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7 暴動損失之一(政治):陣地縮小、「蟻竇」曝光

2018/7/31 — 15:38

《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內容簡介之九

香港左派犯了上述五個嚴重的錯誤,使左派自身和中共整體都遭到嚴重的損失。政治上的損失是造成左派地盤縮小,而原本辛勤經營的「白蟻」群體以及他們的「蟻竇」都被「一鍋端」了,對地下黨網絡造成嚴重的損失。

左派地盤縮小的情況,李後在他的回憶裡說:

廣告

經過這次事件,愛國力量受到很大的削弱。港九工會聯合會的會員人數從事件前的28萬,減少到18萬多人。《大公報》、《文匯報》、《新晚報》、《商報》、《晶報》5家愛國報紙的發行量由原來佔全港中文報紙發行總量的三分之一,下降到十分之一。原來在香港和東南亞享有聲譽的香港「長城」、「鳳凰」、「新聯」三家愛國電影公司,也失去了市場,從此一蹶不振。(見《回歸的歷程》 pp 60-61)

除了地盤縮小外,很多地下黨員(「白蟻」)和組織(「蟻竇」)都曝光了。

廣告

吳荻舟的文稿中,有一篇標示為「絶密」級別的文件《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談話記錄》,是他在1966年5月4日接待港澳工人時的講話,透露了一個秘密,原來中共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白蟻政策」,希望透過埋藏在各地的「白蟻」,不聲不響地對所在地起蛀蝕作用,直到有一天大廈倒塌。

根據該文件,吳荻舟說:

(四)工作方式方法問題

要像白蟻一樣做工作,一聲不響,把整個屋子咬爛。要學習白蟻的精神。做到了這樣,便是功夫下到了底。要如此,就要活學活用毛主席的思想。
要學白蟻的話不是我說的,是中央同志說的。
你們這次回來,學了不少東西,有用,但也不能照搬。否則你們在香港站不住。你們不要以為反正身邊有幾十萬工友,隨便鬥他一場不要緊。
你們的生活不要特殊,一定要聯繫群眾,生活上樸素。生活困難一些,為了世界革命,準備挨他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輩子。
筆者理解這番話,是要左派工會學習「白蟻精神」,為世界革命準備挨一輩子,以便把所在地(整個屋子)咬爛。這其實是很陰險的一招。而他更強調這是中央領導的政策。

從吳荻舟這一段話,我們可以研判,67暴動的政治惡果之一就是港共「以為反正身邊有幾十萬工友,隨便鬥他一場不要緊」(吳荻舟語),卻不慎因此破壞了中共這個「白蟻政策」,暴露了中共的地下工作網絡。

那麼誰是「白蟻」?什麼組織是「白蟻」的「蟻竇」?67暴動暴露了那些「白蟻」及它們的「蟻竇」?當年的「白蟻」兵團及其「蟻竇」今天仍然存在嗎?如果是,則他們人與組織都在哪裡?這些都是很有趣味的問題。由於筆者沒有確切的資料,而且也可能涉及很多今天城中名人,所以在拙作:《香港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以下簡稱《始末》)一書中不能就此問題展開來談。但在這篇短文中,倒不妨介紹一些筆者接觸到的資料,可能有助於讀者瞭解這個問題。

《青年樂園》周刊被查封,黨媒高調聲援:「向青園戰友致敬」。地下黨灰線「蟻-竇」曝光。《大公報》1967年11月28日。(圖:《消失的檔案》提供。)

《青年樂園》周刊被查封,黨媒高調聲援:「向青園戰友致敬」。地下黨灰線「蟻-竇」曝光。《大公報》1967年11月28日。(圖:《消失的檔案》提供。)

去年(2017)火石文化有限公司出版了一本書:《誌.青春——甲子回望<青年樂園>》,作者是諳熟《青年樂園》的陳偉中。陳先生在香港中文大學念哲學博士時,就曾經以《青年樂園》為研究對象,分析中共地下黨如何透過一些政治色彩不明顯的文藝刊物來達到他們發展黨員以及佔據各條戰線地盤的目的。 他在2016 年 6 月提交的博士論文題為:《「六七暴動」前後香港的左派文藝刊物 ── 以《海光文藝》、《文藝世紀》、《青年樂園》為中心的研究》(以下簡稱「論文」,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收藏了該論文)。論文以上述三個刊物為案例,詳細分析了中共地下黨在香港文化界的秘密工作,作者選取的這三個不同刊物分別隷屬於中央僑務委員會、廣東省省委、港澳工委管轄。從這裡可以看到,單在文化戰線就有來自中央、廣東省、香港三個層級的權力機構在香港運作。這種情況,據筆者瞭解,在其他戰線亦然(包括情報、金融、經濟,這是中共組織運作的一個規律)。陳先生詳細介紹了這三個隷屬不同層級的文藝刊物的工作性質、對象、「六七暴動」前的蓬勃和「六七暴動」後的凋零。這三個層級權力機構在香港設立的秘密組織,也就是上文提到的所謂「灰線組織」, 嚴格來說,它們就是潛存的「白蟻」的「蟻竇」。為了說明問題,論文作者繪畫出三個組織結構圖(原論文的圖8,9,10,見本文附錄截圖)。從這三幅圖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三個組織在香港既成立了「紅色機構」(例如中央層級的僑務委員會在香港設立公開的「香港中國新聞社」),然後又在它之下設立一些 「灰色機構」(例如「香港採風社」),而透過這些灰色機構吸納人才並將影響力伸向全社會。這些灰色機構以及他們伸向社會的可以說就是「蟻竇」和「白蟻」。

陳先生在他的論文中,詳細分析了地下黨如何通過很多表面上非政治化的活動,而實現了政治化的目標。67暴動的時候,這些潛在的「蟻竇」和「白蟻」們,都被動員走上「反英抗暴」的第一線,違背了中共規定的「隱蔽精幹,積蓄力量,長期埋伏,以待時機」這種對「白蟻」們的要求。在眾多的「蟻竇」中,暴動前的《青年樂園》可以說是最具影響者之一。

關於《青年樂園》的中共地下黨性質,還可以參考許禮平︰〈記《青年樂園》週刊〉,載《蘋果日報》2014年03月16日和梁慕嫻:〈我所知道的《青年樂園 》〉,載《明報月刊》2017年五月號。這個「蟻竇」被封,可以說是中共地下黨一個很大的挫敗。

新書試閱
《消失的檔案》網站
《消失的檔案》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