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月9日遊行後的事(一):社會運動的週期危機

2019/6/8 — 19:05

原圖來自 Ayni Institute,筆者作中文翻譯。

原圖來自 Ayni Institute,筆者作中文翻譯。

兩三個月前,我實在沒有想到明天的香港,會出現一場大型的社會動員。過去的兩三個星期,一直都很有在看暴風消息的感覺。由立法會法案委員會的衝突開始,到雨傘審判後十三萬人上街,中學師奶運動愛好者聯署遍地開花。香港人就像看著一個熱帶氣旋在海上形成、看到風眼變大,進入香港五十公里範圍,並在明天登陸的政治大風暴。這風暴實在太令人期待,很久沒有這種亢奮感。但同時,又在忖度明天之後的事。

外地有不少學者、行動者、智庫、和非暴力行動研究所,一直在研究不同的抗爭運動,嘗試科學地找出運動的原則和運作邏輯。他們之所以鑽研這門知識,是希望協助行動者在極多不穩定因素的政治動盪中,預測到運動下一步的走勢,避免犯上策略錯誤,獲得最終勝利。參考了多場社會運動,研究者得出一個運動週期的模型。我覺得可以作為一個參考,讓我們預測這場運動的發展,計劃下一步的策略和行動。

如圖中所顯示,運動週期模型分為六大階段,分別為危機醞釀期、危機、高峰、衰退、策略調整,然後到了一個新的平衡、新的社會形態。如果用中文的語境,基本上就是「起承轉合」的細緻版,並不是什麼艱深的道理。然而, 這模型最值得關注的地方,就是指出,每當社會運動邁進下一階段時,都會面臨崩潰失敗的危機。大多數的社會運動都捱不到第六個階段:有些運動在觸發後,無法爭取到更多人持續參與 (如佔領華爾街)、有些運動在達到高峰後無法靈活變陣(如雨傘)、有些則鞏固不了運動的成果(如埃及阿拉伯之春)。

廣告

過去的兩個月,香港人打了一場很漂亮的仗。多年來自發行動的經驗,已令更多人掌握到直接行動的技巧,例如懂得在數天內幾何級地複製聯署行動、懂得發掘更多身份 (如師奶、街坊) 來增加運動的接觸面;又懂得持續轉換行動模式 (例如將網上聯署自行轉為實體登報、自行派發傳單和印製橫額等),把運動幅射到社區的更深處。各方行動成功令運動渡過第一階段,將反送中變為社會最大的議程,迎接明天的爆發點。

那麼按週期模型預測,遊行後運動面對的危機是什麼?

廣告

1. 運動即時受到鎮壓
2. 運動沒有爭取到更多人持續參與,被邊緣化無法推進到高鋒
3. 運動的策略和行動失誤,並沒有對政權造成真正壓力

除非有大規模的衝突,否則按以往經驗,鎮壓應不會發生。而2和3的危機,卻是經常出現的。即使是極權政府,也需要正當性,不能完全忽略民意。若民意和市民的持續參與,是能夠對政權產生壓力的。那麼,要多少的民意,才能使建制派跳船、使政府失去大部份的管治能力,才能撤回條例修訂?是 40 萬、50 萬、還是 100 萬?

兩天前的民意調查顯示,反對修訂的市民是 47.2%,有 24.9% 表示一般。那麼,我們應該如何以明天的遊行、以及制訂什麼的行動策略,把這 24.9% 的市民拉到反對的一邊呢?

這個挑戰不單是運動的組織者需要處理,而是每個參與者都需要問自己的課題,而我確信憑香港人的創意和靈活,我們是可以找到更多的行動策略,把更多人拉進反對運動。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