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7年施政報告短評:真正解決民生問題 還我市政局

2017/1/18 — 17:52

《2017 施政報告》(資料圖片)

《2017 施政報告》(資料圖片)

1999年前香港還有市政局的時候,最少我們市民可以透過向議員反映及參與選舉去改善我們的生活。現在呢?

就連Tree 根其實也後悔支持取消市政局,傳說某些前市政局議員的建制派人士到現在仍然懷念當年能真實地透過議會議政,為社區帶來改善的日子。這樣好的市政系統為什麼董政府要存心讓它消失?

廣告

已然存在香港百年的市政局唯一的罪,就是它有超越政府部門的權力和獨立的財政系統,以及他高度的民主制度成為了民主派第二梯隊的農場,危害了中共的統戰。民主制度也令人民能切實感受到民主選舉對民生的影響,不利政府宣傳「政治歸政治、民生歸民生」的主張。

但自1999殺局到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就是一個爛透的行政主導政府,以獨裁的觀念去管理一個城市的日常運作。非但沒有達到當初殺局時所宣傳的統一管理的好處,反而成為了破壞市政的樣版。

廣告

價低者得的公共衛生服務投標制度,除了令清潔工人的薪津偏低,低薪更直接減低了工人的積極性,令衛生情況不升反跌。肥了承辦商,苦了市民和工人。

政府不帶頭去提倡良好工作環境之餘,反過來帶頭以「市場機制」去壓榨工人。這樣的政府,敢說自己是合格的政府嗎?

自從殺局以來,鮮有新政府街市落成的一方,政府把公屋街市私營化變成領匯,以有錢賺盡的商業方式經營原則,去營運本屬社區基層生活必須的街市及小店商場。而在一些新市鎮中更沒有規劃政府街市,令小市民被迫要到連鎖超市或領匯的貴價街市集團去購買生活所需。後來更由於在社會上普遍認知「領匯霸權」,令領匯為改變「企業形象」而改名領展。如果政府能真的統一街市政策,並把市政街市、屋邨街市作出可互補的競爭性規劃,惠及市民,就根本不會出現破壞社會和諧的「領匯霸權」。

小販管理體制二十年如一日,更令小市民及公務員一同受罪。有任職食環的朋友曾向我訴苦,有些時候並非他們想去強硬執法,而是因為和以往市政局可以透過市政局議會內去修訂這些市政政策不同,現行法例停滯在二十年前,而他們礙於職責所限,只能執行那些連他們也覺得過時的條款。政府又未有因應時代變遷,檢討重新對小販發牌或推行貼近民情的墟市政策,最終令民怨沸騰,小販抱怨未能自力更生,市民大眾未能享受墟市,以相宜價格同樂,公務員則變成了市民大眾與政府之間的磨心,有苦難言。

康體文娛方面更是慘不忍睹。博物館設施使用率低、展出展品未能追上時代、宣傳不足、體育設施更新速度慢、社區康體活動及宣傳停留於殺局前後......行政長官更可以斗膽說出「體育界沒有經濟貢獻 」這些沒心沒肺沒事實根據的話,在新一年的施政報告內,更提出要把位於臨海地段的灣仔運動場拆卸興建為會展中心,更證我們需要一個市政局,由我們香港人以議政方式去決定我們的環境、衛生、康樂及文化政策。

回歸二十年,殺局十八載。比起金雕玉砌,一帶一路,還香港市民一個民主的市政局才是真正紓解民怨的的惠民德政。中央政府、特區政府,是時候醒覺了。

 

#市政局
#食物及環境衛生署 #食環署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康文署
#殺局
#領匯 #領展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