗教信仰。人的尊價及價值,不應受到踐踏,基本人權要受到憲法及法律的保障。宗教自由根本與公民權利不可分割,不要再說這跟信仰沒有絲毫關係。人的價值與尊嚴,是上主創造的一部分,卻受到罪惡權勢的扭曲與閹割。信仰的價值,正是提醒我們惡者的真實,拒絕接受現狀,在兇惡的環境中,仍能免於恐懼,追求美善及公義。我們當然不能在地上建立天國,卻仍要讓天國的價值,能在這世代彰顯。

漫漫長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