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07年有關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僧舍被拆、修行者被逐的採訪

2016/7/22 — 11:12

這張照片拍攝於2007年8月間,在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

這張照片拍攝於2007年8月間,在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

作者注: 2007 年 8 月間,我與王力雄旅行康區,也去了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 這張照片拍於當時。同時對一位高僧做了這個採訪,一直未有公開。 2014 年 1 月 9 日夜,五明佛學院發生火災,聽說當局的消防部門將 “ 以此為由關閉佛學院或製造障礙 ” ,我在我的博客上貼出採訪,並撰文 《喇榮不是香巴拉》 ,最後一段是: “ 喇榮並非現實中的香巴拉或一塊世外桃源,可以獲得靜心修佛的豁免權。我想沒有人會比喇榮的堪布們更清醒地認識到不斷迫近的危險,所以會憂心忡忡地要求刪除有關喇榮失火的訊息。然而對此我有不同看法。既然喇榮並非香巴拉,刻意營造出一塊與世無爭的淨土就顯得十足虛幻與脆弱;既然喇榮是在飽經磨難的圖伯特土地上,被圖伯特的陽光、風霜、白雪時刻眷顧,當整個圖伯特都在蒙受一劫接一劫的災難時,如何可能只一個喇榮獨善其身? ”

昨日( 7 月 20 日),傳來喇榮五明佛學院僧舍開始被拆的消息和圖片(圖片見下方),驚聞將有多達五千餘間的僧舍將化作灰飛煙滅,並有相當數量的修行者被逐。 據說當地政府對此解釋是修建消防管道,“改造”佛學院。 然而上個月有流亡西藏媒體及外媒報導說, 中國政府近日發布《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整頓清理工作》告示,宣稱根據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及第二次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的內容,直至 2017 年 9 月,學院僧尼眾人數須被控制在 5000 人內,並只保留相對數量的僧舍,並要求學院於今年 11 月前,開除 2200 名學員,其中包含 1200 名僧尼眾、1000 名居士。

無論怎樣, 在喇榮五明佛學院所蓋的僧舍,都是修行者自己出資出力蓋成,住在其中的修行者大多來自藏區各地,也有漢地各地。 有不少是舉家來此修行,而將原先家庭財富包括牛羊、田地等變賣或捐出,如今遭此打擊,身無分文的他們是否能獲得補償? 甚至,又能去往哪裡棲身,繼續與世無爭的修行? 念及此,深感不平。 為此將這篇採訪再做整理,並貼出。 

有關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的採訪 

時間:2007年8月間地點:色達喇榮受訪者:匿名記錄者:唯色 

1、喇榮之劫 

廣告

還在1999年6月,政府就有一個“24號文件”,表示要對寺院-喇榮寺和學院-喇榮五明佛學院“治理整頓”。 工作組多次進駐學院。 

2001年的8月中開始拆學院的僧舍,連續拆了一周多,兩千多間僧舍被拆。 

廣告

色達縣的所有工程暫停,所有民工被軍用卡車帶到喇榮來拆僧舍,拆一間房子政府給180元的工錢。 

解放軍進駐學院周圍的鄉村。 武警在學院門口搞軍事演習,打打殺殺,威懾僧尼。 

拆僧舍時,工作組和乾部們的車上放著歡快的流行歌曲,而另一邊“覺姆”(尼姑)們跪倒在塵土飛揚的廢墟前哭聲震天,非常鮮明的對比。 至少有一個尼姑當場自殺。 

這之前,法王堪布晉美彭措在召集所有僧尼學員的大會上,悲痛勸告所有弟子為保全佛學院忍耐,就有一位僧人在下面當場坐化。 

參與“治理整頓”喇榮的規模非常浩大,中國22個省市自治區的主要負責人來學院強行帶走漢地學佛人員,甚至動員他們的父母。 北京一位碩士被父母和官員強行帶走,一路絕食,後來又返回了學院。 

甘孜州18個縣的第一把手、宗教局長、統戰部長來學院強行帶走藏人尼姑,結果這些覺姆漫山遍野地躲藏。 

但即便是這樣,在漫天拆僧舍的塵土中,佛學院的學習也沒有停止,一天也沒有停止過。 

四川省統戰部副部長王勇策領導的這次行動,法王為了製止,曾與他據理力爭,王勇策就拍桌大罵,使法王病情加重。 

所謂的“治理整頓”對喇榮打擊之大,給每一位修行者帶來了巨大的打擊和傷害,至今不能平復,永遠不能平復。 

之後多年,在佛學院門口派駐警察,登記來人身份證,被警告不准拍攝,說是寺院“沒有開發”,進行嚴格控制。 在僧尼中、在藏漢學員中,安排“耳朵”,製造恐懼氣氛。 

不給高僧們護照,監聽他們的電話。 

2、佛學院的存亡 

法王堪布晉美彭措

法王堪布晉美彭措

法王堪布晉美彭措是2004年1月7日的上午九點四十五分圓寂的,在成都的空軍總醫院。 

學院高僧要求將法王法體直接從成都送回色達,按照藏傳佛教的儀軌來舉行葬禮。 

一路上,道路都是被管制、被封閉的,政府怕聚眾出事,不允許甘孜州各地藏人進入色達。 

學院內發生了信眾與警察的衝突。 

第三天工作組來,提到學院的存亡,學院高僧們表態不會關閉學院。 

2001年大規模拆僧舍時,工作組反復問過每一個高僧:“如果法王不在了,學院會不會存在?” 

