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7 與 16

2016/2/11 — 20:39

左邊為今年大年初一晚上的警員佈陣,右邊為1967年暴動時期的資料圖片。

左邊為今年大年初一晚上的警員佈陣,右邊為1967年暴動時期的資料圖片。

【文:倫智偉】

社工系學生定必讀過香港67暴動,因它的出現,間接影響了香港七十年代的福利和社會政策的發展。除此以外,它的細節,卻有相當的警示作用,這是對社工而言,亦對不忍見到大年初一發生街頭流血事件的香港人而言。筆者願在此分享對67暴動和年初一旺角騒動事件的比較看法。

廣告

67與16的思潮及其觸發點

六七暴動,人們多以為混亂只在1967年內發生,但其實早在50年代香港已萌生亂子。表面上,它是由於66年天星小輪加票價,再加上新蒲崗塑膠花工廠發生勞資糾紛,而引致的;大家可以想像,那時的香港民生經濟環境和工人待遇是否足以引發大規模的混亂場面,抑或是市民對當時港英殖民政府的不滿才至為主因?筆者就認為愛國情操,再加上反殖情緒,是暴動的源由。

廣告

旺角騒動,用上騒動字眼,只因方便分別它與六七暴動程度上的不同。明顯地,表面是熟食小販缺乏生存空間所致;但實際上,主調是市民不滿特區政府。不滿的由來,是TSA?網絡廿三?高鐵超支?李波事件缺乏有力的跟進?暗角七警?手臂延伸?筆者難以下定論,但傾向認為仇警情緒,在當晚是最具影響力。

社會裡蘊釀了集體不滿情緒的話,任何事情,在任何日子,也可以是觸發點。不同的觸發點,會鼓動不同的群眾:膠花廠工潮,便鼓動了工人;良景管理隊便牽涉良景居民食客;驅趕旺角小販,便惹來比良景居民更多的鼓動。

被吊死的疑雲與被失踪的恐怖

天星小輪加價事件中,有一名重要人物,名叫盧騏。他曾多次被拘捕,曾公開講述警方的惡行。後來,盧騏被發現吊死在居所之內,警方說是自殺。但《葉錫恩自傳》中,說:「是誰自殺死盧騏,我心中有數。不過沒有足夠的證據而把他的名字寫出來,我會被控誹謗罪」。剛離世不久的杜葉錫恩,她的意思好像是說明盧騏的死,與港英政府或警方有關,更甚者是政府派人加害。

這邊廂,銅鑼灣書店五子被失踪事件,耐人尋味得來,與盧騏之死一樣地明目張膽,但欠證據指證罷了。當然,筆者不排除有人會認為李波等人是自討苦吃,正如可能有人會認為即使盧騏是被害也是自招麻煩,活該;可是,對另一邊的群眾來說,當年被吊死的疑雲和今年被失踪的陰霾,所造成的荒謬,絕對是一股造成亂局的催化劑。

警察由發洩對象變為敵對對象

根據資料顯示,六七暴動的死傷者中,相比今次的旺角騒動,警員的人數遠低於市民。有說是當年港英政府的警察見人就打般凶狠,這個誰比誰凶狠的說法可能也是原因,但只可以找來一位同在六七年和今年被警察毆打過的人才能配說這句結論。

筆者看到一個大概的分別:六七暴動拿的是毛語錄,喊的是「愛國」;雨傘運動拿的雨傘,叫的是「真普選」;初一旺角呢?拿的是磚頭,嚷著的是「黑警」。以前,姑且只可說警隊成為忿怒市民的發洩對象罷了;甚至是一年前雨傘運動的初期,參與的市民也多是不滿特區政府而非警隊;但一年之後,除愛港之聲等組織忠實支持者之外,警隊在市民心裡的角色和形象已較以前大大不同。

面對兩個大壞蛋的不滿情緒,會比面對一個壞蛋強烈,抑或會分薄了仇恨的情緒?六七年,即使社會上有反港英政府情緒,仍有警隊擋在前面維護港英政權;一六年,社會固然有不滿特區政府施政的情緒之餘,更而有與警察敵對的狀況,若要警隊擋在政權前面,是政府犧牲了警隊,還是政府先要警隊暫代為找數?

