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7 暴動錯誤之一:違反中央對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總政策

2018/7/17 — 19:00

《香港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內容簡介之四

67 暴動是被中央徹底否定了,這可以從1978年港澳工作會議的結論看出,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李後在其《回歸的歷程》中也指出它是1949年以來第三次「極左」錯誤,也是最嚴重的一次,他說:「作為指導這場鬥爭的思想和路線卻是錯誤的,造成的損失也是嚴重的」(第60-61頁),但他沒有詳細解釋為什麼這場鬥爭是錯誤的。筆者根據吳荻舟本人的《67筆記》以及其他文稿,以及因為註釋他的筆記而涉獵到的其他資料,整理出以下各種錯誤供大家參考。筆者認為,暴動違背了中共中央五大方針政策:

一,違背了中共對香港的總方針,即:「長期打算、充分利用」。

廣告

二,違背了中(共)英之間早在1945年達成的密約,即:英國允許中共在香港有一個半公開的地位,條件是港共不能從事以推翻港英統治為目的的活動。

三,違背了中共中央早在1940年代制定的在「白區」地下黨的工作方針。

廣告

四,違背了中共在冷戰時期「拉英打美」的外交戰略部署。

五,違背了中共的「白蟻政策」,暴露了中共的地下工作網絡。

本文先談第一個錯誤:違背了中共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針政策。

過去我們對中共「長期打算、充分利用」這個對港方針的理解,都側重在經濟方面,即:一,香港協助中國突破聯合國禁運;二,香港協助中國推廣國際貿易;三,香港協助中國取得急需的外匯。基於這些經濟理由,中國要實行這個方針。

通過吳荻舟的遺文,我們看到這個「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針,在政治方面的重要性遠高於經濟領域,因為中共擬「通過香港拿到全世界」。

絕密檔案:吳荻舟1966年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談話。(圖片由《消失的檔案》提供)

絕密檔案:吳荻舟1966年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談話。(圖片由《消失的檔案》提供)

1966年5月4日吳荻舟在接見港澳工人代表團時說:「他(筆者按:指英國)的目的,是要從香港多拿幾個錢,一年拿幾十萬。我們呢,要拿整個世界」。他強調:「從香港得外匯不是我們最高目的。最高目的是面向世界」。這句話清晰無誤地表明對中共來說,經濟上的得益(外匯、貿易等)遠遠不如政治上的收益(拿下全世界)。

如何理解這「要拿整個世界」句話?筆者從吳荻舟遺文中,總結出三點:

其一,通過香港輸出革命。吳荻舟說:

香港工作是世界工作的一部分,要通過香港跳出去。我們大批的東西、書報,毛主席的著作,從香港大批運出去,影響極大。非洲朋友打游擊,東西丟光了,唯獨主席游擊戰的書沒有丟。

其二,通過香港,掌握敵情。

吳荻舟在另一個場合提到他向周總理建議在67暴動中要保護一些重要的線人不曝光,周恩來同意,規定「已經打進港英要害部門的力量,不要動,比如飛機場已安上的點子,或在港督身邊的點子,不要動」。其次,在冷戰期間只有海員能夠去到中國不能去的地方(例如越戰時期只有香港海員工會的會員能夠去到越南首府西貢),這些人都不能動(意即不能發動他們參與暴動,詳見吳荻舟1967年6月7日傳達周恩來三點補充指示)。

其三:通過香港,滲透西方。

吳荻舟透露,中共有一個「白蟻政策」 [4]。他說:

要像白蟻一樣做工作,一聲不響,把整個屋子咬爛。要學習白蟻的精神。做到了這樣,便是功夫下到了底。要如此,就要活學活用毛主席的思想。要學白蟻的話不是我說的,是中央同志說的。

所謂「白蟻政策」,說穿了就是對「對敵對國家的滲透」,通過「白蟻精神」,默默地蛀蝕香港以及西方社會。這才能夠實現中共所期待的「拿下全世界」。

絕密檔案:吳荻舟代表中央,指示港共訪京團繼續做好地下工作:「要像白蟻一樣做工作,一聲不響,把整個屋子咬爛。」(圖片由《消失的檔案》提供)

絕密檔案:吳荻舟代表中央,指示港共訪京團繼續做好地下工作:「要像白蟻一樣做工作,一聲不響,把整個屋子咬爛。」(圖片由《消失的檔案》提供)

基於要「拿下全世界」這個長遠目標,吳荻舟反覆強調了對香港「越遲解放越好」的觀點。

筆者從吳荻舟《67 筆記》和其他文稿中,感覺到左派搞暴動,違背了這個方針。

 

註釋:

[4]:見1966年:《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

 

(拙作《香港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的新書發佈會將於7月14日上午11點假香港總商會會議室舉行,地址為:金鐘統一中心22樓,歡迎讀者參加,報名詳情見此

《消失的檔案》網站

《消失的檔案》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