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 當天疑被橡膠彈傷頭、求醫時被指暴動遭拘捕 「阿偉」恐懼仍堅持:做到幾多得幾多

2019/7/19 — 18:30

資料圖片:612 警察清場,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資料圖片:612 警察清場,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警方被質疑於 6 月 12 日清場行動中使用過分武力,當日在現場的市民阿偉(化名)早前接受《立場新聞》專訪,透露當日甫行出地鐵站就被硬物擊中,血流披面,他被送往廣華醫院後,更被重案組警員包圍查問、拘捕及鎖上手銬。阿偉今日再來信,憶述翌日到警署落口供時,有便衣警員稱:「砌你生豬肉好易嫁咋!」,令他非常不安。

阿偉最終被警方以涉嫌暴動罪拘捕,他在文中表示,自問是個和平人士,並無做過任何暴力行為,內心卻因這件事非常恐懼,更對警隊改觀,不再相信警隊。阿偉指,雖然他經歷 6.12 後留下了很大陰影,對政府無視訴求、示威者輕生等事件也感到非常絕望、無助,但他仍會「做到幾多得幾多」,繼續守護香港。

阿偉又提供當日警方為他落口供的口供紙截圖,顯示阿偉被指控於 6.12 當天在金鐘參與暴動。

廣告

阿偉來信之餘又表示,「感謝立場新聞記者之前的報導,但因為我之前有各種恐懼唔敢講咁多,但我都好想講番出黎,同埋亦好感謝香港人!感謝612人道支援基金支援!」。

廣告

阿偉來信全文如下:

我是 6 月 12 日當日在金鐘頭部受傷去求醫的被捕人仕,數天後我記起當日中的是一個橙色圓形物體,有速度地向頭部而來,當時我企著很後方位置企著地鐵站出口出面,後來經朋友給我看的照片,應該是橡膠子彈,現在傷勢也好了很多,現在傷囗亦癒合,幸好不是撃中眼睛,但其實留下很大陰影,有時會發惡夢,夢到自己是撃中眼睛,十分恐怖,現在總算擺脫自己內心恐懼,但留下的疤痕亦會永遠記起當日 6 月 12 的事。

我回想起在醫院留院觀察期間,我在床上亦將我上手銬,我覺得非常不合理,當時我頭十分痛,想休息也休息不到,活動能力有限,而亦有兩名軍裝警員坐著床旁邊,一個左一個右一路看著我,監視我,我覺得好委屈。

而在明天到警署落口供時,才知道警方是以涉嫌暴動罪將我拘捕,在警署期間,我好記得有一位便衣警務人員好大聲和我說:「砌你生豬肉好易嫁咋!」當時我感到非常不安!我不敢說什麼,雖然沒有被起訴,但也造成心理影響。

當釋放出來的時候,自己亦覺得不容易相信身邊的人,很害怕把自己的事說出來,有一種恐懼感,根本沒想到受傷去求醫會發生這種事,而當日衣服、八達通及手機被沒收當作調查,到現在還沒拿回來,承受這種恐懼和壓力,真的不知道下一步會怎樣,雖然有律師跟進,但內心亦有各種憂慮,甚至有想過大膽的假設,日後踏足大陸的話,會不會有什麼事,雖然我只是普通市民,因為我知道在大陸涉及政治事件是沒有好下場。

而因為以涉嫌暴動罪將我拘捕,我都有翻看旺角警民衝突事件中的暴動罪是如何定罪,亦覺得事件中幾位被告人判罪好重。

我自問沒有做過任何暴力行為,我只是一個和平人仕,但因為這件事內心卻有一種恐懼蔓延,更加令我對警隊改觀,不會再相信警隊,只覺得警隊欺善怕惡,大家要記住自己應有權利,好好保護自己。

開頭一個星期根本沒有胃口飲食,甚至失眠,當我好無助的時候,我在網上亦看到 612 人道支援基金,現在亦得到支援及幫助,

而現在亦有看心理輔導,儘量和朋友傾訴,舒緩自己情緒。

其實我 6 月 9 日也有參與遊行,因為作為香港人都不想這個惡法通過!萬一通過真的不堪設想!

而經過 6 月 12 日後續的事件,我只能在家中養傷,數天後亦開始上班,但也沒辨法專注工作,頭會不定時痛楚,亦不敢外出遊行,只能看Live,亦好感動見到五大訴求其中三個訴求,收回暴動定義、撤銷對今為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追究警方濫用武力。

好置身於自己感覺,真的好感動,香港人齊上齊落精神!

但在新聞上看到有人輕生,我情緒十分低落,好心痛,眼淚也掉下來,自己亦做不到什麼,自己甚至有想過死的念頭,但我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想,應該要長命看著這個政府怎樣處理現在的局面,雖然對這個政府好絕望,社會問題視而不見,漠視訴求,但見到好多香港人繼續抗爭,繼續表達訴求,我亦要繼續堅持下去。

7 月 8 日我在連登post看到陳伯絕食者,亦知道他司法覆核「速龍小隊」編號案的事,一位 73 歲長者用絕食爭取公義,付出身體的代價,我不忍心,好想探望他,而我亦再次踏上金鐘這個恐懼的地方,而探望陳伯我亦有將我所發生的事分享給他聽,陳伯亦有鼓勵我,叫我不用怕,亦認識到 Roy 絕食者,有鼓勵我,幫我祈禱,亦給我禱文,我心靈上也感到安慰。

在沙田遊行當日,在 Live 亦看到陳伯他們,很勇敢地拯救年輕人!保護年輕人!十分令人尊敬!

在這幾天的事件中,我全程都看著 live 看見警隊根本失控,我在想如果沒有記者,示威者或市民可能被打傷打死也不知道,辛苦記者你們。

7 月 15 日我亦有參與苦行上禮賓,支援絕食者!

現在我做到幾多得幾多,守護自己地方,覺得對的事就去做,至少人生會過得有義意。

7 月21 日香港加油,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原真相!

We connect!

在此感激大家!香港人!加油!

阿偉額頭的當時傷勢 (受訪者提供)

阿偉額頭的當時傷勢 (受訪者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