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9 之後,香港政府還有存在意義?

2019/6/11 — 14:33

【文:傲煙】

6 月 9 日大遊行,逾 103 萬人和平示威反修例(逃犯條例),但政府卻在當晚 23:07 出了一篇新聞稿,當中重點只有一句:「12/6 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然後堂而皇之表示,我們聆聽到市民意見,並在此表示是次遊行體現了行使言論自由,還真是一句諷刺話語。

遊行體現了行使言論自由,是因為香港還未修例,香港市民是因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才膽敢遊行示威表達意見。但修例後,可想而之這些權利已不復存在,常人都知,內地政府對於自己管治不利事件(哪怕微如空氣污染,大至食品安全)亦會絕對消息封鎖,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安以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重罪云云)。

廣告

不過,一個沒有代表性的香港政府,倒逆施行,明知不可行而為之,透過修例剝削原有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製造白色恐怖,文字獄亦指日可待,彷如倒回台灣的宵禁時期。將一個已提交予聯合國備份的《中英聯合聲明》亦可稱是只有歷史意義的政權(中央政府)怎能讓人相信修例之後會嚴謹處理,即使白紙黑字寫明,亦能空口說白話,隨所欲為,顛倒是非的政府,確是沒有任何可信性。

此外,香港政府盡說是謊言,修例本身意旨是移交陳同佳,但現今明顯不是如此。法例所訂明的保障,沒有囊括《聯合國人權公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當中的條款,說是保留彈性。司法互助及引渡條約是基於人權保護及公義為前題而設立,但中國或遠至北韓、伊朗等既無人權、更無公義,亦無誠信。所謂「陽光司法」延伸之意,光天化日,為非作歹,膽大包天,以法例害死為了維權,捍衛公眾知情權的維權律師/人士/社工。他們之死,是因他們上天堂時,途中會見到陽光,確是陽光司法的本意。

廣告

當然,作為只由中央指派及委任的香港政府,尤如二戰時期納粹與維希法國的關係(為了管治投降後的法國,所設立傀儡政權)。當時維希政府為了滿足納粹,透過法國警察捉拿國內的猶太人,移交予納粹政府,出賣當時相信法國政府會保護他們的猶太人。當修例後,這行為或再次在香港上演,香港政府為了滿足中國共產黨的祈願,通過香港警察緝拿所有異見人士,到內地受審。而中國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修例搬龍門、全國性適用,不論香港政府、中央政府亦屢見不鮮。

更不要祈望香港警察會保障香港人,「Police」這詞是 Political(政治的)字詞系統延伸,亦可視警察為政權工具人,尤如犬隻對政府忠心,執行政權的意旨。香港政府不會落台,因為沒有民意基礎,外國政府亦是為了保衛屬黨利益而選擇下台止蝕,政治人物是自私,但對民於利亦不感其害,但與民為敵則不可孰知自取滅亡。

6 月 9 日一百萬人和平大遊行,是香港市民對香港(維希)政府的最大善意和最後通碟,撤回修訂,重新討論,否則其後行為,不管是流血、暴動、內亂的下場,亦是政府咎由自取,責無旁貸。Freedom is never free,若要自由不能寄望別人會為你作出付出,全靠自己捍衛,亦不能完全依靠外國政府幫忙,政治利益大於一切,可利用則用之,沒有價值則棄之,從古到今,皆是如此,何況不是自己國民。

和平表達僅是對於願意聆聽、妥協的政權有用,但面向極權,和理非並不湊效。一天經濟停頓/賺少一日錢,香港不會死,公司不會倒,(只如當天掛 8 號風球的情境),但修例通過後全會實現。這世界是現實的,尤其商業家更甚,遷往一個風險系數較少,政治體制、人才提供完善的地方會是不二之選,更是香港毗鄰之隔 — 新加坡,配合時代發展 APAC 及 中東地區的經濟更是讓人垂青,香港優勢全無。6.12 是成是敗,就靠你的意志和你的一步,未來會否愧對下一代面前,就全看明天你的行動,最後一條稻草。今天你仍覺得政治與你無關,將來出事不要求人幫助,只因條路自己揀,仆 X 唔好喊。香港人,救香港。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對現今香港絕望的大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