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99 年殺市政局,2019 年殺區議會?

2019/9/30 — 9:41

林鄭月娥於投票站外見記者(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林鄭月娥於投票站外見記者(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眾所周知,今年 11 月尾將會舉行四年一度的區議會換屆選舉,究竟選舉能否如期進行,成為了最近的熱話。

面對著如火如荼的反送中運動,建制派區議員謝偉俊率先在今年 8 月尾提出,因為騷亂未平,建議政府延後區議會選舉。「西環契仔」謝偉俊當然不是「隨口噏」,而是為了衝出來試水溫,反映了中聯辦某一派的盤算。謝偉俊的言論一出,社會上的反應不算太大。

9 月 25 日,《香港 01》刊登了一篇名為〈押後區選只是都市傳說?消息:法例難行、政治難闖〉的政情報導,文中提到:「有掌握政府脈搏的建制派消息人士指,押後區議會選舉的可能性極低,撇除政治上會有極大動盪,法律上亦具相當難度。」嘗試為「押後區選」的說法降溫。

廣告

有趣的是,9 月 28 日《明報》報導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於 9 月 27 日約見特首林鄭月娥,林鄭稱為保選舉公平公正,正研究不同應對方案,包括押後選舉,亦不排除取消該區選舉,甚至是取消所屬區議會其他選區選舉。林鄭放風,說明了押後或取消區選並非「都市傳說」,亦不是謝偉俊的「隨口噏」。

於今時今日荒謬的香港,為了對付政敵,威權政府什麼事情都做得出。押後或取消區議會選舉,的確有可能發生,不是開玩笑。回顧歷史,1999 年,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以「市政服務改革」為理由,解散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廢除了香港三級議會中的第二級議會,重創香港的代議式民主,以及民主派的實力。

廣告

末屆市政局議員、民建聯鍾樹根於 2016 年接受《大學線》訪問時坦言,當年不得不支持政府做法,「當你對手比你強太多,你寧願跟他同歸於盡,政治就是如此。」當年市政局的民選議席多由民主黨奪得,所以董建華殺局的陰謀,是為了削弱民主派的生存空間,令民主派失去了資源和議政舞台,以及從政的階梯。這與近年 DQ 立法會議員,有異曲同工之妙。

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的權力,比現時區議會大得多,前兩者所訂立的政策,政府部門必須執行,而後者只是諮詢架構。不過,林鄭月娥和建制派仍考慮押後區議會選舉,原因與鍾樹根分析 1999 年殺局的原因類似 —「當你對手比你強太多,你寧願跟他同歸於盡」。

反送中運動增加了民主派於區議會選舉的勝算,區議會選舉是一場公投,是一場有代表性的「政府信任度」民意調查,無論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小勝或大勝也好,都等於摑了政府和警察一巴。還未計未來的立法會和特首選委席位,於短期之內,當民主派在 11 月區議會獲得更多資源和議政舞台,就會令反送中運動的士氣大增,「止暴制亂」將會更難,這是政府最憂慮的地方。

《區議會條例》規定特首最多可以把區議會選舉投票日押後 14 天,但這做法只會激發更多選民走出來投票,所以筆者估計如果政府要押後選舉的話,必定是數以月計,等待局勢穩定或對建制派有利之後才舉行,因為區議會與立法會不同,只是諮詢架構,不會影響政府的財政運作和法律的制訂。

究竟怎樣做到長期押後選舉?一個可能性是引用《緊急法》,但筆者認為機會不大,因為這把尚方寶劍不能亂用,一出就等同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況,會刺激到外資,帶來經濟動盪。

因此,更大可能性是,政府將會隨意曲解法律,然後宣布暫停舉辦區議會選舉,直至另行通知為止。不用驚訝,這一招不是沒有試過,港視電視發牌、DQ 立法會選舉候選人、高鐵割地兩檢等等,政府不怕市民提出司法覆核,因為一打官司就數以年計,就算官司輸了,律師費也是納稅人支付。到時候,已經達到目的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