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4/7 浸大 學術自由論壇

2015/7/6 — 13:02

邵家臻

邵家臻

【文:朝雲】

浸大 學術自由論壇

邵家臻先交代遭遇。社科院長貝力行,稱一直尊重青年中心副主任的互選結果,但邵的高調參與,予人感覺與政黨通連,委任邵將招來unwelcome attention,說縱使肯委任他,上頭也不會批准,勸他為免尷尬,能否考慮自行放棄職位。

廣告

邵說院長沒有明言他參與什麼,但斷不是指一般活動。他能想到的,只有社工復興運動和佔中。邵斷然拒絕,除了不服政治打壓,更反感要由自己託故推辭職務,是二次傷害。

邵說參與佔中的兩年甚為艱難,他和戴教授等,都準備隨時被捕,隨身戴著兩個水樽,一個飲用,一個小便用。但這一個月來壓力更甚,因為來自學校。

廣告

他既不會視大學為一般的僱主,更何況浸大是他的母校。他的政治意識在浸大生根,也在浸大開始搞社會運動。想不到成長來自浸大,挫折也來自浸大。

隨著Socrec披露,張超雄、張國柱和葉建源發聲明跟進,浸大職工會亦去信校長,一起開記者會。在記招同一日,便收到校方信件,因社工系主任吳日嵐的推薦,續任邵為中心主任,而且多加一年。

他引述陳志雲論陳文敏任命受打壓:「有勇氣政治干預,冇勇氣承認--係縮頭烏龜。」但浸大不同,校方承認問過unwelcome attention,但否認說過reconsider。陳新滋更辯稱,理應問邵的背景,會否影響學術自主。殊不覺得出於政治考慮,選擇地質疑背景,才違背學術自主。

他認為事件源於不委任而引發,校方見勢不妙,息事寧人,但學術自由所受的威脅,非可就此了結。他質疑若他參與的不是佔中,而是高調參與團結香港基金,遭遇會否不同?身為政委的陳新滋又高不高調?

邵認為有三方面須要跟進:首先要查明是次風波是否涉及「河蟹」,有政治操控;二是學術自主有賴教授治校,而非由行政部門掌控,希望成立委員會,有教授參與調查;三是校方的打壓非始今日,佔領期間已有相當嚴重的箝制和攻擊,尚未解決。受害者還包括Socrec。

***

事緣佔領期間的17/11,他與同事舉辦研討會,討論社工在傘運的角色。與會者包括浸大師生和校友,他負責主持,Socrec亦來拍攝。會後Socrec上載片段,致予同事,同事亦樂於分享影片。

但青年中心主任發現後追究邵家臻,謂Socrec拍攝未得授權。邵回應此乃公開講座,向來容許各方攝錄。然校方稱在浸大校園拍攝,須要學系或中心的批准。校方不但要求Socrec刪除影片,將存案交予校方,更要求Socrec保證沒有留底。Socrec為免麻煩正勞心傘運的邵,委屈地刪去影片,並簽下保證書。

其後在學系會議,系主任直指邵行為不當,未曾諮詢與會者同意,違反專業操守。邵點出事後所有講者都接受錄影,也根本沒人投訴私隱被侵犯。對方稱事後同意不算數,指邵涉違私隱條例,言語間亦暗示會控告Socrec。邵不但要提交報告,在會議上亦失去副學士課程主任的職務。

其後校方回應媒體,堅稱邵違反專業操守,但邵已提交報告,迄今未有下文。

會上戴耀廷、莊耀洸、張國柱都疑惑,校內的公眾論壇屢見不鮮,難以尋求所有與會者同意,方可拍攝,按慣例都採隱含同意的默契;而且在日常情況,如論壇匆忙舉辦,不免事後徵詢講者,不解為何事後同意無法成立;而且攝錄者和介意的人,大可互相知會,自行溝通。不解校方如何在沒有受害人,大家都不介意下,指控邵涉嫌違反私隱條例。

莊與邵都質疑,校內涉及攝錄的活動無日無之,由畢業禮到其他院系的活動皆然,校方和一般市民,何曾徵詢與會者同意?為何獨獨針對邵?但校方沒有一視同仁。

貫穿整個論壇,邵的臉色都非常沉重。他說向母校致以微辭甚為不易,強調非與浸大對撼,而是要向浸大的河蟹對決。事到如今,他依然堅信,他的一切,來自父母、上帝和浸大,至今不變。

