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08年,香港人心脫離中國的一年

2016/5/13 — 14:09

資料圖片:汶川地震(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汶川地震(網絡片段截圖)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

我會形容這一年是很多人心理上脫離中國的一年。

這一年,北京將要主辦奧運,為了奧運前的國際輿論,中共盡量表現得比較開放。3月,西藏騷亂,中共鎮壓,西方社會反應比較大,藏獨在香港社會是佛地魔,沒太多人談論,除了陳巧文。

廣告

4月,2007年被捕的維權人士胡佳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監。溫家寶說中國是法治國家。

5月,奧運火炬途經香港,香港由各大社團到中小學被組織以紅衫沿途歡迎。只有少數人穿了橙衣抗議胡佳案和人權問題,他們不是被警察袖手旁觀看著紅衫大媽阿伯追打,就是被警察粗暴抬走,當時我是其中一人。

廣告

5.12,汶川地震,死傷無數,很多幕畫面觸動了不少香港人,很多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災後有不少人落手落腳去過汶川參與重建。

那時候,人們開始問為什麼有那麼多豆腐渣學校,害死那麼多學生。當時溫家寶承諾「一查到底」。結果,追究豆腐渣責任的很多家長被捕,餘下的不是被禁言就是要逃亡,幫助他們的譚作人也被捕。

9月,三鹿有毒奶粉曝光,原來事件由年初一直被隱瞞到紐西蘭政府揭發,紙才包不住火,後來組織追究的家長趙連海被控尋釁滋事罪。

奧運來了,開幕禮令很多人讚不絕口,當然,CG煙花、唱歌的女孩林妙可原來只是咪嘴,這些中國模式的做法,人們還是覺得沒所謂的。那時候,有很少數的人提出因為人權問題杯葛奧運,也被「體育不應政治化」的聲音蓋過了。

奧運之後,劉曉波發起《零八憲章》聯署,要求政治改革,結果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零八憲章》其實只是一份頗為溫和的建議,要有民主憲政而已,不過奧運之後,中共不需再扮開明,結果就是連串的拘捕、恐嚇、迫害。

2009年元旦,往中聯辦抗議劉曉波事件的人群推倒鐵馬,湧上了馬路,上千人佔據了路面好幾小時,那是97後第一次,當然不是最後一次。那時候,佔據路面是大新聞,鄭耀棠甚至恐嚇說再亂就會出解放軍。

The rest is history。中國由2008年奧運扮完開放之後,人權、法治、食物安全、對港政策一直敗壞下去,那敗壞的程度,是看不到底的,每次有新事件出現,人們想像中國敗壞的底線又往下推,直至現在。

當年政府撥款給四川重建的東西,有的爛尾,甚至有學校建好不久的學校被拆掉讓地產商建商場。這數年間,大陸的救災、慈善、重建貪腐新聞此起彼落,現在連大陸人也不願意再捐款了。

可以這樣說,香港人對中國的想像,由2003年溫家寶到淘大抱沙士孤雛,到2005年炒董建華,到2008汶川災難及奧運前的開放假象,一直處於相對高位。2008年,是中共撕掉面具的一年,是不少人驚醒的一年。這八年來,中國是什麼樣子、香港是什麼樣子,大家心裡有數。曾經對胡溫甚至習近平有過幻想的,現在大概是百般滋味。

那種親身經歷的幻想破滅,是回不了頭的。經歷了那麼多,中國愈來愈腐敗專制、香港普選無望、佔領者被打到頭破血流、政治倫理愈來愈大陸化、法治風燭殘存,這時候還說愛國?還說什麼國家和黨分開?

90世代前的香港人不是天然獨,但他們不是傻的,他們大部分人是逃離中國政治災難來港的一代人及其後代。政治上脫離下沉中的中國,從來都是香港人心裡的第一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