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9 遊行人數的啟示和反思

2019/6/13 — 14:42

民陣於六月九日舉辦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大量市民上街表達意見,遊行人數再次成為焦點。主辦組織的民陣晚上約九時半公佈宣稱有破記錄的 103 萬人參與遊行,警方統計則指高峰時遊行隊伍有 24 萬人,並有 15.3 萬人從維園出發。香港發展中心委託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主任雷鼎鳴統計遊行人數,雖然遊行仍然在進行(遊行隊伍於下午 3 時 50 分抵達政府總部),雷鼎鳴於同日下午 5 時 30 分舉行發佈會,跟據 4 時 45 分的數據,估算遊行總人數應為 18.7 萬人到 21.2 萬人之間,大約有 19.95 萬人出席。

跟據 HK01 報導 [1],雷鼎鳴聲稱他的數字「有科學精神」:他採用 Jacobs 方法以面積乘密度的方法來計算,在銅鑼灣、灣仔及金鐘天橋上數算人潮,以高空圖片隨機抽樣估算乘以 3-3.5 人/平方米的密度。他假設維園的面積為 0.98 萬平方米,加上遊行路徑的道路是 3,000 米長、3 條行車線的闊度為 10 米,考慮到有遊行人潮「衝破對面馬路」,採用較為「寬鬆」的 5 萬平方米。此方法比較適宜計算靜態人流,筆者亦用同樣方法計算數日前的六四晚會 [2],但因其不能計算動態人流的動向,所以對此特別留意。不幸地,雷並沒有交代如何分辨中途加入或離開的人流,以致如何調整 3 個點數站的數據,故筆者只能評論他提供的維園面積,遊行路徑長度,行車線等等。

首先是面積。從高空圖片可見,很多人在維園噴水池和鄰近地方都濟得水洩不通,加上警察人群管制,人潮堵塞在地鐵及附近橫街(如糖街,記利佐治道),想進入維園的人當日要等上 2-3 個小時才能擠進去,其面積起碼為 3.2 萬平方米(圖一,表格一),如加上地鐵站或其他散落細小空間當不止此數。

廣告

圖一:起點面積及範圍

圖一:起點面積及範圍

廣告

表格一:起點面積計算

地點面積(平方米)
維園 20,436.64
南豐廣場 6,798.72
糖街起點 2,472.63
記利佐治街起點 2,420.02
  32,128.02

其次是遊行路徑長度。利用 Google Map,從維園至政府總部的主要遊行路線為約 4 公里,如維園小徑,高士威道和軒尼詩道西行線,軒尼詩西行線(圖三),並不包括後來開放的東角道,駱克道等等。雖然和雷鼎鳴所用的 3 公里只相差 1 公里,但乘以闊度以求面積則相差 33%。筆者對此差異大惑不解。雷在遊行翌日的電台採訪中透露所採用的平均闊度 10 米只包括 3 條行車線,與當日警察於 4 時後開放軒尼詩道和駱克道東西 6 條行車線不能同一而論。由於遊行路徑包括大街小巷,闊度不一,故筆者不厭其煩把從各大報章及網上圖片的已知遊行路徑的面積都在 Google Map 畫下來(圖二),其面積為116,687平方米(表格二) 。

圖二:遊行路徑的面積及範圍(註:維園附近的地圖可參考圖二或詳見遊行地圖網站 [4]。)

圖二:遊行路徑的面積及範圍(註:維園附近的地圖可參考圖二或詳見遊行地圖網站 [4]。)

表格二:起點面積計算

地點面積 (平方米)
維園起點 2,246.01
主要遊行路線(軒尼詩道西行線) 44,110.77
高士威道東行線 7,810.44
駱克道東西行線+東角道 26,102.25
軒尼詩道東行線 24,807.25
金鐘道+紅棉道 7,567.63
金鐘道東行線 4,042.81
  116,687.16

總合來說,筆者計算的總面積為 14.8 萬平方米,比雷的 5 萬平方米高差不多 3 倍。由於此方法較適宜靜態人潮數算,用來計算 6.9 遊行的人數實在是有其限制。執筆之時,有 IT 界的朋友已源用 AI 定點在軒尼詩道和馬師道交界點算有 51 萬人次經過該點 [3],但此方法從流動人潮點算而言仍然只停留在空間的一點,要加以考慮中途加入和離開的人群,以及如何可以在幾個不同地點和時空跟蹤同一人,在不同環境光暗,不同角度,遊行時的密度,人群表現(crowd behaviour),人潮的不可知性甚至天氣,才可以探討比較真實的遊行人數。事實上,這次 6.9 遊行從民陣和警方對起點的爭拗,警察面對數以十萬計的人潮管理,遊行人士的回應及其遊行走向路徑都跟以往不一樣,對如何好好統計遊行人數是一大挑戰。

另外,遊行人數是量化民心的指標,也是主辦組織及當權者政治能量的角力。這次民陣及警方的數字比例(即民陣除以警方的數字)為 4.3 倍,比 4.28 遊行的 5.6 倍有所回落,但仍維持一段鴻溝的距離。點算遊行人數實在是科學與藝術的結合,希望藉著破解帶著科學光環的數字,以及大眾和傳媒對遊行人數準確性有更高的追求可以帶出社會的主流民意。

最後,筆者正在重建6月9日的遊行地圖,希望可以保留此一歷史事件的部分面貌,並且從 6.9 遊行學習,為 7.1 遊行作準備。筆者曾建議用眾包(crowdsourcing)方法加上地理信息系統的演算去模擬遊行動態,再加上用 AI 和人手留意中途加入和離開的熱點,計算所需時間及人數。唯此方法的成功實有賴參與的人數,特此邀請對遊行人數點算有興趣的朋友參加,瀏覽「自己遊行自己數」的計劃 [4]。如果您有 6.9 遊行路線的圖片或資料,歡迎瀏覽此地圖 [5] 及聯絡筆者提供數據一起重塑此歷史事件。

 

[1] 慈美琳, 李偉欣, 莊恭南. 2019年六月九日. 雷鼎鳴估20萬人遊行 民陣引述警方:30萬人 警否認. HK01.
[2] 鄒之喬, 2019年六月九日. 六四 30 周年集會人數 — 禁忌的數字, 立場新聞.
[3] 潘柏林, 20192019年六月九日. 警方勁低估遊行人數 AI銅鑼灣數人頭揭真.數據.
[4] 鄒之喬, 2019. 自己遊行自己數 I Go There I Count.
[5] 鄒之喬, 2019. 69 大遊行 Rally on June 9, 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