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400大專舊生 刊全版六四聲明:悼念,就是抗爭

2016/6/3 — 19:06

香港學界自去年開始,因不滿支聯會悼念六四的方式而陸續拒絕參與,今年更有學界代表,認為悼念六四已無意義,應該終結。不過,有一群大專院校舊生表示難以認同,堅持需要繼續悼念六四,遂發表題為「悼念,就是抗爭」的聯署聲明,以表達六四事件的看法,發起人包括1989年領隊赴京的前學聯成員、現職律師林耀強。聯署得400多名大專舊生參與,聲明全文將刊於明日報章全版廣告。

聲明指出,他們不認同近來部分學生組織領袖,嚴厲批評並攻擊悼念六四的港人,和承傳民主精神的行動,甚至以鄙言相向;並指出他們至今仍堅持繼續悼念六四,要求平反,是因為人與強權的鬥爭,也是記憶與遺忘的抗爭。

他們認為,當權者無時無刻妄想改寫歷史,因為獨裁者深知,若要消滅抵抗,就要先消滅記憶。正因如此,堅持繼續悼念,就是一種抗爭。他們又指,每個人對時局都有不同的判斷和見解,但要有著最起碼的同理心,才有機會互通你我,未來的路才會越走越寬。

廣告

聯署聲明全文:

「悼念,就是抗爭」

廿多年來,六四事件對大專學界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是香港學生運動的重要的里程碑。學界一直堅持平反八九民運、毋忘六四屠城,除了是悼念在天安門獻出年輕生命的義士,更是繼續活出民主自由精神的表現。可惜近來部份學生組織領袖,嚴厲批評並攻擊港人悼念六四,承傳民主精神的行動,甚至以鄙言相向,我們實在難以認同,亦使我們覺得有必要說出我們的想法。

回望八九,當年中國大學生反對貪污腐敗,爭取言論自由,建構民主中國,前仆後繼。無數死難者為民主壯烈犧牲,倖存者也付出沉重的人生代價。如今這些青年們的民主訴求依然壯志未酬,但他們的精神,也啟蒙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在不同的崗位,各盡所能,爭取香港民主,以及對抗社會不公。

我們深信,這不單是我們共同的經歷,也是香港一代接一代民主奮鬥的歷程。 經過多年的沉思與反省,我們始終認為,捍衛香港的自由、民主,不可能迴避中國因素。兩年前北京的「八三一」決定,公然撕毀一國兩制,令香港爆發史無前例的雨傘運動。香港青年抗拒專制暴政、爭取真普選,拒絕被赤化的決心,與八九民運的學生們的反貪腐、爭自由,甘為民主犧牲的精神,並無迥異。

對於近三十年來,「建設民主中國」毫無寸進,中共政權更見獨裁,同學們感受到的失落和無奈,同為港人,我們感同身受。然而,綜觀世界歷史,各地民主運動皆無法畢全功於一役,一蹴而至。有更多的例子顯示,在一輪激烈的抗爭之後,出現很長時期的運動低潮,諸如捷克的布拉格之春、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勳、南韓的光州事件、台灣的二二八鎮壓等等。儘管如此,每次抗爭就算轉入沉寂,卻已經埋下後一波民主運動的種子,最終開花結果。我們能否把握歷史的機遇,則視乎我們是否有堅定的信念。

多年過去,我們仍堅持繼續悼念六四,要求平反六四,是因為人與強權的鬥爭,也是記憶與遺忘的抗爭。須知當權者無時無刻妄想改寫歷史,因為獨裁者深知,若要消滅抵抗,就要先消滅記憶。正因如此,堅持繼續悼念,就是一種抗爭。更重要的是,香港每年維園的萬點燭光,是香港守護良知的明證。生而為人,我們彰顯人性的善良;身為香港人,我們捍衛自由。

我們當中有些人有親歷過天安門的運動,有些人卻是六四後才出生。通過學習與記憶歷史,我們才疏理到香港身份、香港價值的肌理。每個人對時局都有不同的判斷和見解,但要有著最起碼的同理心,我們才有機會互通你我,未來的路才會越走越寬。

2016年6月4日

發起人:
林耀強(香港中文大學 1991)
麥東榮(香港大學 1988)
陶君行(嶺南大學 1989)
蔡子強(香港中文大學 1988)
張賢登(香港教育大學 1989)
張韻琪(香港大學 2001)
陳昌華(香港大學 1987)
戴耀廷(香港大學 1986)
葉健民(香港大學 1987)
林兆彬(香港中文大學 2013)
馮家強(香港中文大學 2002)
蔡耀昌(香港大學 1997)
葉建源(香港大學 1984)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