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返鄉大遊行」噩夢在港若隱若現

2019/6/13 — 13:43

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曾幾何時,有人跟我說,不要胡亂借用以巴衝突來比喻香港和中共的關係。住在以色列定居點的巴勒斯坦青年人每天上學和正常出入城鎮也須經過以色列軍方所設下的各種關卡被截停搜查,加上他們在日常生活遭受以色列種族隔離政策的歧視,若然他們能夠活成香港人那樣,他們大概要衷心感謝上蒼的憐憫了。

我不會認為這番言論毫無道理可言。畢竟,以歷史和別國處境作比喻大多有其粗疏性。況且,認為香港正在沉淪的人,大概沒有多少會認為移居至巴勒斯坦人民的聚居地是更好的選項。

然而,近幾天我看到的香港又是怎樣的一番景象呢?6 月 11 日,先是港府關閉立法會的示威區,繼而警方以懷疑有人攜帶大殺傷力武器前往政總附近一帶的名義在金鐘港鐵站無差別地截停青年人搜身。6 月 12 日,大批示威者聚集在政總附近一帶,雨傘運動的光景一度重現,但隨着示威者試圖向立法會的示威區推進,警方開始加強發放催淚彈和噴射胡椒噴霧的密度,後來更發射布袋彈和橡膠子彈,造成一名港台司機和多名示威者受傷,直至交稿之際尚未傳出任何死訊,但特首林鄭月娥把事件定性為「暴動」,警方進一步提升對付示威者的武力程度。

廣告

這一連串事件與巴勒斯坦所面對的處境有可相干之處?其實,聯合國於 1948 年通過「194(III)決議」承認巴勒斯坦人民擁有返回家鄉的權利,但侵佔巴勒斯坦領土的以色列不但一直漠視巴勒斯坦人民的相關權利,多年來更透過軍事力量封鎖他們聚居地的經濟命脈,居住在以色列控制範圍內的巴勒斯坦人民苦不堪言。「去年 3 月 30 日起,巴勒斯坦平民響應詩人兼記者阿布.阿特瑪(Ahmed Abu Artema)的呼籲,在加沙地帶發動大規模的「返鄉大遊行」,試圖喚起國際社會對巴勒斯坦人權狀況的關注」(註一),但最終釀成一系列嚴重的流血傷亡衝突。以色列軍方辯稱自己採取適當的武力作自衞性攻撃,又堅稱自己的表現已相當克制,但聯合國在今年 2 月下旬發表調查報告清楚指出以軍無差別攻擊示威者、兒童、殘疾人士、記者、救援人員等的戰爭和反人類罪行罄竹難書。有言論指,示威者使用武力只會給予當權者鎮壓的藉口,但「返鄉大遊行」示威者的遭遇顯示,即使他們沒有作出任何即時危及以軍士兵性命的行為,以軍還是會對他們羅織罪名為暴力鎮壓示威嗚鑼開道(註二)。

你又認為香港警方近日應對示威者的手法屬於甚麼性質?香港像巴勒斯坦般醞釀出激進恐怖主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難道真的要等待香港沉淪至相巴勒斯坦相若的處境,我們才有站出來抗爭的道德正當性?

廣告

 

註一:楊庭輝:〈暴力鎮壓「返鄉大遊行」 以軍犯戰爭罪行〉,載《聯合早報》,2019 年 5 月 31 日,頁 22。
註二:「以色列辯稱指『返鄉大遊行』的示威者嘗試跨越和破壞以方的籬笆界線,但那些籬笆設在駐守以軍的數百尺之外,示威者即使作出如此的嘗試,也無法對以色列軍隊和平民造成即時的巨大威脅。」參考同上。

全文原載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