亂局與黑社會的關係

在《香港左派鬥爭史》一書中,作者記述了香港六七暴動的前後時期的社會情況。作者講述,有晚暴動中,他見到在騷動群眾中有三幾個年齡偏大漢子舉止有些欠缺一種參與感,即我們現在稱之謂疑似內鬼。突然間,這伙人中間的一個衝向瑞興百貨公司,隨即見到櫥窗玻璃破碎,那個漢子叫附近的人湧入公司,人群遲疑了一下後,先後多批人衝入去搶掠了。事後,作者在法庭進行採訪,碰上一名警員,作者問警員:「為什麼搞到如此糟糕?」警員答:「若非如此,怎能放手去拉人?」

「那麼,是你們砸櫥窗的嗎?」,警員回答:「何須我們親自動手!」作者推測瑞興百貨公司被搶掠和縱火,是警察借助黑社會的自編自導自演的劇本。

另一個例子是,當年港英政府曾發出聲明,說其中一次暴亂是由三合會14K所策動。據聞當時14K有很多成員是親國民黨的,但推說暴亂是由三合會組織及發動,隻字不提國民黨人士,就是將罪名推在三合會身上,保護與共產黨敵對的國民黨。這個是另類地利用黑社會,不過卻要三合會做代罪羊。

兩傘運動中的103事件,當日佔領人士和大批疑似黑幫的反佔領人士同時在旺角聚集,但執勤的警員卻不合乎比例的少;最近筆者出席一個場合,聽到一位城大教授所說,他知道當日有人吩咐黑幫成員進駐旺角。若這是事實,警隊中的反黑組會不知曉嗎?

好了,今次旺角騒動之中,黑社會的角色又如何?筆者一直懷疑著,究竟勇武派竟可號召過百人,並眾目睽睽在鏡頭下點火拋磚?抑或,當中包括了在當區維生活躍的黑幫成員,即興加入其中? 筆者作一個假設,若真的有黑幫成員被捕,政府會把他們從勇武派或本土派驅分出來嗎?

算不出答案的疑問

六七暴動中,究竟盧騏是否被殺?連串暴動是否是內地組織主揮策動?522花園道血案事件中,政府是否有誣蔑傷者用紅汞水扮流血受傷?當年周恩來的角色又是怎樣?著實有太多羅生門。換轉今次旺角騒動,究竟這與內地派系之爭有沒有關係?是否有人喜見香港越來越亂?特首恰巧留港是真實嗎?又或是,這有否背後另有策劃的組織?

越多不明,越多計算和想像;越多計算,越多不安。

結語

以上比較,只道出兩個時代的異同,從最壞方向可預示將來可見的香港會變成怎麼樣:關鍵人物將會被失踪被自殺?民間社運將有可能被騎刧?政黑合作將隨時再發生?陰謀論將會越來越多,越來越真實?不過,六七之後,社會政策民生福利大變,且廉署成立;這個農曆新年之後,若政府沒有作出正面的轉變,仇恨繼續,高壓繼續,勇武繼續,暴動亦將會是偶發之物。

讓筆者簡單分享和總結幾點:

一)六七與一六,政權主客角色不同了。以前是港英政府,今天是中港政府;但不論如何,警察始終會在政權掌握者那邊。警察對當年左仔的痛恨,與對今天的佔中人士沒兩樣的。指罵,甚至襲擊警察,無補於事;拖延七警案和朱警司案,亦然。

二)稍稍有點陰謀論的話,六七暴動可能是內地提早收回香港的部署;初一旺角,之後有可能發生的亂局呢?陰謀論真的令人不安和心寒!且假設真的有劇本,若你並非編劇和導演,你只是一名自發的真演員或真臨記,那真的要好好地、獨立地去思考每一場戲和每一個動作的對與錯,應該與不應該:不要令自己受傷害,不要製造傷害,不要令傷害被利用。

三)若你認為當年左派暴動領袖楊光不應被頒發大紫荊勳章的話,邏輯地我們也不應複製他在六七年所做的事情。暴動關鍵人物得到特區最高榮譽,已是一個荒謬;複製第二個荒謬,儘管比不上第一個荒謬般荒謬,但也是荒謬。
四)雨傘期間,社工被譏為左膠,和理非非,間接指其守舊和軟弱,對運動難有作為;但若六七暴動的悲觀預示真的出現,例如被失踪、政黑合作,要預料它的可能,做好悲傷的準備。沉著,和理非非到底,若你相信。

 

作者簡介:註冊社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