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 當日中信大廈記事及備忘

2019/6/19 — 16:30

網絡片段截圖

網絡片段截圖

當日我在龍和及夏慤道物資站幫忙協調,因為走動多,鞋著破了,我特地去灣仔,先休息食點東西。我在灣仔警署的一個出口,目擊警員把一箱箱內載不明物體的紙盒推出,已感憂慮,明白警方應該會依他們的時間表採取某種行動。至三時,我們整體氣氛平靜。三時多接近訴求死線,大家開始叫「撤回惡法」,我就過去中信,打算在民陣物質站及對面急救站繼續幫手。

此乃被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合法示威區。在半小時後,在民陣的電視中,播放警察收縮防線,而示威者不滿用雨傘擋住警棍的一些片段。然後,我們聽到前方需要雨傘,口罩,眼罩,頭盔,哮喘藥,生理鹽水等的消息,我們就把物質傳過去,及到物質站拿予他人。十五分鐘後,警方在龍和道方收緊防線,我們仍然守住救護站,也要確保受傷或催淚彈不適者可以先入中信大廈,而因為前線仍有人過來。他們灼傷的,都需要用水沖洗。

我決定繼續守住,然後看到灣仔方警方開始收縮防線。我決定與其他人,把可以在救護站的物質,能拿的就拿,當中看見示威朋友已迫入中信,情況混亂,就同大家叫「冷靜!慢慢嚟!大家要保護大家」。當時,已有三至五枚催淚彈放出。催淚彈火光一閃「轟隆」炸開,應該在三米左右的距離。我就被人叫入來,不要再留,再三問台前朋友要帶什麼「不好帶啦,走啊」,有催淚彈拋去急救站,自己企在離民陣台接近位置,等可以走到的,都安全,先打算慢慢入去。之後,有枚催淚彈的煙走入中心大堂(疑似被拋入)。有人叫我們要直上二樓,我們為了避免人採人,就叫一,二,一,二,希望大家可以掌握秩序,當軍隊操士兵一樣,要令大家有一致步伐,不能再產生混亂及恐慌。

廣告

當時外面的急救站已毀,我要儘快行在中信停車場,一個臨時物質站/急救站當值,把剩下的生理鹽水及肥皂水拿來,向示威者洗眼,提供水及支援用品,也叫立會外被驅散者,立即入去中信停車場暫避,及等待中信沒有那麼迫,叫他們入去。然而,警方竟然向中信停車場急救站走去,我們大叫「有傷者嫁」,不聽,他們再放催淚彈,正中我們的物質站。而我們又把可拿的拿走,我就拿手上的肥皂水入去。

我走得比較後,有人仍然在門外觀看,我們大叫,「不好再看了,入來啊」叫喊多次。之後,大家都叫各人上去三樓,我休整,及為示威者提供水,物質及沖水。不久,我們收到警察已經進入中信停車場入口的消息。我們必須撤離至天橋。我們仍然可以維持一定的秩序,然後過去天橋。天橋有若干防暴警員把守。沒有對示威者作出暴力行為,只是大叫入去。

廣告

一路上只見立會示威區,警察開始用警棍驅散,作出武力驅散行為。街上催淚彈仍有,但有消散,因此我仍可以清楚看到。我們疏散後,有人分流到公園,我就選擇到巴士站,見有示威者走向夏慤道,當時我已扭傷,腿部因傷流血,催淚彈不適,也非常疲勞。就決定先入地鐵站,我見還有很多示威者行出來,見到我的社工老師,叮嚀小心為上,就入了去地鐵站(好像是D出口),休整後再視乎情況支援。因為當時入地鐵站的人都是當中受催淚彈的人,我們傳開哮喘藥,生理鹽水,地鐵車票(大量的特惠票)及水。我捧著一些物質,有人叫就傳開過去,一直到接近七時左右,感覺到已經力盡,而且受傷需要包紮。就先離開。放棄留守。

——

補充及提問

一,在警察沒有宣佈暴動宣言(The Riot Act 1714 (1 Geo.1 St.2 c.5) ),宣佈有12人或以上的人的非法集會,並辰永集會現場的人,儘快離開。在此情況下,沒有警告或沒能盡最大努力去令示威者知悉,此等「破壞社會安寧」(Cap. 245 Public Order Ordinance (Part IV)) 行為已經是構成暴動,及沒有警告或沒能盡最大努力去令示威者知悉,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運用權力禁止公眾聚集(Cap. 245 Public Order Ordinance (Part III : 17E.),及警務處處長運用權力禁止舉行已作出通知的公眾集會(Cap. 245 Public Order Ordinance (Part III : 9))。

