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30 年前的「首鋼」事件

2019/8/14 — 13:03

2019.8.13, 機場

2019.8.13, 機場

連日示威,造成不少抗爭者與PoPo都受傷,日前一位被少女在尖沙咀被PoPo的布袋彈擊中,恐怕將會失明;激起全城公憤。㐂娥的記者會又火上加油,導至機場再次出現萬人逼爆的場面。部份抗爭者將行動升級,轉戰機場離境大堂,阻礙出境人事離開,由於被牽扯的無辜市民,旅客實在太多,機場隨即上演了「人民鬥人民」的畫面。及後更有擬似公安、內地記者、甚至PoPo被群眾文革式毆打。在鏡頭前,我看到PoPo拔槍的一刻,我真的擔心得撒夜無眠,局勢隨時擦槍走火,急轉直下。我整晚在當看更,留意機場的最新情況。沒想過,今朝早上,我竟然收到游老師的來電,劈頭第一句問我:「你申請了BNO沒有?就差一步之遙,香港將會被軍管,抗爭者頭腦發熱,不明白自己親手丟了『大義』的名份,敗像已呈,可悲呀!」

局勢發展速度之快,的確遠超我與游老師的估算之內。但早前多場大型群眾運動,所集結的群眾力量,所佔據的道德高地,尤其在「機場和你飛」,實在是又低成本,但又最能取得抗爭效果與國際宣傳的上策。即使㐂娥政府面對民間五大訴求不動如死屍,也足以令她柒出國際,亦取得國際的高度關注與同情,令阿爺難以再說「一國兩制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游老師當時對「機場和你飛」亦表欣賞,為什麼突然又會說是敗像已呈呢?

「美德呀!因為群眾自我實踐是暴徒呀!」政見可以有不同,但行為像批鬥,就是文革。昨晚群眾對擬似公安、內地記者、甚至PoPo動武,不用一個小時,已經傳遍全球,國內的微訊群不但以暴徒形容群眾,更瘋傳這些視頻,表示「共產黨都會善待戰俘。」顯然,國內已經把勇武派與抗爭者混為一談,並視這場是戰爭,他們是暴徒。

廣告

若是時光回到85機場罷工,又或是811「機場和你飛」,阿爺若動武,將會極難自圓其說。可是若是誅殺暴徒呢?國際社會根本就不會對阿爺報以噓聲,因為即使是在別國,面對暴徒都是可以格殺勿論的。何況,昨天的「阻你飛」其實傳媒與民意的反應普遍是負面的。在失去了民意的加持,又自我實踐暴徒的情況下,群眾就真的成了阿爺口中的「一小撮人」,死不足惜。

何況,所謂知已知彼,百戰不殆。30年前64鎮壓,這群勇武派應該大部份尚未出世。他們對這段血的教訓應該沒有第一身體驗。所以不懂得從歷史中得到養份,作出比較。64鎮壓又是擾攘了大概兩個月,又是逼到群眾與阿爺都沒有迴旋的餘地,又是群眾開始失控,最後就是首都鋼鐵,差點成為壓垮阿爺的最後一根稻草之際,鄧公就決定出兵平亂。

廣告

我馬上問:「為什麼是首鋼呢?」游老師說:「當時阿爺攪改革開放大概十年,全國大興土木。首鋼作為龍頭國企之一,當時為支持學生,竟威脅阿爺可能關閉煉鋼爐,要知道煉鋼爐一經啟用,只可以減少生產量,而不可以『熄爐』,否則,不但鋼材水平會出問題,鋼爐在冷卻後,更會成為廢鐵。首鋼的決定,是要了改革開放的命,要了鄧公的命。這就不是人民內部矛盾,而是敵我矛盾。對付敵人,阿爺是不惜一切代價消滅的。香港國際機場是香港連接國際最重要的經濟與交通樞紐,『阻你飛』同樣是要了香港的命,同樣的邏輯之下,阿爺又甚會對敵人手軟呢?」

現在㐂娥已用「比較緊急的情況」來形容香港,又是自我實踐了香港快將不能管治。在群眾失去「大義」名份,阿爺又大條道理表示要保香港的「命」時,反正「一次污、兩次穢」, 阿爺可能在你還未領取BNO之前,再次要求㐂娥一如西九高鐵站般,把機場劃給中央,然後實行「軍管」。我們再抗爭也後悔莫及呀!還說什麼五大訴求呢?一國兩制就更不好說了!最令人扼腕的是,64鎮壓雖是「阿爺四大人禍」之一,今天卻在國內認為是換來這30年經濟騰飛的正確決定。

美德呀!我很擔心這段歷史會重演。大好的年青生命在「核爆也不割」的群眾壓力下,被指為暴徒而最後慘過「送頭」,無謂犧牲了。然後,在2047年時,阿爺就會說:「2019年的機場鎮壓,是換來香港這28年,經濟繁榮安定的正確決定。」要知道我們會懷念義士,但不會懷念暴徒的。希望群眾在阿爺尚未把「止暴制亂」,改為「平暴制亂」之前,盡快回頭到「和你飛」的抗爭路線上。

我無力回應游老師的一字一句,只在掛線之前跟他說了一句:「我會盡快處理我的BNO申請,可是即使有BNO,我現在也擔心無法上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