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6 關鍵之戰何以關鍵

2016/1/21 — 18:07

大選前後,台灣各市都有很多藍、綠陣營,以至新興政團的宣傳品。

大選前後,台灣各市都有很多藍、綠陣營,以至新興政團的宣傳品。

台灣大選落幕已經數天,香港這邊的討論漸淡,但台灣的反思依然在繼續之中。這次台灣選舉給我們的啟發和感動很多,到來觀選的人也很多,但關於此行思考的生產,卻有點不成正比。我相信台灣大選給我們的,不只是技術、操作層面的識見,學習到的不應該成為各家的秘密武器,相反應該促進政治問題的辯論,直面2016香港立法會選舉。

以下是我兩點的觀察跟意見。

廣告

① 關鍵之戰為何關鍵

去年年末的區議會選舉,一些政治素人成功令建制派重量級議員滑鐵盧,燃起部分人對素人的希望。寄望他們於立法會選舉,仿效台灣第三勢力,再建奇功。

廣告

當然亦有人持相反看法,最近戴耀廷教授以「存亡之戰」為題,撰文討論九月立選。他指傳統泛民,將依然是選戰重心,而屆時的最優先議程,應是確保非建制派的三分一議席。若失去三分一議席,則政府可能重推並通過假普選方案,那便萬事休矣。若能守住政改否決權,便可能令北京重新考慮對港政策。

其實戴教授所謂「關鍵存亡」只是重彈過去泛民強調三分一否決權的老調,並未點出2016真正的關鍵之處。

北京現時最重要的對港政策,就是把香港納入其帝國式規劃之中,搶奪並挪移我們的資源,以服務中共及其國際戰略。高鐵與一帶一路,都是其中的部分。

故單純延續過往保守的「關鍵三分一」選舉議程,根本不可能對上述對港政策作出動搖。所以真正重要,且令2016成為存亡關頭的,是能否把具有議會抗爭意志及能力的新戰力,送進立法會,爭分奪秒地扭轉香港的被規劃命運。且以今屆為始,未來逐步在議會裡凝聚力量,累積政治籌碼,面對二次前途問題。

② 競合關係

律師任建峰撰文表示,台灣時代力量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沒有「恃少壯氣燄」「批評民進黨的温和」,他認為未來在立選,本港新勢力應效法時代力量,避免常批評傳統泛民,顯示自己的「有原則」。他又認為,時代力量在新竹的候選人邱顯智是一個敗筆,因為他的對手除國民黨外,更有民進黨的資深委員,「好搞唔搞搞到去他人的未來立法院院長?」

時代力量三名勝選人,可以攻下艱困選區,當然有過人之處,但勝算因素之中,亦有相當比例是因為動用了民進黨明星級元老助選、綠營的基層網絡,還有蔡英文高漲的勢頭。換言之,第三勢力雖勝選,但在開拓新群眾,形成監督力量上,明顯未竟全功。

放到香港的處境,議會翻盤的關鍵,就在於能否拉寬光譜,開啟新的群眾基礎,否則只是從友軍手上交換選票。新勢力必須保持與泛民的競爭意識,形成真正健康的民主辯論,一方面擴張非建制勢力,另方面推動泛民更加積極地面對議會攻防。

民間進軍議會,為的就是要一洗立法會的舊有風氣,指的正是部分民主派迴避社會運動,與及疏於創造政治形勢的被動陋習。迴避爭議,絕不可能是良好的競合關係。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