二,根據香港01媒體於2017年4月5日之速龍小隊演習片段可見,速龍小隊是以對等的武力來應對暴力的發生,如果示威者拋擲手上的少量磚頭、鐵技、直雨傘,他們都會以驅趕示威者作最終目的,就大量視像信息可以見到,警察以警棍及橡膠彈,布袋鉛彈,向並未使用暴力,而且沒有與警察相稱之牢固裝備的個人,投擲,發射及使用。正正反映出,警方對大部分手無寸鐵人士採用了不成比例的武力。而在一些片段當中,警方當時對靜止的人,已例臥在地的人,記者及已投降的人,施予暴力行為,已違反了國際人道法的基本規則(Basic rules of IHL)。

三 : 以上行為根據日內瓦公約 (1949年)及其第一、二附加議定書(1977年)和第三附加議定書(2007年)(國際人道法的主要條約,Le droit international humanitaire - DIH),國際人道法的基本規則(Basic rules of IHL) 的

第一條 :「失去戰鬥能力、已退出戰鬥及未直接參與戰鬥的人士,其生命及身心健全均有權受到尊重。在任何情況下,他們都應受到不加任何不利區別的保護與人道對待。」
(1.Persons who are hors de combat (outside of combat), and those who are not taking part in hostilities in situation of armed conflict (e.g., neutral nationals), shall be protected in all circumstances.)

第四條 : 「每個人都有權享受基本的司法保障。任何人都不應為他所未曾做過的事情負責,也不應遭受肉體上或精神上的酷刑、毒打、或侮辱性的待遇。 」(4.No one shall be subjected to torture or to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及

第六條 : 「衝突各方在任何時候均應將平民群眾與戰鬥員加以區分,以避免平民群眾及其財產受到傷害。不論是平民群眾或平民個人,都不應成為攻擊的目標。攻擊應只針對軍事目標。」(6.Parties to a conflict shall at all times distinguish between combatants and non-combatants. Attacks shall be directed solely against legitimate military targets.),嚴重違法國際人道法的行為構成戰爭罪。

另外,此等舉動違反戰爭法(The law of war,也稱武裝衝突法)中,“日內瓦公約(1949)內的「禁止攻擊醫生,救護車或顯示紅十字會,紅新月會,紅大衛星會,紅水晶會或與國際紅十字會之有關的其他標誌的醫院及船隻。並禁止向帶有白旗的人或車輛開火,因為此舉表示有意投降或有意通信。」(Geneva Convention I(1949): Article 24, Article 25,Geneva Convention II: Article 36) 。另外,對宗教集會中的民間宗教人員必須在衝突中受保護,(Geneva Convention II: : Article 24,Article 36)

衝突結束後,犯下或命令違反戰爭法,特別是暴行的人,可以通過法律程序對戰爭罪負責。此外,簽署日內瓦公約的國家必須搜查,然後審判和懲罰任何犯下或命令某些“嚴重違反”戰爭法的人,嚴重違法國際人道法的行為構成戰爭罪。(Geneva Convention III,Article129,Article130)

值得一提的是,布袋鉛彈,在國際守則中,建議在遠距離情況下使用布袋彈,以驅散20至40公尺內的騷亂人群,3米內使用可以構成身體巨大傷害,美國每年就有一人因為他人使用布袋彈死亡。香港01速龍小隊演習連結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c-h_NUi8Q&t=41s

四,而另一方面,在片段中,速龍小隊的目標是驅散人群,而在中信事件一事,可目警方由龍匯道近添美道方向,另外由龍匯道近演藝道方向收緊防線,並拋擲催淚彈予救護站,中信大廈近門口位置及民陣大台位置,此時民眾慌張實屬必然,而之前提及,警方投擲中信停車場之臨時救護站/物質區,也已違反了國際人道法基本規則的第二條 :
「衝突各方應集合在其控制下的傷者和病者,加以照顧。保護對象還應涵蓋醫務人員、醫療設施、醫務運輸及醫療設備。白底紅十字或紅新月標誌,即為保護生命及財物的符號,必須予以保護。」(Basic rules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HL): 2.The wounded and the sick shall be cared for and protected by the party to the conflict which has them in its power. The emblem of the "Red Cross", or of the "Red Crescent," shall be required to be respected as the sign of protection.)

另此舉也已違反了Geneva Convention I(1949): Article 24, Article 25,及Geneva Convention II: Article 36。

五,速龍小隊的目標是驅散人群,然而在一條道路上夾擊,加上對中信停車場,乃至放置催淚彈卡接近門口位置,明顯限制了受傷或受襲人的逃走空間及通道,而非令示威者散開,反而令示威者被迫要以唯一的門口(2米乘2米)進入,而且,中信大廈大堂的人群承受能力非常有限,當人群湧入,呼吸道敏感及哮喘人士極有可能不適乃至病發,且幾乎引致人踩人的悲劇發生。

敬希當日6月12日在中信的人,補充我的備忘錄,及提供更多有關資料及法律意見。並促請警方調查事件,促請立法會議員,監警會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有關事件,是否觸犯了普通法法律,法律國際法及警察通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