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4/5 尖沙咀 港大隊 六四報哀音

2015/5/27 — 14:08

【文:朝雲】

24/5 尖沙咀 港大隊 六四報哀音

我會銘記我起點~不會變

廣告

不生不死最堪傷,猶說扶桑海外王;同入興亡煩惱夢,霜紅一枕已滄桑。

就像《鹿鼎記》,反清復明原係一代遺民所信仰。然人間版蕩,人生幾何。「平生不去拆大台,便稱本土也枉然」,畫眉深淺,一代有一代的方向。曾經滄海,一夢滄桑。

廣告

今年參與六四報哀音的學生頓減,似已預見往後六四的低潮。然港大縱起退聯風潮之先,卻還有一群學子甘冒不諱,繼續用最左膠的方式悼念,並將六四與傘運扣連。為什麼他們年紀輕輕,便像筆者誤入歧途,淪為左膠呢?

24/5 尖沙咀 港大隊 六四報哀音時移勢易,參與六四報哀音的學生大減。但有少數學生甘冒不諱,繼續搞最左膠的六四報哀音。港大隊的演出大異往昔,決定將六四與傘運扣連。PG 左膠指引本節目內容涉及左膠情節,可能引起情緒不安,敬請非左膠留意

Posted by 蕭雲 on Tuesday, May 26, 2015

問:坦白從寬,當年我是六四報哀音中央隊一員(學生都意味深長「哦~」了一聲。潛台詞應為「哦原來都係左。。。」)。

大家比我更年輕,悼念六四已經夠左膠了,還要唱歌,罪加一等!是什麼推動大家甘逆時代大潮?

答:傘運之後很多人都回復沉默,希望感染港人,重拾追求民主自由的熱誠,願意出來。報哀音是溫和地打動人心的方式。

問:問過中大報哀音隊,他們沒有刻意將六四與傘運並列。或有派系批評你們抽水,騎劫。為何你們覺得六四和傘運相連?

答:兩次運動都是爭取民主自由。如果你認為大家都在爭取同樣東西,都是對的話,那就可以互相尊重,毋須抹黑任何一邊。

問:但有本土論述認為,六四應該紀念,應該昭雪(他們或不同意「平反」一語)。但其性質與國際的動物平權,同志平權,黑人平權無異。不屬國事,僅需要以普世價值的心態處之。不必太花心機幫外國人,香港的抗爭更加重要。

答:悼念六四,最大的意義是對民主信念的承傳。為何香港會爆發傘運?港人爭取民主的背景,動力從何而來?也需要認識歷史,知道香港民主運動的淵源,再將這份動力傳承下去。毋須一定要將大中華與本土思潮分隔。

問:但年輕人普遍認為「建設民主中國不為己任」。有見你們的演出,的確包括支持民主中國的聲音,你們真心相信要建設民主中國?

答:民主不獨是中國的問題。中國畢竟是最近香港的地方,也與香港的民主休戚相連。即使本土派希望香港獨立,也不等於可和周遭國家割斷。

問:你們有些同學喜說「傘革」,這是辨別本土派的重要標籤。也許你們或多或少都接受了本土思潮?

答:我認為就算是本土派,也和悼念六四沒有衝突。就算我們不是中國人,也不代表我們不應協助中國人平反。

無論我們有何身份認同,身處什麼政權,就算像新加坡獨立也好,最重要是人民有自主權,決定此地的未來。像最近大阪地位的公投,儘管升格失敗,亦體現民主精神。分野無關政權所屬,而在政體有否體現民主。

問:最後的問題比較尷尬,除了今屆參與的人數減少。見到網上串你們的人,包括,包括。。。

答:我尊重他們。他們不認同是一回事,我地會繼續做要做的事。即使不少人接受了本土思潮,也有很多人再沒時間參與。但人數多少在其次,報哀音的作用是喚起關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