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 獨立調查之必要 — 既有投訴機制失效的幾個點

2019/6/24 — 18:47

關於 6.12,林鄭一直遊花園的「循既有投訴機制(即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至少在以下幾點完全失效:

1. 立案所需要的濫權證據

  • 制服設計問題而未能展示警員編號(李家超)
  • 前綫警員戴防毒面具、頭盔等,即便影到相也無法識別
  • 遭受催淚彈襲擊之際想看清編號或人臉,沒有現實可能
  • 可以留下影像資料的傳媒人也是被伏擊的目標
  • 救護人員即便知道襲擊救護站是完全違背人道底綫的暴力,也不可能在一眾傳媒人及地鐵職員都中伏而需要救助之時,放低救護,掏出手機留下證據(筆者在金鐘地鐵站 D 出口的親身經歷)
  • 即便現場有人錄影或照相,都不一定是事件的全景,需要具公信力的專門機構認定、還市民及警方應有的公道

2. 只追究前綫執法犯法人員,是治標不治本,不能根除濫權的隱患

廣告

固然我們可以要求執法人員有更高的自我約束能力和判斷標準,因為那是他們本該具有的專業質素。但不要忘了,制度漏洞才是濫權的根源之惡。把權力關進良好制度的籠子,才能保障警民雙方(尤其是前綫警員和示威者)的正當權益、從制度上預防傷害。

3. 沒有獨立調查,就無法問責決策者、杜絕高層卸膊、堵塞制度漏洞

廣告

警隊怨氣衝天、不僅僅是因為 6.12 後遭到廣大市民的唾棄;更是因為高層卸膊、令前綫員警不僅要做 dirty work,出了事還要為上級「孭鍋」 、被市民指罵、是人都會條氣不順。

警隊在 6.12 採取清場行動前,不可能沒有經過「沙盤推演」來制定策略和戰術,前綫執行人員執行這些戰術之前不可能沒有得到無需上前綫的高層的授權。投訴科和監警會顯然無法調查這些躲在幕後的決策者,因為民衆不可能知道誰是責任人。但獨立調查,可以層層追溯,找到制度的漏洞、問責真正的責任人,還前綫警員應有的公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