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36%大學生支持本土派 70%人認同和理非

2016/4/19 — 12:17

相:大學線

相:大學線

編輯│余珈澄 記者│鄭蓉 彭欣穎 攝影│利天諾 彭欣穎

香港大學學生、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於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打著「本土」、「勇武」旗號參選,一舉奪得逾六萬六千票高票落敗;港大《學苑》鮮明地提出港獨主張;同樣提倡本土的中大學生會內閣「星火」,亦擊敗傳統左翼社運內閣當選。本土派抬頭似乎已是不爭的事實,但在大學校園是否已成主流?對大學生來說,本土派又是否與激進派劃上等號?

本刊調查發現,三成六受訪的大學生表示支持本土派,支持泛民的則約三成。雖然支持本土派的較多,但七成受訪者仍然認同「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手段,八成半人認為武力抗爭應有底線,表示願意為爭取公義及民主而犧牲生命的人,只有百分之四。

廣告

普遍大學生支持本土派及泛民

本刊記者於三月十二至十九日期間,以非隨機抽樣方式於七間大學派發問卷,合共收回331份有效問卷。調查結果顯示,三成六(119人)的受訪大學生支持本土派,支持度是五個選項(建制、泛民、中間派、本土、沒意見)中最高,當中有四成一始於2015年反水貨行動,兩成二始於立法會新界東補選。這些本土派支持者中,超過一半支持本土民主前線。

廣告

他們支持本土派的理由(答案可選多項),包括防止香港赤化(58%)、不滿傳統泛民(55%)、支持香港自治(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52%)。有不足兩成(18%)表示,因支持香港獨立而支持本土派。至於支持泛民的就有兩成九(97人),略低於本土派,當中逾三成人支持公民黨。此外有一成二人支持中間派,只有兩名受訪大學生表示支持建制派。

香港大學中文及教育系三年級的潘同學支持本土派,他認為傳統泛民多年來都只說不做,所以希望選出本土派議員,能真正抗衡建制派。不過,他並不支持港獨:「香港不可能獨立,就算食水供應或經濟上可以靠自己,軍事、外交、國際關係等不靠中國都是不可能的。」

近七成大學生認同「和理非」

在爭取公義或民主的過程中,近七成受訪大學生認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做法可行,約三成不同意。值得留意的是,雖然本土派一向被標籤為反對「和理非」,但在支持本土派的大學生當中,也有近一半人認同「和理非」做法可行。

2014年的佔領運動,主張以「和理非」的手法表達爭取普選的訴求,有人說佔領無用,以致年輕社運參與者變得更為激進,但221位曾參與佔領的大學生中,有超過六成人依然同意「和理非」是可行的。

七成本土派支持者認同抗爭應有底線

今年大年初一晚的旺角騷亂,是自佔領運動以來最激烈的示威事件。當晚本土派發起撐小販的行動,後來演變成通宵警民衝突:警察向天鳴槍及以槍指向人群,示威者向警察投擲磚頭及縱火焚燒雜物等等,本民前的梁天琦後來表示,其抗爭手法沒有底線,引起大眾譁然。大學生有何看法?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指,年初一的旺角騷亂可看出大學生對警察有很大的忿恨,但他們只是態度上接受打警察,但未必會實行。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指,年初一的旺角騷亂可看出大學生對警察有很大的忿恨,但他們只是態度上接受打警察,但未必會實行。

八成半受訪大學生認同武力抗爭應有底線, 九成人不願意看到抗爭活動傷及無辜市民,但被問及是否願意看到抗爭者向警察使用武力,有三成六人願意,六成四人不願意。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分析指,他們願意以武力衝擊警察,因警察與無辜市民不同:「大學生覺得警察是來鎮壓他們的,代表政權,所以與警察是對立的關係。」

而本土派的支持者中(119人),亦有近七成人認同武力抗爭應有底線。只有不多於一成的大學生表示,即使在抗爭中會傷及無辜(33人),或導致他人死亡(24人),仍願意使用武力。

九成大學生不願意為爭取民主犧牲前途

調查又顯示,約五成受訪大學生曾參與示威遊行、罷課,靜坐和集會。這些溫和的抗爭手法仍然最為大學生接受(均超過80%),超過一半人表示未來仍會考慮參與這些行動。

而較激進的抗爭手段中,他們最接受的是語言衝突(38%)、「鳩嗚」行動(33%),擲磚及放火則有一成六的人表示接受,但曾經參與這些行動的不足百分之五。

在爭取公義或民主的抗爭中,大學生願付上甚麼代價?八成人表示願意付出時間及學業參與抗爭行動,願意為此受輕傷的則只有一半。九成大學生不願意為此犧牲前途(例如留案底或入獄),願意的有約一成。

但值得留意的是,認為武力抗爭不應設底線的大學生(51人)之中,願意於抗爭時使用武力並傷及無辜的不足四成(19人),導致他人死亡的則更少(14人)。被問及自己可以付出多少時,這些受訪者超過六成(34人)表示,不願意犧牲個人前途,或付出更高的抗爭代價如受重傷,甚至犧牲性命。

嶺南大學歷史系三年級生楊家雨同意「武力抗爭不應設底線」,但他卻不願犧牲個人的前途及性命,他直認自己骨子裏的「港豬基因」作祟:「最理想的抗爭應是如梁天琦所說,甚麼都不怕,亦沒有底線。但我依然是自私的,怕抗爭後前途盡毀,加上始終是自己的性命,我還有很多東西想做。」

立法會投票意向受新東補選影響

立法會換屆選舉於今年九月舉行,八成六(286人)受訪大學生表示會投票。有意投給本民前的佔最多,有27%(76人),另一支持率較高的政治組織為公民黨,有接近一成半的支持率。

根據本刊於2014年底、佔領後進行的《後佔中選戰調查》(116期),當時社民連最為大學生歡迎,評分為當時主要政黨中最高。然而,這次的調查發現,331位大學生裡只有一人傾向支持社民連,而於九月立法會選舉投票給社民連的,亦只有兩人。

馬嶽認為,2014年的調查於佔中後進行,當時本土政治組織未見普及,而社民連於佔中的表現較為突出,所以不少大學生對較激進的社民連評分相對高。但這次問卷調查則於新界東補選後半個月進行,受訪者或傾向選擇近期常接觸的政黨,即有份競選的公民黨及本土民主前線,因此社民連的支持率在兩次調查中出現落差。

不過,他指本土思潮的崛起對泛民有一定影響,特別是對激進民主派,他們的支持者可能轉投一些手法更激進的本土派,所以預計泛民陣營的部署將會更強調本土和中港矛盾的議題。

他又補充,由於新界東補選情況特別,泛民或本土的票源明顯集中在各派別單一的候選人身上。他認為,當九月有更多的組織出現,泛民與本土的政治光譜有部分重疊,票源未必能集中,故選情難料。

大學生於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意向
註:未列出的政治組織支持率均少於1%,包括民建聯、經民聯、新民黨、自由黨,工黨和新思維

大學生於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意向
註:未列出的政治組織支持率均少於1%,包括民建聯、經民聯、新民黨、自由黨,工黨和新思維

瀏覽問卷內容

這次問卷的目的主要調查大學生的(一)政治取態、(二)可接受的抗爭手法、(三)願意付上的抗爭代價及(四)於九月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意向。調查的院校包括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浸會大學和嶺南大學。

原刊於大學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