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21 晚遇白衣惡漢 警員無視求助駛走警車 區議員黃偉賢:警放水讓黑社會打市民

2019/7/25 — 15:28

2019.7.21夜,元朗

2019.7.21夜,元朗

周日晚元朗西鐵站大批白衣人襲擊市民,元朗區議員黃偉賢今早(25日)在電台節目稱,事前多日已收到鄉事「吹大雞」消息,他早已通知警民關係科副主任,而出事當晚又與該名副主任八次通電,對方表示會有部署,結果卻發生襲擊;他又指當晚有三名白衣人上前揚言打他,他向身邊一部警車上的警員要求保護時,警車竟即時駛走,他形容事件是「警黑共管」,怒斥警方「放水」讓黑社會打人然後為其善後,雙方似有「默契」行事。

黃偉賢稱,在 7 月 21 日前數天,網上已有不少有關圍村會「吹雞」的消息,他相信警方早已知情。到 19 日晚有熟悉鄉事的朋友致電,稱鄉事「吹大雞」、周日每個鄉都會「總動員」,他立刻致電通知相熟的警民關係科副主任,對方回覆稱會作部署,「得嫁啦,我地會有安排」。

到周日晚襲擊發生前,元朗街坊致電身在上環的黃偉賢,指約 7 時多「雞地」公園有逾百名持棍白衣人聚集,他們看到黑衣青年經過,就以棍毆打他們。黃偉賢再次致電該副主任,對方表示會派警員到場。不過約半小時後,向他報訊的街坊再度致電,稱仍未見警察蹤影。黃偉賢再致電該名副主任查詢,副主任指已有便衣探員到場觀察。

廣告

當晚先後八次致電  警方稱已作部署

黃偉賢之後聯絡立法會議員林卓延,林卓延稱在西鐵站附近,會進站察看,林其後也有與該名副主任聯繫。黃偉賢稱他當晚先後八次致電該副主任,到襲擊發生後,他再致電質問「你地話 mon 住,為何會發生咁嚴重嘅事?佢似乎都無嘢可以答到我。」

廣告

到凌晨一時左右,黃偉賢等人與大批前來支援的警員由中環趕至元朗,有十多名防暴隊組成防線,他不禁說「阿 sir 你有冇遲啲,打完你先來。」

他與另一位元朗區議員杜嘉倫等在近青山公路處下車,當時有兩部車停在十字路口紅綠燈前,車上三名白衣人一見他就立刻下車衝向他、大喝要打他。當時黃偉賢等身處約廿名防暴警察的防線後面,三名白衣人衝向他時向他指罵,又向該班警察說:「我地支持你呀!有咩嘢你地唔能夠做嘅,交俾我地做啦!」

要求警員保護  警員無視竟即駛走

黃偉賢稱在場的防暴警察無阻止三人,反而衝到對面馬路,試圖驅散在那裡聚集的一班黑衣青年人。黃偉賢唯有跑到泊在中線的一部警車旁拍打車身,車上的軍裝警員司機絞下車窗,黃偉賢表明是元朗區議員身份,指那三名白衣人要打他,要求警方保護,該名警員一言不發,竟「絞上車窗、開車走了」。

他怒斥警方「放水」讓黑社會打人,「那三個人衝過來打我時,我要求保護,我已說了我是議員,你咁即係『放水』俾佢地打我啦。」

當刻他感到十分憤怒,踏前兩步向三名白衣人大喝「打呀!夠膽就打我!」時,有第四人下車,黃偉賢相信對方是一名認得自己的村長,立刻跑來拉著三名白衣人,稱「散水啦!走啦!唔好搞啦!」他相信若非該名村長認出自己,他與杜嘉倫等人可能已被毆。

黃偉賢形容事件「好離譜好離譜」,必定會向警方投訴,不過他質疑自己已向傳媒公開經歷多日,警方仍未有主動與他接觸了解。

憂周六遊行  籲遊行後盡快散去

黃偉賢認為警方必定曾向鄉事了解,形容事件是「警黑共管」,不單止是勾結,雙方更似有某種「默契」行事,白衣人襲擊後就由警方善後,又斥警方指當晚是 10 時 41 分才接報,他指這時間必定是「大話」,因為早於此時間已有街坊報警。

他認為將事年形容為「恐襲」也不為過,對於為何遲遲沒有警察到西鐵站,他指或有人應承警方,行動只是「嚇下啲細路、小懲大戒」,警方於是「安心」,所以市民報警都無警察到場,最後釀成如此失控的暴力事件。

黃偉賢又對周六元朗區遊行感到擔憂,昨日有消息指,有示威者會在當日入圍村拆祠堂,又有「假消息」聲稱他、鄺俊宇和朱凱廸辦事處成為示威者物資「基地」,他澄清並無其事。他呼籲遊行人士和平表達訴求,遊行後盡快散去,不要進入圍村範圍,保障自身安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