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 佔領現場觀察】無大台指揮ㅤ示威者靠叫喊調度ㅤ長者無懼拋頭露面

2019/6/12 — 14:08

立法會原定今天早上恢復二讀《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大批反送中市民佔領金鐘夏慤道一帶。記者現場所見,也許因攜帶大量物資者均被警方截查,現場的頭盔、索帶、長遮等裝備明顯缺乏,而相比 2014 年 9.28 佔路初期,今天明顯沒有大台或具規模的組織指揮,現場持咪或大聲公協調的人士亦很少,示威者主要靠大聲叫喊傳話,不斷呼籲將僅有的頭盔和高規格防具讓給前線抗爭者,亦自發騰空通道以便運送物資、搬鐵馬到前線衝突位置等。

除最前線氣氛稍緊張外,示威者情緒大致平靜,然而亦處於戒備狀態,甚少人坐下休息,每逢裝備齊全的前線抗爭者經過通道,均會迎來群眾歡呼打氣。

佔路市民大多數為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絕大部份堅持在酷熱天氣下戴口罩以免被拍攝到容貌。惟屬於現場少數的長輩參與者則大多「豁出去」不戴口罩。68 歲的謝先生是其中之一,他是位退休工程學系副教授,三名二十來歲的女兒都在現場佔路,吩咐他留在家中,惟他不放心之下還是在今早 9 時獨自來到現場觀察狀況。

廣告

謝先生自言最早的社運參與是六七年反英抗暴,當時誤信毛澤東思想、以為是爭取公義,到文革後期才發現原來整個中共都是「謊言治國」,對自己過往所作所為感到十分後悔。經歷八九民運的他,三十年來每年都出席維園集會,雨傘運動時則到現場提供物資和探望學生。「我最擔心年輕人『識放唔識收』,或有人混入搞事,令狀況失控、運動就會失敗。希望盡量可以和平收場。」

65 歲的曾女士是退休公務員,與年紀相若的女性朋友同行,兩人均不戴口罩,「以前都仲有少少驚參與示威會失去長俸,現在諗到仔女都大了,已經自立,也就看開了,無就無吧。」今次她早於 4 月 28 日反送中遊行便開始參加,當日海報一直保留到現在,背面更用剪報、「講大話」的高官和建制派議員頭像自制諷刺海報標語,幾次集會遊行都舉著,已頗殘破。今早她和友人出於關心學生而到場,也想支持議會內外進行爭取和調停警民衝突的議員。她們都傾向以和平抗爭和群眾壓力逼政府讓步,認為佔路純粹是因為人太多而迫出來,不是故意違法,並會嘗試緩和年輕人的緊張情緒,今天打算等到體力不支才返家休息。

廣告

對於年輕人覺得和平抗爭缺乏效果,曾女士則認為「警方有槍有炮,政府已立定心腸對付市民,很難夠佢鬥的,心急也沒用,要有策略和智慧地進行持久戰。」她說難以評估這次抗爭的效果,「我都不理解為何中共要夾硬過這條例,明明過了可能被取消美港關係法,整個香港的經濟都會大受打擊,有什麼好處呢?但我這些升斗市民都估不到政府想怎樣的了,所以不是說有希望或沒希望,總之能做的事就先做吧。」

退休公務員曾女士手中的自製海報,已陪伴她出席 4.28 以來多次反送中遊行集會

退休公務員曾女士手中的自製海報,已陪伴她出席 4.28 以來多次反送中遊行集會

拒絕透露姓名、均年過八十的一對老夫妻下午並肩在龍和道視察,期間有年輕人遞上口罩,老伯表示不需要。老伯稱,自己曾是公務員,大學畢業,很理解在場的年輕人。他又為政府不聽意見,令那麼多年輕人不滿,感到悲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