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 我在龍匯道遇上暴徒

2019/6/15 — 14:47

好鄰舍北區教會製圖

好鄰舍北區教會製圖

【文:陳凱興(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

6 月 12 日,我在香港經歷了非常暴力的一天。以下是我當日的所見所聞。

當日我在龍匯道出席民陣的和平集會。大約下午 4 時許,部份示威者與警方爆發衝突,警方從立法會東翼入口向龍匯道推進,並向示威人群施放多枚催淚彈,現場濃煙四散。我和所有參與和平集會的人士都立即逃往中信大廈(中信)方向,各人爭相走避。突然,龍匯道演藝學院方向傳來炮彈聲,使那邊的人聞風立即逃往中信,令兩邊集會者都逃到一處,擠擁在玻璃門前。正當民陣大台呼籲警方必須克制時,演藝方向警察向我們發射催淚彈,最少有兩枚射進了人群,許多人差點就中「頭獎」。很快,我腳後又來了一枚催淚彈冒出濃煙,以致現場 500 多人恐慌地逃入中信,現場充斥著慘尖叫及慘叫聲,各人都被擠得難以呼吸。

廣告

當時中信只開了半道玻璃門(即正常家門呎吋),數百人嘗試從小門迫進中信。那一刻我知道我不可跌倒,因為哪怕只是一人失足也定必會發生人踏人的悲劇。那催淚氣體更是讓我快要窒息似的,加上人群太擁擠,大家也驚恐地為生存爭一口氣。這時,我身旁一位少女,悽慘地連續呼叫「我好辛苦!我好辛苦!救我!」原來她完全沒有保護自己的預備(口罩、眼罩)「硬食」了催淚彈的攻擊,痛苦非常。之後我好不容易擠進中信的大堂,大堂的人都感覺到後有追兵,大家逃到升降機前,盼往上可逃離追擊。就是這樣,我們被困於中信大廈。

面對警察非理性暴力地追撃手無寸鐵的集會者,令我意識到當下必須向外界求救。正當我拿起手機,WhatsApp 就傳來了一幀照片︰有人頭部中槍倒地、躺在血泊中。「警察係咪痴線㗎?」旁邊年青人憤怒地說,旁邊的少女當下哭成淚人。眼見外面的警察正無差別地射撃所有人,其實那時的我也怕死。可是,我是一位牧者,照顧他者從來是我們的天職。總要好憐憫,不能撇下軟弱的,尤其是在這生死猶關的一刻。我拿起手機發短訊給太太道,「我要幫人,留到最後,不會有事的。」在沒有十足把握下,我只能憑信宣告。太太秒回「支持你,我唔會叫你走」她的回應確實是讓我意想不到的。我立即幫助集會者盡快進入升降機、提供最快的資訊、大聲地提醒年青人往哪走,做我所能做的。

廣告

那時,一位少女在我身旁,情緒崩潰地大哭,身子一直顫抖。旁人和我也上前拍拍她,安慰道︰「有我們在,這裡人很多,不用怕,我們在……」「他們是癲的!」「是的」。另一邊的男生連連搖頭說︰「香港今次真係玩完,冇將來了。」我說︰「不是的,大家今天都做得好好,至少延遲了會議。這場仗未打完呀!」我口中的是安慰,可我的心中卻是沉重的,十分心痛,很真切地感受到他們的失望及委屈。這群和平集會的年青人,只是希望表達不同意,卻換來暴力、恐嚇,甚至是死亡的威脅,這算公義嗎?盧偉聰署長形容「暴徒」威脅警員的生命,所以警員就向記者、學生、市民這批「暴徒」拳打腳踼,甚至用警棍毆打、向他們發射催淚彈、甚至開槍鎮壓。這無疑是極權、獨裁政府打壓異見者的手段,絕對違反了我的信仰:神教我們人人平等,總要彼此尊重相愛;為政者更應要賞善罰惡(羅馬書 13:3),如今卻恰恰相反。作為牧者,我一定會站在上主公義的那方,站在抗爭者的身邊,一起反對邪惡和不公義。這就是基督新教的英文「Protestant」︰「抗議」的意思,向不公義作反抗。

這段日子,香港正在動蕩的旋渦之中。在此我有幾個呼籲。

第一個呼籲對香港人。香港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年青人奮力在前線抗爭,堅持不放棄,是希望可以挽回香港。當政府以暴力的手段打壓他們,用催淚彈驅趕他們,但他們堅持不放棄,彼此以掌聲鼓勵:「香港人加油!」。年青人為將來拚上了血和汗,甚至是被捕,各位成年的香港人,我們是否也應負上社會責任,為香港的公義走出來?希望在 6 月 16 日下午 2 時 30 分維園的遊行可以見到你。另外,我也邀請你參加聯署,請求國際社會以《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違反人權、強推送中惡法的一干人等,凍結他們在外國的資產,禁止他們進入外地。現在這聯署只欠少數簽署人就能令部份主要國立法。當成功立法,相信會對議員起阻嚇作用,從而改變其投票取態,阻止惡法通過。特別是不能上街的你,懇請你參與聯署。

第二個呼籲,是呼籲外國的朋友。香港人很熱愛自己的地方,可是這地方正進入黑暗:貧富懸殊、司法不再獨立,人權及自由被剝奪。縱使上星期 103 萬人上街反對,但政府依然無動於衷,仍想用暴力強迫我們接受修例,甚至不惜向平民開槍,以消滅反對的聲音。更可恥的是警方公然說謊,用遠遠超過應該施行的暴力對待市民。請各位外國朋友,盡力遊說各國政府,透過國際法例向香港或中國施壓,幫助正在受苦的我們。倘若有一天你面對我們一樣的窘境,我們也很樂意幫助受苦的你。

第三個呼籲,就是向信主的你發出的呼籲:請出來守護香港到底。就 6 月 12 日的遊行,我已經向香港很多教會「求救」,希望大家到前線安慰受傷的、崩潰的。可惜的是不少教會指寧留在自己的地區開祈禱會。更有教牧稱為保教牧的安全,是不會建議其他教牧到示威區的。這兩星期我們都已經開了許許多多的祈禱會,如果有一天你有朋友跌倒,你會為他祈禱?還是扶起他?愛,是在關鍵時候願意走出來,確信上主的保護;即或不然,也要按上主的教導,行公義、好憐憫、對上主心存謙卑。是的,或許真的會受傷;但比起主耶穌被釘十架的傷,這算得上甚麼?已有一批弟兄姊妹以詩歌抵抗惡與暴力,亦有部份教牧走到前線關懷。各位信徒,特別是教牧,既然警方叫我們請耶穌下來見他們,就在抗爭的重要時間,不如我們嘗試一起,在關鍵時候,一同為香港、為信仰受苦,可以嗎?

 

好鄰舍北區教會
陳凱興傳道
2019 年 6 月 15 日

好鄰舍北區教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