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7 暴動錯誤之四:違背了中共「拉英打美」的外交方針

2018/7/20 — 14:00

《香港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內容簡介之七

前文指出,二戰結束後,在接受日軍投降問題上,中共與英國達成一個秘密協議:中共支持由英國而不是中國來接收香港(有關協議內容詳見絀作《香港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第三章以及本系列之六),這是違反了戰後中國人民的意願的。為了投桃報李,中共在1949年建立全國政權之後,英國馬上予以承認,雙方建立代辦級的外交關係,成為西方第一個承認共產主義中國的國家(筆者按:這是本人的合理推測,暫時還沒有找到具體文件證明兩者的因果關係)。這些微妙的做法說明當年中共並沒有把英國當成主要敵人。事實上在韓戰後美國策動聯合國對中國禁運的日子裡,英國始終對中共通過香港突破禁運採取「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中共因而也默許英國繼續留在香港。

所以,中共在整個五、六十年代的國際戰略部署,是採取「拉英打美」的戰略以分化英美這個西方最堅固的同盟關係。對中共中央來說,香港問題上必須服從這個總體外交方針。「67暴動」最令中共惱火的,就是港共試圖迫使中央把反英放在第一位。中共在1978年召開關於港澳工作會議時,就明確指出:「1967年香港發生所謂『反英抗暴鬥爭』,以及隨之而來的一系列做法是與中央的方針不符合的」。「『反英抗暴鬥爭』中,實行『反英第一』、『收回香港第二』,在香港搞『同盟罷工』、武鬥,企圖迫使中央出兵收回香港,後果極其嚴重。」(見《關於港澳工作會議預備會議情況的報告》,引自拙作《香港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第二章)。

廣告

吳荻舟女兒吳輝多年來整理父親遺文。將藏於故紙堆裡記錄逐字逐句打下來,變成可追溯的歷史。(圖片由消失的檔案提供)

吳荻舟女兒吳輝多年來整理父親遺文。將藏於故紙堆裡記錄逐字逐句打下來,變成可追溯的歷史。(圖片由消失的檔案提供)

廣告

事實上,早從50年代開始,由於有前述的中(共)英密約,中共在香港一直採取「拉英打美」的國際統一戰線策略。從吳荻舟《1959年五十天整風會議記錄》可以讀到這些文字:

6月20日
在香港,誰是敵、友?......在香港,資產階級、逃亡地主、官僚資產階級、MK特務是革命對象,反M(筆者註:在吳荻舟的筆記中,M 代表美國;E 代表英國; K 代表國民黨;A 代表中共)為主。一定時期對某一敵人(筆者註:指英國)還有一定程度的暫時聯盟,對分化敵人也有利。

6月22日
2.在HK是愛國反M統戰,
。。。
3. HK,中央把它當做反M戰略中的一個棋子,理解不深,這就牽涉我們對香港的態度,對E的做法。為了服從大的方面,對本地鬥爭如何控制,常有委屈感,沉不住氣。主要是對中央方針的嚴肅認真對待。
。。。
幸:總結。對敵、中間落後群眾情況和A外「同志」的情況,三方面均超過了中央給的方針範圍。中央給的是利用——以打擊M。中央對M也該進則進,該止則止,該針鋒相對才對,對E是半建交。在這意義上說,一味不承認是不對的,它是既成事實。承認對我國際鬥爭有好處,因此對英鬥有打拉,時松時緊,對其他HK資產階級分子,也利用矛盾。
。。。
宣傳線的確出了不少錯,有M必反,M沒好東西。很少分析對M的資產階級是否碰到一點就反?在瑣碎問題上搞,使E為難(不符合利用矛盾的策略)......58年與E緊張顯然不符合黨的外交政策,國家是利用E打M。北京與HK做法也不一樣。HK是人家的,撤到A中央規定的範圍,否則,發展下去,要有嚴重後果。

3. 把保衛群眾利益作為中心任務,錯了。適當保衛是對的,不重視是不對的,但是擺到中心位置就違背了服務對外工作。我們的中心任務是帶HK群眾反M,否則必然結果是:與E緊張,與資產階級緊張。我們的群眾鬥爭一定要服從1.反M,2.有利對外;3.有利長期利用。因此去年把群眾運動擺了錯誤位置,就必然發展成左傾冒險主義。群眾是一發難收的。如果轉過來,1.不會覺得把群眾運動放低了;2.不至於天天鬥爭睡不著覺了。經過這次務虛會,我們就放得開了。
。。。
錯誤的根源:一,不嚴肅對待中央指示。57年8月接受反M任務,但沒有嚴肅對待......工委下放後就更發展了。正如公開活動的發展一樣。二,當時設想雖不想解放HK,但要蠶食HK,造成我們力量龐大,實際控制HK,後來雖中央批評,但未及時澄清,一直貫徹到58年3月。三,沒有嚴肅對待中央方針政策,紀律性差:沒有與幹部反覆研究,沒有交底,大量文件放在檔案裡,自己也沒有反覆研究。

從這些文字可以看出,早在1959年中共中央就告誡港共不要在香港問題上干擾中央的整體國際戰略部署。可是到1967年時,這些方針政策都被港共忘得一乾二淨了。

《消失的檔案》網站

《消失的檔案》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