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67 香港三罷

2019/8/4 — 20:07

攝於屯門

攝於屯門

8 月 5 日的「大三罷」,箭在弦上。

勇武派或會不屑的說:「罷工一天,有乜 X 用?」但愚見認為,這場「三罷」的時機正好。

今日(周六),示威者已進化至「無定向風游擊方式」到處遊走,大角嘴、旺角、尖沙咀、紅隧、黃大仙,全港各區陷入大混亂,警方疲於奔命,相信明天(周日)遊行情況亦大同小異。經過兩天密集衝突,周一的「大三罷」,正好把整場運動推上新高峰,還能讓和理非和勇武聯合起來,展示反對陣營的團結力量,可謂一舉兩得。

廣告

氣勢如虹,向林鄭晒冷。

早上,聽《星期六問責》,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吳宏斌說,罷工罷市「意識不好」,所以他不支持。工業總會名譽會長郭振華則表示,從商四十多年,從未遇過因政治問題發起罷工。

廣告

對郭會長的評語,我只能回一句「少年你太年輕」或「廢中你讀書少」。其實以「三罷」作為解決政治問題的手段,中共早就是箇中老手。譬如1967年6月香港左派發動的「三罷」,就是一例。當時「三罷」的口號包括「港英不低頭就走頭」、「反英抗暴」,擺明政治要脅。

下午,翻出張家偉的《香港六七暴動內情》,查看六七「三罷」內容,試圖疏理出五十多年前那場「三罷」的「成功之道」,看看能否為「8.5大三罷」找到些靈感。

1967年,大陸文革瘋火燃至香港,演變成六七暴動:

五月,新蒲崗人造花廠工潮被鎮壓,激起左派學生工人不滿;六月下旬,香港左派各界鬥爭委員會發起「三罷」(罷工、罷市、罷課);七月,局勢惡化,真假菠蘿(炸彈)遍地,多人被炸死,包括商台主持林彬。

「三罷」不如菠蘿觸目驚心,少被提及,其實也是大事一樁。當時「三罷」的目的明確,就是要癱瘓城市運作,「令香港工業停擺……把港英殖民主義的統治基礎推倒」。而當時也確曾達短暫達到癱瘓目的。

1967 年 6 月,左派發動大罷工後,尖沙咀總站不見巴士和路人蹤影。(圖片來源:《香港六七暴動內情》)

1967 年 6 月,左派發動大罷工後,尖沙咀總站不見巴士和路人蹤影。(圖片來源:《香港六七暴動內情》)

2019 年的「8.5 大三罷」基本上也是想癱瘓市面,但今天要做到類似 1967 的效果,卻困難得多。先不說 67 年有共產黨在背後撐腰,足以動員大量左派工人參與(罷工者還有錢收,不怕沒飯開),單是當時香港的「低度發展」背景,已對搞「三罷」十分有利。

人們一般這樣形容 1967 年的香港:公共運輸網絡單薄,物資進口管道極度單一集中。《香港六七暴動內情》這樣描述那一年「三罷」時的交通情況:

「(1967 年的)『三罷行動』一度對香港民生帶來衝擊……不少巴士司機響應左派號召,公共交通因此受到較大影響。六月二十四日,九龍巴士公司和中華巴士公司僅能維持一半巴士服務,計程車服務也大幅削減,油麻地小輪僅能維持有限度服務……公共交通幾乎癱瘓,港府要安排大卡車接載公務員上班。」

六十年代沒地鐵,公共運輸全靠巴士、的士和渡輪(小巴是罷工後衍生的產物),只要成功爭取半數司機罷工,便可輕易把市面變死城。

但在 2019 年,爭取大量巴士和地鐵司機罷工的難度太高(港府還是港鐵大股東)。但我們這場逆權運動,就是能「以最少資源做最多的事」。想令「市面交通癱瘓」,唔一定用劍,只需少數人出動阻列車開動,以及直接佔據馬路(如周六佔據紅隧那樣),也一樣可達效果。而且我們尚可打開另一戰線:空中交通。7.26 的航空業界機場大集會,令全港人眼前一亮,相信若有足夠地勤和空中服務員請病假,局部癱瘓空中交通也是有可能的。

六七「三罷」另一特點,是連食物供應鏈也被「癱瘓」:

「當年六成食品由中國進口。……左派宣布罷市後,大陸一些豬牛原已運抵香港火車站,但來貨機構決定將這些牲口運返內地……鮮蛋、蔬菜、豬肉等食品一度短缺,價格顯著上升。」

街市菜檔和肉店關門,以至封鎖貨源,這一招真夠辣,在極度依靠大陸入口食糧的六十年代,更可謂殺著。不過左派強迫小販罷市令他們手停口停,終招致他們不忿和拒罷,加上有非中資公司開門營業,所以整體來說「罷市」不算成功。

回到 2019 年。控制糧食這一招,不可能做到,但如何令更多中小店舖加入「罷市」行列,卻值得細考。不少有識之士已提醒(如劉細良),要成功做到「罷市」效果,關鍵是「人人罷買」。從小店老闆角度看,租金天天付,不開門做生意等於浪費舖租,但如果明知當天完全不會有人幫趁,鬼影也不會有一隻的話,老闆反會覺得關門一天沒所謂,而且還可省燈油火蠟。將「8.5 三罷不消費」這訊息廣傳出去,相信有助更多小店老闆下定決心,關店一天。

六七「三罷」,動員了數以萬計香港工人參與,除了因為左派報章天天煽動民族仇恨,更因罷工者可以「無後顧之憂」。張家偉書中提到:

左派以『銀彈政策』發動罷工……據說罷工工人獲發『慰勞金』每人每月四、五百元。……英國《China Mail》估計,左派陣營共耗資一千萬元,支寸罷工『慰勞金』。」

但鬥委會揹了太多失業者的「慰勞金」,幾個月後已無法「出糧」,令很多工人陷入困境。「8.5大三罷」,當然無錢派,但六七「慰勞金」的歷史足以解釋建制藍絲為何經常誣陷反送中示威者「收咗錢」。他們的陣營,就是靠派錢走過來的呀!五十多年前用錢動員罷工,五十多年後用錢動員撐警……可悲的黨,支持者眼中,有利無義。

我們無法動香港人以利,但幸好可以動香港人以情。

8.2 公務員遮打集會,市民擠滿中環多條馬路,包括終審法院外的遮打道。

8.2 公務員遮打集會,市民擠滿中環多條馬路,包括終審法院外的遮打道。

反送中運動以來,示威者一次又一次吃催淚煙,在香港各區路上留下無數腳印、血跡和呼號,多番提出五大訴求,但林鄭充耳不聞,龜縮至今,更任由黑警坐大,對市民濫捕濫打。只要稍有良知的人,都無法啞忍。

香港人,已沒有退路。

我們沒有槍枝、沒有催淚彈、沒有水炮車,但有堅強的魂。

和平遊行不聽、佔據道路不聽、打爛立法會不聽,那便用最溫柔的「大三罷」,來暫時癱瘓我城運作,向林鄭政府吼出最高分貝的憤怒。我相信,明天(星期日)在各區流瀉的市民,都會像過去兩日那樣齊喊「星期一,罷工!」口號,響徹雲霄。期望你也能聽到吧。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