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6 大遊行】「黃雨衣」墮樓男子悼念者不絕ㅤ謹記逝者遺言

2019/6/17 — 0:16

一名反送中示威者昨晚(15 日)於太古廣場表達訴求後墮樓身亡,直到今天晚上,仍有來自不同背景的市民,源源不絕地到場哀悼死者。

小說作家:望懷著純粹的心情悼念

小說作家 Arte 在路邊排放好市民獻上的鮮花和紙鶴,期間數度落淚。Arte 完成哀悼儀式後說,對於死者「被政權逼害致死」感到悲憤,希望今日經過太古廣場外的人,都能懷著純粹的心情,悼念為香港犧牲的人。

廣告

她又指,自己早前其實對《逃犯條例》認識不深,在 Facebook 留意到相關資訊才能知事態的嚴重性,不得不出來遊行抗議。「如果呢個政權聽人講嘢,點解我哋要出嚟?無人想唔賺錢罷工出嚟遊行,但係係政府逼我哋出嚟。」

廣告

80 後插畫家:以自己擅長的方式紀念死者

80 後的插畫家慧惠在現場繪畫,繪畫市民獻上的鮮花、橫額及市民悼念的模樣,希望以自己擅長的方式紀念死者,同時希望「唔好再有香港人因為恐怖政權走上絕路」。

慧惠指,如果政府有謙虛地聆聽民意,及早回應市民,就不會有慘劇的發生。她又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沒有誠心聆聽市民意見,而且每次都隔著屏幕或透過發放千篇一律的新聞稿,沒有任何誠意,「如果佢有心,應該係落嚟金鐘道歉,而唔係寫幾句就算」。

徹夜未眠的女士:謹記逝者遺言ㅤ林鄭立刻問責下台

林慕韻女士七點放工後,和朋友、丈夫趕到太古廣場門外,悼念昨日以死相諫的示威者。她認為市民應牢記示威者的遺言,堅守到底,不能相信政府任何的謊言。

林指自已原本未有打算放工後再參與遊行,惟昨晚收到示威者的死訊後徹夜未眠,不得不走出來抗議香港政府迫害示威者。晚上,她帶同紙巾到太古廣場外,準備摺白色的紙巾花悼念。她形容,昨日的示威者是「義士」,以死相諫,市民不能忘記他的遺願「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

她重申,「重來未試過有人死,唔好話死,傷都唔得」,市民不能忘記政府的惡行,特首林鄭也必須問責下台,不要再用謊言糊弄大眾。

林在拍照時忿言,沒有人能夠在造成市民死傷後,笑逐顏開地照相,「無嘢值得笑,佢哋係痴線㗎」。

29 歲顧客服務員:首次關心政治

「這是我出生以來第一次見到有人為了香港的前途犧牲性命,離開咗我哋。」29 歲的 Penny 在金鐘一帶任職顧客服務業,今日提早下班加入遊行,是反送中以來第一次參與行動。他自言向來不算關心政治,但近日身邊很多朋友都討論到送中條例,因而引起他注意。本身已想今日參與遊行,昨日太古廣場外抗爭者墮樓悲劇更加強他的決心。

「咁講可能有啲衰,但他的離世已成事實,我希望這件事可令到政府不要再忽略市民的付出,反思吓點解會有人願意犧牲到這地步。我只是個普通人,可以抱著個心態係我唔犯法就無事,但今次我見到條例通過係會嚴重影響往後整個香港的法治和自由。即使自己唔會被捉返大陸,我的朋友、我地下一代,或者整個香港經濟都會受影響,我唔想見到香港變成同大陸任何一個城市一樣。」

對於明日有團體提議三罷,Penny 表示最主要考慮自己離開了工作崗位會否增加同事的負擔,「如果公司本身肯一起罷工就當然支持啦。」未來日子也會在工餘時盡量出席和平示威,「最低限度要爭取到撤回修例,至少在 2047 年前,我接受不到被政府如此光明正大地剝奪我們的自由。」他對這次運動不完全悲觀,因廿三條都曾經成功過,「我們今天應該比 03 年更多人吧?政府不會當我們一百萬人都只是出來搞事架嘛?」

七十後主婦:托人照顧孩子,也要親自走畢全程

43 歲的馮小姐今日與丈夫同行,也是反送中以來第一次遊行。「平時都有留意新聞,但我們七十後家庭負擔比較重,要照顧上一代和下一代,不是每次出到來。」今日她特地托人照顧孩子,希望可以沒後顧之憂地走畢全程。

她對於昨日抗爭者的犧牲感難過和不值,「尤其是政府對此完全沒回應,那位市民講明是為了反送中而這樣做的,一條人命失去了,為何官員事後可以一句話都不說,態度也完全沒改變?實在太冷血。」

她往日主要參與過七一遊行,感覺今日遊行的分別是市民訴求十分一致和清晰,就是要撤回修例和林鄭下台。「我不知道能否成功,但我諗今日好多人出來都不是覺得會成功而來的,只是想出一分力、付出過,就留給下一代去評論我們做得啱唔啱吧。」她直言罷工很難,雖有準備請假去抗爭,惟機會不多,希望留在最後關頭才用。不過她認為只遊行一次肯定不夠,「政府見我們沒進一步行動,肯定不了了之吧。」故她已做好每週放假都出來行的心理準備,「更激烈的行動就很難參與了,但堅持不斷地行出來直至撤回,是我們可以做到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