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09案被捕者家屬系列】劉二敏:手機就是我們的槍

2016/8/30 — 11:30

被捕人士翟岩民妻子劉二敏

被捕人士翟岩民妻子劉二敏

【文: 709大抓捕關注組】

在派出所裏,50歲的她一個人,面對着四男一女五個警察。

兩個男警一左一右,像提小雞似的把她舉了起來,一下子摔到鐵門上。她被撞飛了,又彈回來。女警從後抓着她的脖子,任由兩個男警踹她。她當場暈了過去。

廣告

她的「罪」?她膽敢跑去天津,在檢察院前舉着紅色水桶,向當局質問她丈夫的下落。她被國保領回北京,在派出所內被「教訓」了一頓,第二天早上才被放回家。

事後,她和友人說起,當時她向警察說他們有槍,而她這個「傻媳婦」沒有。「但其實我們有槍。」她拿起手機:「這就是我們的槍。」

廣告

這個覺悟得來不易。2014年之前,劉二敏不過是一個農村出來的「傻媳婦」,只管過着自己平淡的小日子,與警察和政府完全沒有交集,也沒想像過會有甚麼交集。在她眼中,丈夫翟岩民是個周到的男人,牽著她的手,耐心地教導小學未畢業的她認字打字,既是情人也是老師。後來,丈夫開始帶一些髒兮兮的訪民回家,「這些人沒地方去,我不能拋下他們不管。」她心裏不樂意,但也沒多問。

2014年,翟岩民第一次被警察拘留,之後開始斷斷續續的進出看守所,直到去年6月因為徐純合事件被捕,就再沒出來。警察來問她,你老公在幹嘛,在網上說甚麼,她才發現,她甚麼都不知道。但純樸的她卻一直堅信丈夫做的是對的。

這信念來自一些細節的累積:她記得,那些深夜來訪的訪民,會在家裏向翟岩民說他們的故事,說女兒被人強姦,警察卻包庇犯人,實在沒辦法才來找翟大哥;自2014年後,三番四次的被業主要求搬遷,後來終於知道這是警察的授意;丈夫因為聲援佔中被捕,她去拘留所送衣服,其他人都送進去了,就只有她不讓送。種種差別待遇,讓她感受到,丈夫「犯」的事是跟偷呃拐騙不同的,儘管她從來沒聽說過「政治犯」這個詞。

往拘留所送衣服那次,她火了,和職員吵了起來,後邊也在排隊的一位長者勸她別鬧,因為「我們家裏人犯錯了」。她更憤怒了:「我不知道你家裏人有沒有犯錯,我的家裏人沒犯錯!他犯甚麼錯了?主席來了我也敢這麼問他!」

在過去一年,她帶着對丈夫的堅信,帶着她的「槍」,反覆奔波於北京和天津之間,接受採訪,組織街頭行動,拍攝搞笑視頻諷刺警方,就算被打也不退縮。同時間,她還要帶着翟岩民失去自理能力的97歲老父,在京城裏反覆搬家。種種磨難,把一位單純的農村婦女鍛鍊成了最堅韌的抗爭者。但她對翟岩民毫無怨恨,反而愈來愈理解和支持他所做的一切。

可是,翟岩民最終還是「認錯」了,在中央電視台之上,在全國人民之前。在那場表演般的審判中,他當庭供述:「律師、公民、訪民都有共同的『推牆』思想,都在所謂的『民運』圈……我負責現場總指揮,抹黑公安機關形象,把事情炒大,引起更多的人圍觀此事,百姓上街,造成官民衝突,讓國際社會介入,推翻共產黨領導,進行顏色革命。」他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這場「公開」審判的48個旁聽者中,沒有劉二敏。她已一年多沒見到丈夫,而在開庭前更被禁止離開寓所。

對於丈夫的「輕判」,劉二敏看得透徹:「你判他出來了,是出來了,可是他不自由了,每天在家裏面,就我,陪我,管甚麼用呀?夫妻生活就是這兩下子,吃喝,我也不許出去,他也不許出去,那你說這有甚麼意義?外人一個都不可以見,那你不就跟死人有甚麼區別?你這樣做是給大家看嘛,是不是?」

發表意見