而這次,法王剛圓寂,工作組再一次這麼問,所有高僧的回答是,學院會存在。 

工作組不久表示要有人負責學院。 學院於是推舉門措上師為佛學院院長、寺管會主任,索達吉堪布、慈誠羅珠堪布、丹增加措活佛、龍多活佛、曲傑尼瑪等高僧為副院長。 政府起先不同意,後來才同意。 

同一年,門措上師的母親、哥哥相繼去世。 這接踵而來的無常讓門措上師長期閉關不出。 

學院於是由諸位堪布、活佛等十位高僧輪番負責管理,每一年由兩人負責管理。 

結果,法王圓寂之後,學院修行者人數反而增長。 法王不在,他的精神在。 法王圓寂多年,今天看不到任何佛學院存在不下去的跡象。 

在中國沒有一個佛學院,對漢人信徒這麼系統地進行佛學教授。 漢語教學有七八十套法本,包括:顯密寶庫(《大藏經》、《五部大論》等藏傳經典的翻譯)、妙法寶庫,等等。 漢地沒有的傳承,藏傳佛教裡有。 傳承從未中斷,即便是在文革滅佛時期。 所以,在這裡,至少有數百漢人弟子常住學習,流動方式來學習的則非常多。 

附: 相關背景介紹1,摘自王力雄《末法時代——藏傳佛教的社會功能及毀壞

…… 

距離色達縣城(位於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二十多公里的喇榮山谷,有一座藏傳佛教寧瑪派高僧晉美彭措建立的五明佛學院。 1980年創辦時只有三十多人,到了九十年代末,在那裡學習的僧眾已近上萬人,其中有出家人,有在家人,有喇嘛,有尼姑,還有上千名漢人信徒,從各地前去學習的僧眾不斷增加。

中國當局對任何不被其完全控制的組織都懷有猜疑和畏懼。 1999年8月我在康區旅行時原打算去色達,當時就听到當局要對五明佛學院進行整肅,傳說警方已對那裡進行控制。 ……當局整肅五明佛學院的主要目標,是減少那裡的人數,使之不能擁有太大影響。 按照當局的規定:佛學院原有的四千多名藏族女僧眾只允許留下四百人;原有的四千多名藏族男僧眾只允許留下一千人;而所有一千多名來學佛的漢人則必須全部離開。

當局原指望主持佛學院的晉美彭措和其他活佛、堪布能夠協助完成驅趕僧眾的任務,但遭到他們的一致拒絕,因為對出家人來說,勸他人還俗屬於最嚴重的破戒行為。 於是當局使用強硬手段,由工作組指揮雇來的漢人民工摧毀僧眾的房屋,以讓僧眾無處存身的方式逼迫他們離開。 2001年7月10日拆房達到高峰,一天之內拆掉了一千七百多座房屋。 我聽在場的人描述當時場面,一邊是摧毀房屋的聲音此起彼伏,塵煙四起,一邊是上千尼姑抱頭痛哭,震天動地。 那一段五明佛學院周圍山上到處都是成群結隊的流浪女尼,風餐露宿,躲避政府的追捕。 

…… 

相關背景介紹2,《 2004在那遙遠的地方(色達之劫難,10/10-12/10) (2006-11-16 )

……色達佛學院的全稱是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 ……1987年,十世班禪大師批准了學院正式成立。 除了 ​​為佛學院題寫院名,班禪大師還親自前往學院視察。 海內外都承認色達佛學院是不具任何政治色彩的學術機構.

……1980年,法王選擇蓮花生大師的生日,在海拔4000米的世界屋脊上建立了藏傳佛教的高等學府,20年後,弟子逾萬。 形勢喜人的同時,也逼人,因為政府向來都害怕群眾集會。 本來人跡罕至的喇榮山 ​​谷常年聚集上萬人,每逢大灌頂或大法會,信徒從四面八方紛至沓來,最多時有數十萬之眾。 遇到這種情況,沿途各級政府全員出動,在公路邊設卡,勸阻信徒放棄前往,掉頭回家。 到了2001年的夏天,如坐針氈的政府終於下令,佛學院的藏漢弟子必須離開色達,回到各自出家的寺廟。 理由之一居然是人多破壞環境,縮小佛學院的規模是為了環保。 但是更靠譜的說法是法王晉美彭措惹惱了政府。 法王不承認第十一世班禪喇嘛,並且還去了印度為達賴喇嘛灌頂。 中央政府派出了高級別的工作組來督辦此事,成員是各省的書記或省長。 他們的唯一任務就是動員本省學員回家。 他們把佛門弟子當作了俘虜,表示願意回家的當場發給路費。 有些幹部天良尚存,他們近乎絕望地哀求學員:先跟我們回去吧,哪怕過段日子你們再來呢。

……在一個清涼的早晨,有幾十輛軍用卡車轟鳴地衝進山谷,武警荷槍實彈,縱身躍下,強行拆毀了3000多所房屋。 ……整個山谷只剩下了1400名學員,法王晉美彭措在失去行動自由一年後終於得以回到了他創建的學院。 但是,政府絲毫沒有放鬆對色達佛學院的監控,常年派工作組駐守。 山口的哨卡嚴密控制進山人員,甚至有工作組成員裝扮成遊客模樣,東聞西嗅。 遇到有真遊客拍照,則如臨大敵,相機和人一起扣留。

……法王晉美彭措在2003年的冬天,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人世,就告訴他的弟子們說:“假如我圓寂了,暫時不會有轉世或化身。”難道,參透一切的法王也厭倦了這骯髒污濁的世道,不想回來了嗎? 

以下圖片為2016年 7 月 20 日,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僧舍被拆實錄,來自網絡: 




(本文為唯色RFA博客專欄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