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3月25日,梁振英當選四周年,還另有一重更悲哀的意義…

2016/3/26 — 16:40

Bossini創辦人羅定邦孫女羅君兒綁架案,昨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區審理。(圖為羅君兒,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Bossini創辦人羅定邦孫女羅君兒綁架案,昨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區審理。(圖為羅君兒,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2016 年 3 月 25 日,是梁振英當選四周年的日子;但這日子,其實另有一重更悲哀的意義。

這一天,發生了兩件看似不相干、但又頗有關連的事︰一是李波從大陸回港後,又匆匆離家北上;另一件事,就是本地富商之後羅君兒被綁案,在深圳法院審訊。

基層工人看來,兩事的關連,不在於甚麼人為兩件事做了甚麼、說了甚麼,而是有一個人,為了兩件事,居然一個反應也沒有。這人,叫做袁國強,本港律政司司長。

廣告

羅君兒案,相比起 98 年在大陸審結定讞處決一氣呵成的張子強案,當時政府同樣沒有爭取將張子強送來香港,為發生在本港、香港法院肯定具有司法管轄權的部分在港開審,但當時的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起碼亦有在立法會解釋不爭取的理由,甚至為此承受了立法會的不信任動議辯論;反觀袁國強,由疑犯在大陸落網到案件在深圳開審以來,這人甚至連一聲有關香港是否應爭取一下管轄權的交代也沒有。

相比 18 年前,這次其實有一件更嚴重的大不同︰張子強案一干疑犯通通由大陸審理,但羅君兒案起碼有一名被告,是在香港被捕,並已交付高院在明年 2 月開審;起碼有一名在深圳受審的被告已透過代表律師表明,案件本身在香港有案處理,深圳法院不應逕行處理其他被告,刑成同一案兩審並行,對被告不公。

廣告

毋須具備太高深法律知識的人也能看出,一案兩審對於不同被告自辯權利的影響。香港法律行政部門有沒有為香港刑事程序公正著想,起碼爭取一下深圳法院在處理時顧及香港情況,避免香港這邊到明年 2 月開審前才發現,原來案件已因傳媒廣泛報道,而面臨 permanent stay 的危機?我們就是聽不到這方面的片言隻字。

就在本港的司法公正,直接面臨大陸以刑事方式介入本港案件的嚴峻挑戰的時候,另一邊廂,一宗本港居民在港失蹤且充滿可疑的事件,當事人明明已經來港,卻居然又可以由不知名人士從家門再次「押」上私家車送回華界,當事人除了留下一大堆言不由衷的廢話還有一個無奈表情就別無其他。

如此荒唐事態,恐怕連 ISIS 也策劃不來;更可怖的是,這分明是一樁大陸官方色彩濃重無比的擄人事件,明明本港居民已經返回港境、來而復去,如此威脅香港居民安全、破獲兩地執法治安權限劃分的事件,律政司司長繼續保持沉默。

律政司司長,在這個日子,甚麼也沒有說、沒有做。

就是透過這一系列的不作為,特區政府律政司宣告了︰從 2016 年 3 月 25 日起,香港作為獨立司法區的刑事司法權,歷經 19 年的蠶食與連番的禮崩樂壞以後,正式終結。

 

法律界基層工人 - Charles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