***

莊耀洸。圖:朝雲

莊耀洸。圖:朝雲

莊耀洸律師介紹香港人權法前,先提修憲之爭,他認為撰寫基本法的八十年代,已屬數十年來中共最開明的時候。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ICESCR)已經寫進基本法,137條更提到學術自由。

ICCPR第二條,已經見諸香港人權法第一條,不可因政見和主張受到歧視。

ICESCR雖未在本地立法,但第13條亦提到,教育應鼓勵人的個性和尊嚴長足發展。撰寫ICESCR的委員會,點明師生都要有學術自由,才稱得上教育的權利;對所屬機構,可自由表達意見,不必擔心遭歧視和打壓;院校的安排應該公正,透明,且有民主參與。

莊以陳文敏受累為例。他認為選舉應投暗票,但要等首席副校履新再作決定,既無先例可循,針對陳絕不公允。這些決定就應該投明票,須向公眾交代,為決定承擔責任。

自教院爆出干預學術自由,莊到立會建議,減少大學與政府的關聯。特首宜否出任校監,校監宜否委任校委,皆應改革。基本法34,39,137條亦須立法。

***

戴耀廷。圖:朝雲

戴耀廷。圖:朝雲

戴耀廷說港大於己,一如浸大於邵家臻,俱為其母校。戴視港大為老母,希望能在港大退休。

戴說香港的學術自由就像試車,路遙方知馬力。自己遭受調查的捐款報告,便說有超過3500封電郵投訴他。

他說我們篤信學術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亦見諸基本法等條文,以往大體尚能維繫。但到港大事件,便見制度出現問題。為什麼特首既為校監,更可委任六個校委,一旦有事,便見「等埋副校」有政治考慮。

過去制度未失體統,是尚有不成文的慣例,作為制度的潤滑劑,保護著制度。但梁振英上台後,開始禮崩樂壞,放棄出於核心價值而生的慣例,制度亦再難保衛核心價值。校務委員會的行徑,名義上沒有違反條例,但權力用得就用,就會「離哂大譜」,「譜」便是校風衍生的習慣。

當慣例遭權力揚棄,唯有從制度著手,堵塞鑽慣例的漏洞;無論慣例還是制度,都需要人來執行,亦端視乎體制內有多少人願意捍衛。

戴耀廷和邵家臻,俱已因佔中被捕。將來上庭,皆會為抗命認罪,留下案底。在港大,應否聘任教員的條件要看good course,有沒有misconduct影響他出任教席。「煽動」市民參與公民抗命的戴和邵,會有什麼遭遇,將再考驗人和制度。

他們已經「拋個身出嚟」,未來的命運,就要看為制度把關的人,有沒有「吉士」守住。將來若遭紀律聆訊,甚至失去教席,將會為制度響起非常大的警號。

他說制度裡大部分的人都能堅守核心價值--儘管他們未必認同自己所為。故他對前景樂觀。

有見學生提倡修憲,他認為撇開現實考慮,起碼需要檢討為何現在的制度為何無法保障我們。儘管莊律師說基本法出台之際,已屬中共最開明的日子。但他覺得這樣亦將思維宥於八十年代。當年學生還未出生,卻眼見統治他們的制度變質。儘管修憲極難,至少要提出另一個選擇。不一定須要革命,但亦不要先封閉自己思考。想要什麼,就由我們傾出來。

***

(筆者孤陋寡聞,今方知浸大沒收Socrec紀錄的醜聞。

指控傳媒侵犯私隱,都是狗仔隊跟蹤對方到居所等私人空間,違反對方保留私隱的合理期望。然而在公開場合拍攝,就像在大球場、遊行拍攝公眾,無法亦非必須知會被攝對像。應否事先知會,如何處理影像,屬拍攝者的操守,由雙方交涉,未受法律規管。

根據《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61條,新聞得到豁免。Socrec的拍攝出於公眾利益,亦殆無疑問。何況沒人投訴私隱被侵犯。校方既從未申明,拍攝校內的公開活動亦有限制,哪有權力越俎代庖,沒收拍攝者的記錄?

筆者一直到各校拍攝公眾論壇與活動,晚近在浸大,便包括反三跑與六四論壇,從未見校方有任何制肘。

堂堂大學,無故沒收媒體記錄,無異於大陸公安,乃對新聞自由的莫大侮辱。筆者將查詢浸大學生會,來日11/7公民實踐論壇,亦有機會見到記協主席岑倚蘭,在下將提請雙方跟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