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9/27 - 23:02

2047 就在當下,風雨中抱緊自由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香港人經歷了激情而躁動的盛夏,呼喊自由。這場演講,來得正合時。

周保松在「公民實踐論壇」講座中,詳述他為何認為這場遠遠未結束的運動,可稱為「自由之夏」,乃因為,這場運動的宗旨,環環緊扣「自由」二字。

從一開始,我們在捍衛自由,反送中修例,正是為了捍衛人身自由、財產自由、免於不公正審訊的自由;運動過程中,更多自由受限,如遊行集會自由,到白色恐怖降臨,我們捍衛免於恐懼的自由。

廣告

五大訴求,爭取雙普選,爭取平等參與的公正選舉,爭取 free to choose(選擇的自由),正是政治自由重要一環。

周保松說,並非所有自由都同樣重要,政治自由在所有自由中,是最根本的。

沒有公正平等的選舉,沒有「政治自由」,我們現在享有法治、及所有的自由,都很脆弱。

這個夏天,香港的現況,就是最好的說明。

例如,林鄭月娥這個政府並非人民選出來,沒有認受性,帶領香港掉進深淵,這群高官竟然人人安坐權位,不肯問責落台,還竟然夠膽說,想動用「緊急法」。

緊急法是什麼,就是依法地不依法,用法律摧毀法律,以我為法,「依法」去無法無天,你憑什麼?

緊急法是什麼,就是帝國主義殖民者魚肉人民的強權高壓手段,半世紀無用過,現在僵屍官員要動用殖民主子留下來的僵屍法例整治人民,你憑什麼?

搜括「法律資源」,那副流哂口水的嘴臉,猶如執到寶,不顧基本法不顧人權公約。踐踏人民,市民不准蒙面,而警察奉旨蒙面,你憑什麼?

這個荒謬的體制下,我們沒有權力撤換不稱職的廢人,但這幫廢人卻可以隨隨便便就撤掉我們本來就享有的自由。

沒有政治自由,沒有選擇的自由,眼前的法治體系、各種我們珍重的自由巨廈,隨時崩塌。強權之下,豈有完卵。

政治自由,當然不只在於其工具價值,除了能捍衛我們其他脆弱的自由,它有其自身價值;周保松說,如我們不能參與社群,不能選出領袖去決定社群的命運,我們的生命有嚴重缺失,那是人作為一個人的基本尊嚴。

我們的尊嚴,如何被扭曲?很簡單,市民交稅,卻竟然給警隊加班對付自己,竟然是供款給警隊買彈藥對付自己,而我們無辦法左右警察的黑箱作業,無辦法公正獨立調查警察的惡事醜事,甚至無辦法要警察濫捕濫打時,給市民知道這個警察究竟什麼編號。是的,縱使交稅的是你,林鄭月娥一幫人,完全可以當你冇到。

林鄭月娥的公關對話騷之中,有愛國愛黨的聲音罵教師罵記者,又罵香港電台「出政府糧,反政府」。又搞錯哂。

講多次,這個世界沒有「政府錢」這回事,政府的錢來自市民,叫公帑;政府錢不是政府的,屬於市民,叫公帑;林鄭與劉江華也不是你老竇老母,他們是公僕,香港電台人員收了公帑,是服務市民,不是服務政府,更不是服務這幫沒有經過選舉洗禮的政治殘廢餐獵食者。

香港人,就是如此屈辱,我們無票可投,卻要交稅,以全世界幾乎最高的俸祿,供養這群霸佔高位而治港無方的庸人。

又有人說,香港本來很自由啊,你們起來反抗才會失去自由。

同情地理解,說這種話的人大概都是辛勤打工仔或小老闆,長年勞累,屈於小店角落,手停口停,沒有空去感受香港的暗湧。

做記者的會告訴你,十幾年前已察覺香港傳媒自我審查手法詭異,到今天紅媒作假,明目張膽;扮中立的傳媒亦懶得再偽裝,路人皆見。

搞電影的會告訴你,不服從不表態愛國你會無啖好食,一聲令下金馬獎不准參展,全電影行業乖乖俯伏,五體投地。

看看立法會你就明白,不順眼的就DQ你,剝奪你政治自由,政府在議會內夠票就硬上弓,議會暴力橫行。

港獨不准談、不准討論、安排論壇者亦罪該萬死,到今天,提出異議就是港獨、唱首歌都是港獨、權貴不喜歡你也是港獨,甚至不表態支持國家就是作反,大富豪都失去緘默的自由。

做金融的朋友會告訴你,業內紅色才俊充斥,他們只需要香港的制度吸金,不需要香港人,這叫騰籠換鳥,留島不留人。

做高官的會告訴你,他從無懷疑過,老闆一路在西環,不在特首辦。

很多人未察覺,天羅地網密布,只需一聲令下,國家機器硬實力銳實力就可以全速開動,你的自由危在旦夕。

自由的反面就是壓逼,抵抗強權的過程中,我們更明白自由的可貴。周保松說,這場運動,香港人自發行動,不分階層職業,很多人突破一直以來自身角色的框限,擺脫了職業定型的枷鎖,突破了很多原來社會給他們的規範,我們在運動中的公共參與,經歷了自由、實現了自由,最大的改變,在我們改變了自己。

夏去秋來,我們目睹兩制的斷層崩裂,變故一早可以預測。北望神州,偉大光明正確的黨為少數民族建設了美其名為教育營的集中營、以信用系統之名建立全民監控、宗教活動全面掌控中、尚有正義感的律師被抓捕兼禍及妻兒、敢於監督政府的記者消聲匿迹、有良知的人明哲保身靠邊站搵真銀、國進民退下內地大富豪要讓利甚至讓出公司、民族主義民粹主義高漲、國家級中央媒體積極造謠兼鼓吹起底。大氣候如此,香港怎可能獨善其身。

極權臨門之際,不好意思要再引述一次回歸前後親共左王鄔維庸醫生傳誦一時的名言:既然被強姦係無可避免,為何要抵抗,何不好好享受一下?

每個香港人都站在生命的分水嶺,我們不需要抬頭張望那通往 2047 的長路,2047 就在當下。你要為自由與尊嚴艱苦奮鬥,還是想乞求施暴者給你一點幸福快慰,每個人已到了抉擇時刻。

 

周保松演講稿:
《香港人的自由之夏》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