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7是「機不可失」抑或是「得不償失」?

2015/3/27 — 19:57

近數個月, 特區政府為了推銷以人大831框架設限的政改方案, 不惜公然違反廣播條例, 利用免費電視和電台大賣政治廣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以其數百萬年薪親自落區派傳單, 政改三人組更不放過任何一個公開場合宣揚2017年一人一票, 力圖以民意迫使泛民議員在立法會通過方案。

官方鋪天蓋地的宣傳背後到底有甚麼理據? 我們就政府宣傳單張所列出的五點理由逐一討論:

1. 實現香港市民願望, 盡早落實普選特首
香港市民爭取普選特首多年, 但中央政府三番四次拒絕港人要求, 由2007一直拖至2017。特區政府由於長期缺乏認受性加上施政水平低劣, 出現了嚴重的管治危機, 中央在拖無可拖之下唯有拋出一個徒具形式的普選方案, 希望可以扭轉困局。落實一人一票後, 中央就可振振有詞說已經兑現基本法中的普選承諾, 以後再也不用理會港人真普選的訴求, 可謂一勞永逸。下任特首在假民意的授權下, 更可肆無忌憚推行23條和國民教育等具爭議政策。與其說政府努力推銷的政改方案是實現香港市民願望, 不如說是實現中央願望。

廣告

2. 全港5,000,000名合資格選民齊齊選特首
根據人大831決定, 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基本按照現時特首選舉委員會的組成, 小圈子性質不變。除了少數幾個專業界別外, 其餘大部份界別都是公司票, 即大老闆才有票, 員工沒有。1200提委裡,以大財團和地產商為主的商界就佔近四成, 這些人除了在第一界別的商界裡,還廣佈其餘三個界別,特別是第四界別的人大、政協、和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這班政經權貴所推舉出來的候選人, 肯定都是他們的代言人。500萬選民將淪為橡皮圖章、投票機器, 只能在2至3個既得利益集團的代表中無奈作選擇,或最多投白票作消極抗議。這樣的一人一票徒具形式, 根本沒有實際意義。

3. 特首候選人必須回應市民訴求以爭取支持
任何人想競逐特首, 首要條件是取得過半數提名委員的支持。在一人一票選舉下, 市民的支持看似也很重要。但試想想, 當權貴的利益和普羅市民的訴求有衝突時, 特首會靠攏哪一方? 小圈子過去選出來的特首 提 供了一個清楚的答案。董建華上任時本欲解決香港人住屋問題, 但剛好遇上金融風暴, 在地產商施壓下取消賣地及擱置興建居屋, 造成房屋供應短缺, 令樓價飆升。曾蔭權無視樓市供求嚴重失衡, 堅拒復建居屋和賣地, 任內樓價暴升了一倍, 更被揭發多次收受富豪利益。梁振英競選時信誓旦旦要解決房屋問題, 但只懂用行政手段壓抑市民置業需求; 在供應方面, 面對發展商囤積數千公頃荒置農地卻不敢憾動其半分, 上任至今樓市再升三成。2014年3月的一期《經濟學人》編制了一個「官商勾結指數」,香港高踞榜首,與政府有勾結關係的富豪佔本地生產總值近六成,遠超其他地方。小圈子選舉的結果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 就算增加了一人一票這個「裝飾品」也不會改變目前這種政治生態。

廣告

4. 落實普選特首後可以普選立法會
政府不合理地將普選特首與普選立法會掛勾, 變相把普選立法會當成一個籌碼, 誘使港人接受「袋住先」。首先, 立法會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制度, 是令到議會長期無法有效反映民意的罪魁禍首。被商界壟斷的功能組別全無民意基礎, 多年來無數次否決對商界不利的民生經濟議案, 在政治問題上則盲目為政府護航, 淪為當權者的傀儡。這種不公義的制度早應要廢除,根本不用等待普選特首。其次, 假若我們接受了一個虛有其表的特首普選, 可以想像政府會照辦煮碗弄出一個類似的立法會普選, 讓市民從一群預先篩選出來的 候 選人作選擇。第一步行差踏錯, 只怕以後恨錯難返。

5. 2017年普選特首後, 選舉制度可以再優化
中央和特區政府不斷強調循序漸進, 卻無法解釋為何特首提名門檻要從目前八分一提高至二分之一, 候選人數目由最多八位減至不多過三位。一人一票換來的竟然是提名程序被當權者完全操縱, 這絕對是制度上嚴重倒退, 明顯地違反了循序漸進原則。政府要求我們先接受一個倒退的方案, 然後暗示以後「可以」再優化, 但如何優化、何時優化等細節一概欠奉, 中央亦從沒答應過人大831框架日後有任何可改動的空間。簡單來說, 政改三人組為求完成政治任務, 千方百計哄騙市民接受方案, 但手法劣拙, 與寶藥黨無異。香港人一向精明, 沒理由受騙。

原地踏步固然不理想, 但為了一個有名無實的普選而自撤底線, 放棄原則, 絕對是得不償失。我們必須堅守底線, 繼續爭取一個貨真價實的普選制度, 讓大家有真正的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