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 號與 7 號之外的第三條道路

2016/2/22 — 11:47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左);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左);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文:雅瑟】

我不是新東選民,但一直有留意這次補選。縱觀這次補選的報道及評論,焦點似乎落在6號與7號之爭,而不是民主派和建制派。在這次補選的遊戲規則下,即單議席單票制,民主派是不勝無歸的,原因是上屆選舉民主派奪得大多數的票。只要民主派的票不轉投建制派或其他中間派候選人,民主派必能奪得議席。

廣告

可是,這次民主派出現兩位候選人﹕楊岳橋及梁天琦。對本人而言,實在是魚與熊掌。本人渴望本土派人士進入議會,但楊的理念與本人立場更相近。在形勢上,楊的得票應比梁高,因他的立場較溫和,會得到大部分中產,知識分子的支持,而他們佔選民的大多數。但梁得到不少年輕選民支持,而新東年輕選民較多,特別經過旺角騷亂事件後,在網絡上支持梁的聲音比以前更大,因此梁的得票絕對能左右選情。

梁楊之爭,建制派無疑是最大得益者。建制派一直擁有鐵票,假設建制派的選票不變,而部分民主派選民轉投梁,這對楊的選情絕對會有不利影響。有消息指出,若建制派當選,民主派將失去關鍵否決權,建制派藉此修改議事規則,後果不堪設想。

廣告

這樣的結果,不論對民主派或本土派也沒有好處,對未來議會抗爭將增加挑 戰。因此有人提出要含淚投票,顧全大局。但這樣擺選民上台,逼他們違背意願作出選擇,是最好的方法嗎?要知道本土派有大量的忠實支持者,要他們改變選擇並非易事。所以,要避免Game Theory 中的困局,唯一的辦法是negotiation,以達致雙嬴的局面。我不知道雙方是否有討論的空間,也不知道雙方是否已討論過,但這似是唯一的出路。以我所見,兩派並非冇得傾,大家都支持民主,議會抗爭,以本土利益為依歸。或許本土派不認同公民黨過去的選舉策略,修改議事規則,以及抗爭手段,但原則上沒有大異。

既然共同的敵人是建制派,兩派必須調整策略以團結選票,磋商是唯一方法。可是,這一步必須由公民黨一方提出,因楊的選民基礎較多,預計得票也較多,他們必須是釋出善意的一方。磋商的目標是透過交換條件,達致雙方最大的利益,同時確保議席不會落入建制派手中。條件可包括楊當選後把本土派聲音帶入議會,及在下次選舉配票,令二人雙雙入局等。

若雙方就條件達成共識,梁可建議支持者投給楊,並透露條件細節。但梁不用退選,原因是假如支持者不滿意條件,他們仍可按其自主性投給梁,同時亦不會辜負支持者對他出選的決定。雖然梁及本土派需要作出少許讓步,但不代表失敗,原因有三﹕1) 某些游走於兩者之間的人會投給楊,令楊得票提高,順利進入議會,防止修改議事規則; 2) 妥協有助吸納更多支持,認為本土派有得傾,並非過分理想主義;3) 在下屆選舉得到配合,確保可進入議會,能以更長任期做議會抗爭。

政治是妥協的結果;在合適的時機,妥協不代表失敗,乃是智者的表現。

 

作者簡介:本人現居美國,但一直關心香港社會。望能透過文字,為香港創造另一片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