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月9日遊行後的事(二):群眾運動滾雪球的循環

2019/6/9 — 11:54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總言之,我們只做三件事:行動、招募、訓練。然後把這三個步驟重複千次。」

2000 年塞爾維亞反獨裁運動的領袖之一,Srdja Popovic 用寥寥數句,總結出他如何由十多個學生開始,組織一場長達兩年,組織過萬名青年持續參與的運動,最終扳倒長期掌握的獨裁者 Slobodan Milošević。

政權之所以對群眾運動有所忌諱,是因為運動打亂了當權者想要的社會秩序,令他們的管治出現短路。若果參與運動的人少,當權者可以集中火力,用高壓手段打擊少數異見者;人多,當權者的打壓機器則應接不暇,容易出現管治危機。

廣告

因此在非暴力抗爭運動中,一定是「把更多人拉進運動持續參與」作為最大目標。一次遊行的民意表達,會對政權造成足夠壓力嗎?不會。所以,今天遊行後,我們要思考如何令這些人會繼續待在運動,繼續參與其中。很多人說,這數天很有「師兄弟姊妹全部歸位的感覺」。然後又有一些中學聯署的發起人,把聯署者動員起來參與今天的遊行。

拾馬嶽牙慧,今次林鄭真的實踐政綱,把多年不見的中學小學校友重新 connect。Connect 了,就有組織起來行動的可能性。

廣告

哈佛大學教授 Erica Chenoweth 曾統計 1900-2006 年數百場大型社會運動,得出一個有趣的結論:「只要一個社會有 3.5% 或以上的人持續參與一場運動,就能得到成功。」

3.5% 在香港,即是 25 萬多人。如果這些人能持續參與在運動中,就會成功。如果這 25 萬人能分工,在不同的壓力點施壓,時以野貓式行動、時以包圍集會大動員、在不同的社會網絡(師奶、教會、公營事業等)作出行動。

反修訂運動組織者,大多都是由政界、社運界組成。要他們去想像藝術家、中學生、師奶、藍領、自由工作者、街坊的行動,其實很難很不設實際。正因如此,我們需要有更多自發組織的行動。百米養百人,社會運動也一樣,需要有不同身份、行動模式的群體去自我組織 — 然後行動、招募、訓練,令管治危機的雪球愈滾愈大。

戰鬥!一陣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