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 中信大廈內 我此生都不會忘記的恐怖情景

2019/6/18 — 13:46

網絡片段截圖

網絡片段截圖

今天(6月12日)我比平時早起了很多,為的是要去金鐘參加「反送中」示威遊行。早上 7:30 已有很多人聚集在金鐘站了,那刻真的是好感動香港人咁齊心,咁團結企出來表達訴求。

行上天橋時,已經見到很多朝着立法會方向的示威人仕,中間穿插着恤衫西褲上班族人,但示威者很有默契和禮貌地讓路給他們先行,彷彿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我們不是來攪事 … 而是理性的抗爭者。在天橋上有一些叔叔阿姨不時指罵我哋「阻住晒」,當然還夾著不客氣的粗言和態度,而且更發生互駡場面;我當然不贊同對駡!況且這就是香港可貴之處,因為她可以容納各人自由言論和思想。

我和幾個朋友幫忙運送物資:水、紗布、生理鹽水、乾糧、口罩頭盔、雨遮、鉸剪塑帶等等 ⋯ 基本上整個示威過程我們都睇得很清楚,我見到絕大部份人都是安靜和平的、有自掏腰包購買物資的、有義工幫忙派發物資的、而另外有一小撮人是準備在前線以衝擊行動來抗爭政府的 ⋯,我沒覺得他們背後有組織指揮,只是大家都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來表達訴求,希望政府撤回修例。

廣告

行到去添馬公園時見到大批穿上全副武裝的警察圍住整個立法會,有很多示威者佔領全線夏慤道、添美道紅棉路金鐘道 ⋯ 周邊起哄聲不絕以示支持佔領者,人人情緒非常高漲。不過我和朋友都有一個共識,就是警察舉起黃旗就要退後,舉起紅旗就要立即離開!

中午,警方開始擴大封鎖線。當時我們繼續補給物資到添美道,看到中信大廈外面的大電視型幕正在 live 直播立法會門外的狀況,站在前線的示威者已鼓動起哄,警察與示威者正在對峙中,氣氛非常緊張。

廣告

~~~~~~~~~~~~~~~~~~~~~~~

就在一瞬間雙方真的發生衝突了,警方出動胡椒噴霧驅趕人群,示威者全部慌忙走避,之後警察向人群發射催淚彈,又持警棍向人羣追打,情況完全失控!當時我和朋友已被衝散了,而耳邊只有慘叫聲 ⋯ 全部人都拼命後退慌忙逃命!

我估計當時大概聚集了 300 人在中信大廈門外,但警方不斷向前推進過來,並繼續發射胡椒噴霧和催淚彈,當時很多人吸入大量濃煙以致眼睛刺痛又喊又咳又嘔 ⋯ 雖然我也中招,但還勉強可以協助將傷者搬到轉角安全位置。

與此同時,大會廣播叫傷者向前行,那邊有物資可以處理傷口;而後面的人群也在高呼:叫我們往立法會方向移動 …,因為在灣仔的警察正在快速推進,目的是要將示威人士圍困在一起!

~~~~~~~~~~~~~~~~~~~~~~

當時大會又大聲廣播「呼籲警察要保持克制,不要再推進過來,因為在中信大廈附近已經好多人堆埋左一齊,擔心會發生意外!而且好多人手無寸鐵,亦沒有物質裝備!」

之後我跟住人群迫至中信大廈外的救護站,混亂中又有催淚彈射入人群當中,即時冒起大陣濃煙於半空中,隨即四起哀叫嚎哭 ⋯ 我失控得只懂大叫大喊!

點解警察要這樣對待我們?

我們只是想撤回修訂逃犯條例,難道要將我們變成逃犯對待嗎?

之後我和其他人一起衝入中信大廈,但地面非常濕滑惡劣⋯真的慶幸沒發生人踩人悲劇!

~~~~~~~~~~~~~~~~~~~~~~

我此生不會忘記這個恐佈情景: 

就是當時在中信大廈內是有兩度玻璃大門入口,但其中一道大門已被鐵支和鐵馬頂住所以打不開,加上警方不斷推進和向人羣發射催淚彈,所有人驚惶失措地只顧不停「喪撞」這道打不開的玻璃大門,我看到門外煙霧離漫,有人瞓低、有人行吾郁、有人跪低左、有人被拖行 ⋯,他們痛苦的樣子彷彿像喪屍一樣活在煉獄中,而我受到催淚彈的影響只顧失控地喊過不停,加上周邊充斥着哀叫聲令我臨近崩潰,情景真的好恐佈。

我不明白為什麼警察連和平遊行的示威者也不放過?

他們是失去了理性嗎?

平時的正義警察叔叔去了哪兒?

之後我跟住人群走入停車場並聯絡到我的朋友,在途經海富中心見到有人血流披面,在金鐘站內有催淚彈煙霧升上半空中 ⋯,大家都很害怕但仍盡能力互相幫忙治理患者,在煙霧離漫哀嚎聲中彰顯着人性的光輝!

~~~~~~~~~~~~~~~~~~~~~~~

今年21歲的我

很愛父母家人朋友

愛這個呼吸自由的香港

那怕只是一個微小的力量

也要堅決守護                             

 

寫於6月14日 

(編按:作者剛大學畢業,612 當天請假往立法會抗爭,父母曾作勸喻,最後作者仍決定去。本文是作者母親把兒子口述情況筆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