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金鐘行雜記

2019/6/12 — 22:52

(一)

今天下午四時許,我澀著眼,臉上微辣,和同行的友人笑言:「看來要做真香港人,是要嘗嘗催淚彈的味道的。」(記得「真.香港人」的概念,還是我數年前寫《十年.冬蟬》影評時提出的)

*****************

廣告

(二)

回到兩個多小時前。放工用過午飯後盡速趕到金鐘,地鐵站人頭湧湧,有兩幕最深印象:

廣告

一、 一堆堆後生仔(唉,比三十幾歲的自己後生的,就是後生仔了)在出閘前會互相拿出口罩戴上,順道派給身旁的朋友。日前網上已不斷有消息提醒來示威的人一定要帶口罩,免得被天眼及警方點相,口罩成為了同伴的標記;

二、 經過健康工房(見圖),飲品櫃半空,地下開著兩個旅行喼,職員拿著一堆飲品放進去,應該都是運去會場的補給品。

*****************

(三)

踏出海富中心,來到地面,夏慤道已被示威的市民佔領。入目滿是回憶,夢回五年前,就是雨傘運動的畫面。
在馬路第一個壆位,每隔一段距離,有用鐵馬倒放造成的梯供人攀過。有市民呼籲:「有心有力的就過來吧。」一聽到這句,當然是乖乖隊爬過去啦!



*****************

(四)

下午二時許。穿過夏慤道人潮,來到政總門口,聽到一班基督徒對著門口鐵馬後的一班警察,在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我也在其中唱了約半小時。我絕對明白,有些人並不明白我們為何要這樣做,甚至覺得這班人很傻。但他們是由昨晚的祈禱會後開始唱,超過十五小時,中途有人參加,有人離開,但歌音不斷。
真的,當你願意認真地做一件傻事時,會帶有一分力量,令人動容的。這回連登人也讚好!

*****************

(五)

這回抗爭沒有大台,所以訊息的傳播及物資的傳送皆土法煉鋼地運作。前線缺頭盔,便轉過身向後方人群,舉起兩手放在頭上,大喊「頭盔」,大伙便如法泡製將訊息傳下去。然後便會一呼百應,後方衝來一堆頭盔手把手傳去前方。索帶、長傘亦如是,配有代表的動作。若是警方前進,前線搖手大叫眾人後退,我們便立即聽話照走,不會問,只會信。

整件事,帶有一種小孩子的率真和可愛。

*****************

(六)

看著警方一路進逼,催淚彈成為了其一的武器。當三時許雙方開始衝突,人群為避催淚彈而躲進中信大廈。當我和友人從中信大廈天橋行去統一中心對面的公園,看到讓人激憤的一幕,警方在密集的夏慤道人群施放催淚彈,再傳來一兩聲槍聲,然後迎來一陣起哄。一路走的時候,間或會傳來一咲催淚煙,一不留神便會入眼中招。
約五時左右,當我們退到Pacific Place時,警方最近是投擲催淚彈到統一中心旁的馬路。

*****************

(最後)

回程途中,我和友人的對話。
「我們能做甚麼呢?」「我也不知道。」
「會有無力感,會有沮喪,好像五年前雨傘運動般。」
「嗯,會的,但不要緊。」「嗯,因為最需要的就是人?」
「對。」
「你明天及之後還會來嗎?」「我不知道。」
「嗯,我也不知道。但若我會再來,我再在群組和你們說。」
「好!之後見。」

*****************

(後記)

為著因警方的暴力行動受傷的市民切切禱告,特別是中槍的數人!願主保守他們,守護我城,彰顯公義,阿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