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89倉皇辭廟日 大舉毀滅檔案之時!

2016/7/29 — 17:20

《壹週刋》第 1377 期封面

《壹週刋》第 1377 期封面

等了數天, 全城還是「處變不驚」, 水不掦波, 一些動靜也沒有, 更遑論民間㑹有甚麼動作。

我是指日前《壹週刋》第 1377 期發表的一份精彩的調查報告, 揭發689的夕陽政府在檔案處處長協助下, 近乎歇斯底里地銷毀檔案。 我在想,《壹週刋》的揭露, 如果在民智較成孰的國家、人民民主意識較強的國家、人民對知情權較珍惜及重視的國家, 早已鬧得天搖地動。 傳媒記者、人權組織、國會議員等諒早已跳了出來, 鞭撻政府了。

檔案是政府施政行事的憑據, 問責的基礎。 銷毀檔案, 等於毀滅證據。 這似乎是歷史的必然, 任何一個虛怯的政權、除公義事情不做其他甚麼勾當都敢做的無賴政府, 臨謝幕前都差不多做這個指定動作。1945年日本人戰敗,「倉皇辭廟日, 揮涙對宮娥」之際, 也是在大舉毀滅檔案, 累到香港二戰前的官方檔案, 一鋪清袋。

廣告

不過弔詭的是, 你如果是在做二戰前的香港史硏究而又需要參閲官方檔案的話, 你㑹發覺在位處觀塘的官方檔案館, 它的二戰前檔案館藏的質和量, 比較起二戰後的 (即1945年後), 實有過之而無不及! 即是說, 如果你想查看六七暴動的官方檔案或日後想了解一下佔中運動爆發的 official version, 免了! 原因在《壹週刋》的報告裡, 說得清楚不過。

但是, 如果你打算研究早年香港的政制、社會、及經濟發展的話, 例如兩局的源起、司法制度、警政、獄政的建立, 甚至乎一些巨型社區建設如十九世紀鋪設的排污系統等等, 有關的官方記錄, 都可以在觀塘的檔案館裡找到。為什麼呢 ? 因為一小撮在館內工作的有心人士 (如今買少見少了), 早年費盡心思, 去英國捜購和徵集。港英政府這方面的檔案煙滅了, 但英國當局仍有相關的記錄留檔。不過這種 luxury, 九七後便無以為繼了!  

廣告

今天, 我們的政府又似乎像當年日本人一樣瘋狂地消滅可能是賣港証據之餘, 更摧毀我們的記憶、我們的歷史, 但似乎香港人究竟是太忙抑或是 don’t give a damn 呢! 我也搞不清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